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吃起来很好看之乔的软肋(7)

作者:北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姚倩尴尬的清了清喉咙,避开女儿的目光,云淡风轻的回应

“那些都是外面的言传,不属实。唐家门第不错,你嫁过去不吃亏,毕竟你不是顾家亲生,能通过顾家攀上个唐氏那样的豪门,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替你高兴……”

“既然这门亲事这么好,你怎么不给顾平康建议,让他的亲生女儿顾西萌去跟唐家联姻?”

顾乔的话,像一把无情刻刀,剥开了母女间本就薄弱的亲情关系。

不舍的让顾家名正言顺的小姐嫁给一个废人,所以她这个拖油瓶就要做出牺牲。

偏偏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这场闹剧的主持人。

女孩鲜有的哀怨语气,那是对亲情最后的一丝期待破灭后的控诉。

顾乔堵得她无话可说,她妆容精致的面颊微微泛起了红。

“顾家的恩情,你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还得起!别忘了,你爷爷奶奶现在住的乔家老宅,是你顾伯伯出钱帮你盘下来的!”

这是顾乔的软肋,姚倩拿捏得很准!

拿礼服和请柬的手臂颤了颤,声音一下子恢复了冰冷。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给我找个这么有钱的后爹?”

姚倩:“……”

“乔沫儿,我是你母亲,你怎么可以一直对我这个态度……”

女儿的一再挑衅,迫使姚倩动了怒,40多岁,保养得当,进退有度的女人,难得也用了高音。

“妈,我很庆幸,你还知道我姓乔,不姓顾!”

顾乔的讽刺笑容逐渐取代之前的森冷。

姚倩:“……”

……

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男人垂手而立,望着那道离开的倔强背影出神。

指尖夹着的纸烟快要燃到尽头了,皮肤才感受到灼热,顾霆寒抖掉半截烟头,回头拨了一个号码:“这几天派人,跟着三小姐!”

*

顾乔回到学校,在路边吃了一碗馄饨。

早在姚倩问顾霆寒有没有吃晚饭的时候,她的肚子就已经咕噜咕噜叫了。

吃完饭,回寝室的路上,生意就找上门来了。

对方是云大艺术系的富二代,矫情得不得了,之前经常请顾乔跑个腿,当**陪练,出手阔绰,算是老顾客了。

从上高中后,顾乔没再拿过顾家一分钱,她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一点点的赚出来的。

余下来的钱还支撑着爷爷奶奶那边的生活费。

爸爸是乔家独子,他不在了,她不可能让两个失去儿子的老人老无所依。

“乔妹儿,能帮忙去唐朝给我朋友送一瓶红酒吗?”富二代在电话里询问。

唐朝是云城最大的一家**会所,有钱公子哥们的销金窝。

“现在吗?”

顾乔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晚上9点多了。

“对!我的几个朋友在唐朝等着呢,我从国外给他们带的酒,今晚我这边突然有点事,去不了!你先帮我送过去好吧?”

“好!我这就过去,你把东西拿下来,在楼下等我!”

她在校园的高档公寓楼下接了货。

那富二代把红酒包装得很仔细,用了镀金的木盒,看样子应该是价值不菲的好酒。

“怎么包这么严?老规矩,我得验货啊!”

顾乔说着往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伸手要去撕包装。

富二代急忙双手按住木盒。

“乔妹儿,我还你信不过吗?东西都是在国外打包过来的,拆开不好包装了,再说了,这都几点了,你送完还要回寝室休息呢!”

富二代一副替她着想的模样。

顾乔看了一眼木盒,的确是国外来的原装。

“贵重物品,跑腿费,500块,发我微信!”

同城速递行业,顾乔的跑腿价格是出了名的贵,但是没办法,人美路子野。

就像古代的镖局,不同的人押镖,价格自然也不同。

“好!”富二代晃了晃手机,嘴角噙笑。

延伸阅读

富源鞋包加盟  http://www.celik-tr.com/n32m.shtml
富源鞋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自主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实力型企业,公司以“彪山狼”

万泰加盟  http://www.celik-tr.com/pd1f.shtml
万泰装饰是经山东省建设厅核定,拥有一级资质的建筑装饰企业,公司下设工装部、家装部两个

寐悦香加盟  http://www.celik-tr.com/dnj9.shtml
寐悦香床上用品总部是千层棉胎、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出众的精细棉胎弹花设

都源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celik-tr.com/aovu.shtml
鑫都源汽车用品生产销售汽车清洁养护产品,主营:汽车蜡刷、玻璃水、洗车液、轮胎蜡、全能

德达加盟  http://www.celik-tr.com/ncad.shtml
德达吸尘机是德路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下属一实体企业主要销售工业吸尘机、气动吸尘器、吸尘吸

姚明-OBC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celik-tr.com/gy3j.shtml
东莞市琪丰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OBC为主导形象而创立的专职体育用品生产企业。公司全方位

吉尔达皮鞋加盟  http://www.celik-tr.com/6nis.shtml
新世纪,吉尔达坚持“自强、融合、诚信、创新”的企业精神,坚持“源于社会、回报社会”的

朗琴音箱加盟  http://www.celik-tr.com/boyu.shtml
朗琴音箱加盟详情朗琴音响于2009年在深圳成立,7年来始终专注于数码音响开发的国家高

