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大宝贝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眯眼笑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九叔一个箭步冲进去,看到停尸房里面,所有贴符僵尸,正去扑腾文才和秋生,九叔放缓脚步,站在门外背着手,看着屋子里面,上蹿下跳的两个搞事徒弟道。

“是你们谁干的啊!”

在九叔身后的林南想着,是时候自己出马,给九叔留下好印象的机会到了。

便两步上前,进了停尸房,手打在僵尸的身上,奇怪的是,林南触到的所有僵尸,立刻停止了动作。

秋生!

文才!

麻麻地!

九叔一律震惊!

看着林南竟然这么厉害。

九叔表示这个徒弟收对了。

“师父这是哪位!!!!!!?”

“师父这是谁啊!?”

“这就牛逼了!!”

“林南你学过茅山术!?”

九叔走进去,看着满屋子,让林南给定住的僵尸,不由得惊讶道。

“我没有学过茅山术,我刚才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让这些僵尸停下来!”林南看着眼前的四人说道。

“师父,这是谁啊,这么牛逼!”秋生和文才同时说道。

“这是我在隔壁镇收的徒弟,以后就是你们的师弟了,你们可不要欺负他。”

九叔揉着胳膊锤着腰,赶了一天的路,累了,便去浴室洗澡,留下林南和秋生,文才,还有麻麻地。

“小子你挺厉害的啊!”说完秋生把手,搭在林南的肩膀上。

林南的脑中,顿时响起,细胞增强系统的提示。

咬在场其中一个人,可以获取血液中的基因,就可以获取,九叔所有传授给他们的知识。

“你也看到了,我是大师兄,文才是二师兄,你是第三个入门的弟子,来叫大师兄听听。”秋生带着玩味的说道。

林南没有搭理秋生,肚子又有点饿了,便去拿一旁供奉祖师爷的苹果吃。

一旁的秋生见自己下午,才给干爹供奉的水果,自己都没吃,让林南抢先一步,接受不了,两步上前,想去拉林南,却被麻麻地拦住。

他从林南进门定僵尸的那一刻开始,就看到这小子双眼散着金光,自己来到林南的身边,看着林南的双眼道。

“你的双眼是天生的金色,能看到世间万物的阴阳,难怪师兄要收你当徒弟。”

林南闻到麻麻地身上一股臭味,这个师叔难怪让师父不喜欢,不爱干净,脚特臭,不过麻麻地也算是出师的道长。

趁着机会林南,便准备去咬麻麻地,可麻麻地反应也快,见林南的四颗獠牙漏了出来,连忙往后退出几步,举起桃木剑横在心口。

而秋生和文才,也同样看到了,林南口中的獠牙大叫道。

“师父,你怎么带回来,一个小僵尸啊!”

从浴室走出来的九叔,擦着头发看着徒弟,师弟大惊小怪的摆摆手道。

“我确认过,林南不是僵尸,只是天生的獠牙,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的,还不快点去睡觉,明天要去镇上办事!”

麻麻地,秋生,文才,扣着后脑勺,表示不理解。

眼睛是金色的,长着獠牙,不是僵尸,不过林南确实没有僵尸或者妖怪的特征,至少没有咬人。

“师父,对你可真好,你小子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秋生低头抬手捏着林南脸,林南没多想,一口咬了下去。

叮!

恭喜宿主吸取第一滴人血!

(求花花,月票,打赏,满分票,娜娜全部都要~)

延伸阅读

洪荒:锻造就变强!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ilonghui.cn/bgaq.shtml
2018年世界杯决赛“好的我们现在看见沈捷正在快速的突破,天啊是马塞尔回旋,沈捷冲到

海棠翩入梦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ilonghui.cn/a7t2.shtml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恒娘识得几个大字,念过《三字经》,学过《**姓》

漫威之超级商人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bailonghui.cn/xi1v.shtml
洪都东方豪景花园酒店三楼,富丽堂皇的888包厢中,莺莺燕燕环绕,衣着光鲜亮丽的***

苍天可逆之封神之河边垂钓翁  http://www.bailonghui.cn/xz7c.shtml
沿着村外的小河,懒一点不停的走着,河对面是一望无际的山林,河这边的懒一点听着哗哗的流

贼王修真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ilonghui.cn/dpph.shtml
第一卷第二章我刚走出教室,便看见陈刚他们几个冲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不知道怎么滴我第一反

海贼之全王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bailonghui.cn/spcm.shtml
林木眉目温和,看上去谦逊又守礼,似乎是个极其好相处的人,但是只有跟他相处过的人才知道

大秦:我摊牌了,我是嬴政!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bailonghui.cn/ajqp.shtml
“鬼蝠,你能找到仇鸟的位置吗?”“吱吱!”鬼蝠摇着头,极不愿意。“我们必须找到仇鸟,

元灵至圣在线阅读西市巧遇  http://www.bailonghui.cn/pf5m.shtml
韩正走进铁铺时发现叶泉正在来回翻看台子上那些已经打好的农具,翻一会儿就拿着两个找铁匠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健身搅局  http://www.bailonghui.cn/6uam.shtml
胡雅儒第二天醒来,头疼得不行,看东西都是模糊的。回想昨晚,自己没喝几瓶啤酒,怎么能醉

星舰奇兵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ailonghui.cn/68ms.shtml
九宴黑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给她甄纯几个胆子也断然不敢在皇上面前放肆,在摄政王面前撒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探案女神[系统]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真没把眼前的家伙跟酒吧的老板联系到一块儿去,第一反应是他忽悠我。男人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他唤来一个服务生。那服务生低头弯腰,态度敬畏的喊,“衍哥。”秦衍手指向我,“给这位小朋友拿一杯‘水晶之恋’过来。”服务生应道,“好的。”秦衍坐到沙发上,抬手松松白衬衫领口,跟我说,“初恋刚喝下去甜,后面能苦的让人

  • 齐公爷的“漫漫”追妻路在线阅读小人得志(求收藏求鲜花)

    夜宴结束,第二天清晨,早早地白皙就带着她爷爷以及赵无极离开了白城,而白家,在经过白沐川引发的各种事件后,白山终于如愿以偿的登上了家主的宝座。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在白皙离开之后,白山就将白家的所有人集中在了白家的演武场上。“唉,小人得志,让他白山成了家主,我白家恐怕危险了。”演武场上,看着意气风发的白

  • 龙珠之我不是赛亚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很快,四人意同来到了人间。人间道路上,行人如流水,有卖包子的,冰糖葫芦的,布匹等各种叫卖声,好不热闹。卿舒都看花了眼,在这里转转哪里转转,这个东西摸一下,那个东西摸一下,活生生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夜寻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卿舒,这丫头真是可爱,宛如一只误落人间的粉***,不食人间烟火。四周的人纷纷向他

  • 盛世情劫之寒夜雨主业是憋宝,就问你怕不怕

    在冲野洋子的前男友自杀污蔑冲野洋子的案件已经过了三天,三天里的丁目每天都是上学、回事务所然后被松下送回家里休息的三点一线式的生活。并且三天在事务所里,都给几位大师出谋划策,在便宜老爸走了之后,事务所里的很多委托也都无法完成,甚至出现完成了,结果闹出人命的程度。让事务所亏了很多钱,也招惹了一些黑道势力

  • 朕怀了将军的孩子[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王夫人从贾珠那得了消息,带着李纨到贾母这来。刚进了屋子,一眼看到抱着探春的赵姨娘,心里一阵不痛快。怪不得让婆子去抱三丫头,说不在,原来给赵姨娘抱这来了。“老太太,车子已经备好了。”王夫人给周瑞家的使个眼色,让从赵姨娘那把探春抱走。周瑞家的走到赵姨娘跟前,伸出两只手。赵姨娘不想把探春交出去,眼睛四下张

  • 重生之我和学霸天生一对在线阅读纸人成灰

    卜三爷对于我拔掉美女头蛇身上的阴阳钉表现出的不仅仅是,或许更多的是困惑。“你知道作为一个术道师最要紧的是什么吗?”从三爷的口气上听他显然很生气,因为三爷从来都是对我语重心长的,更何况他是非常疼爱我的。“作为一个术道师在妖魔鬼怪面前不能表现出仁慈和怜悯。”我说。“那你刚才为什违背这条规则。在我们阴阳术

  • 西游:开局吞噬焚天紫火在线阅读第九章

    在叶安每天起床之前,沐影已经煮好早餐,放在桌子上出去了,而晚上又很晚回来,叶安等到睡着了也没看见她。自从那次依琳来过后,沐影好像有意无意地避开她。“影,你回来了。”叶安揉着迷蒙的眼,差一点她又睡着了,墙上的时针已经指到凌晨三点。“怎么还不去睡觉。”沐影责备她,边拿掉在地上的毛毯披到她身上“以后不准再

  • 我老婆在卡塞尔念大学在线阅读第7节

    无心换上一件黑色兜帽卫衣,穿着一件修身长裤,脚着一双黑白帆布鞋。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色的碎发如今变长,水润的脸也长起来鱼尾纹。无心,随便理了理头发,走出卫生间。温度骤降,沙发上上官末叶正坐在那里,“救救我妹妹吧。”上官末叶站起身来,他从刚刚无心伞抵自己咽喉的时候,就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求无心是铁了心的

  • 绝境地球第9章在线阅读

    “我就不能像我爹一样,只学一样吗?”莫闲心怀侥幸的问道。“可你长得可不像你爹,你可比他丑多了,再不多学点的话,似乎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谢道微以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扎心的话。莫闲觉得谢道微的嘴巴就跟长了刺似的,说出来的话,扎得她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却无法反驳,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觉得谢道微说的还是有一定

  • 地府淘宝商在线阅读第一节

    装满了翠绿色溶液的巨大圆筒容器之中,一位赤身*体的美貌少女蜷缩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溶液中缓缓飘动,美丽异常。在少女周围,还有着五个容器,只不过里面装着的并不是人,而是……龙魂!五条颜色各异的虚幻龙魂在容器中缓缓翻滚,那神威凛凛的气势让任何人都胆战心惊,龙的威严,不容亵渎。无数管子连接着容器,一个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