守领国际加盟  http://www.celik-tr.com/gvvf.shtml
赋煊科技国内外控股集团——机构,作为即将上市的公司,凭借其雄厚的实力和庞大的加盟体系

静风格饰品加盟  http://www.celik-tr.com/b1e2.shtml
静风格(StyleJing)是由上海饰源时尚创意有限公司推出的中高端时尚饰品品牌。S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贾家边缘人第6章在线阅读

    霍弈君是走读生。除了他成绩好,老师放心之外,还因为走读能省一笔住校费,晚上能去车站、小吃街摆个摊位,这样也能缓解一下姥爷的压力。只是临近高考,老师不放心,姥爷也怕影响他的成绩,便让他停了出摊,又与班主任商量,晚自习必须上,但他可以提前半小时走,赶最后一班车。虽然幸苦点,但一方面不影响他的学习,一方面

  • 我!地府代言人第九章神的使者(二)

    第九章神的使者(二)正在这时,马占田站起来举手示意噤声,然后严肃地盯着胖子说道:“等一下发生啥事,大家千万不能说话。”我一听脸色都变了蹦后几步马上点头,心想,话必有因,啥事呢。所有人默不作声地凝视着他。马占田从背包掏出一张黄纸,瞥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从脖子取下一个青铜戒指,左手食指戴上,右手横着黄纸

  • 永恒之圣光主宰第6章在线阅读

    余思甜望着那不见影子的豪华高级轿车,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抬头看向阳光明媚的天空,心里却没法雨过天晴。上一辈子的仇恨太刻骨铭心了,只是为什么重生之后又是那么的造化弄人。墨君衍这三个字,似乎让她心痛的没法呼吸。她不是没有想过一走了之,可是让尤思雅和墨君衍在一起,那她在墨家的地位可不就更加的岌岌可危。没等她

  • 为锦衣卫擦刀(重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楚袖头皮发麻,表情微妙地挂断电话,她刚没有开免提,旁边何以欢肯定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内容,但电话是陆远洲助理打来的,这一点已经足够说明一切。这下何以欢肯定不相信她跟陆远洲没关系。果然,等她放下电话,何以欢立时赏给她一个超级大白眼,说:“还说和陆远洲没一腿,没一腿人家助理能给你打电话?”楚袖双手捂住脸,闷

  • 双面幻想在线阅读承诺

    到了圣诞节那一天,原本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逛街,但是商淮父母亲突然说要带她出去玩,不忍心拒绝父母,她只好打电话给了杨歌。“没事,你去吧!我家今天也正好有事,刚想打电话告诉你。”杨歌看着电脑,荧幕上是今日各大电影的播放时刻表。在对方真的以为她也没空之后,挂了电话,杨歌打开了新的网页,搜索了一下跨年的资讯

  • 总裁今年幼儿园之涿鹿

    公元前二五六二年,阪泉。这是一片荒原,时值深秋,黄沙漫天,石砾滚动,落叶和荒草被狂风刮得片片破碎,与黄沙一同吹打着荒原上的战士和坐骑。此时此刻,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正在发生着惨烈的战斗,战士们或手持戈矛,或手握弓箭,骑乘着虎狼熊罴,在兽吼声漫天厮杀敌人。鲜血四溅,尸横遍野,时不时有残肢断臂坠在地上,血

  • 豪门女配的咸鱼日常[穿书]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寝室半天沈星扬都还在裴城最后说的那句话里面犯迷糊。他刚包间说自己对前任最不能忘怀的事情是分手,裴城就问他这些年交往过几个对象……他说这个话是在找话题还是针对在包厢回答的那个问题问的?不管是哪种,反正他在听到裴城那个问题的一瞬间就想起了在包厢的回答。沈星扬当时下意识就想老实回答的,但下一秒反应过来,

  • 定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罗宸带着那只恶魔走到了大街上,罗宸看着这个吊儿郎当的恶魔还真是无从下手,这家伙貌似不是那么坏,只是由点色······相当色而已,伤天害理的事情它好像还没做过。“我说你······杀过人没有?”罗宸和它并排走了一会儿,低声问道。恶魔听到罗宸的问题一愣,紧接着就是一脸的鄙夷:“我怎么可能杀人,我可是高贵

  • 一碗浆糊之初次动手

    楚默的热心让夫妻俩的顿时感叹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远亲不如近邻。感叹完后,内心又觉得怎么也不能拖累好心人啊。还是明天再找能耐的大师问问。说是如此,年纪轻轻的八零后小夫妻除了百度哪里还认识真正靠谱的大师,生活圈子窄一点的连骗子大师都遇不到。第一天,他们认为有谁恶作剧。第二天,两个人确定不对劲了,熬夜查了一

  • 傅小姐,请复婚达成共识

    只小宝也没得意太久,马车刚停赵邺就站了起来,以一种拎鸡崽儿的方式将他拎了起来,对苏瑜说,“我同这小子好好谈谈。”光明正大的把人带走了。小宝十分愤怒,这人分明就是嫉妒母亲肯跟自己亲近,伺机破坏。当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试图以扭动的身躯摆脱赵邺的控制。他打小就养的精,刚穿过来的时候因着找路倒是吃了些苦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