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蓝色桃源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五味子五味俱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姜文辰和苏杭吃了个早餐就坐车去了剧组。

到的时候剧组已经开工好一会儿了,正拍着仙魔大战的剧情,主角的镜头已经拍完了,许于南翘个二郎腿坐在树荫下。

姜文辰见导演忙着,也不好上前,环顾了一圈发现负责人也没有,整个剧组认识的就剩许于南了。

她一步一晃走到他面前,道:“吃早饭了吗?”

正翘着腿享受阳光的许于南一眨眼就感觉温柔的阳光被什么挡住了,一抬头发现姜文辰站在他面前,阳光笼在她身上,发端闪出金色的光晕。

“没吃。”

许于南委屈巴巴四个字写在脸上,眉头微皱,眼角带水。

姜文辰突然想到微博上南瓜们说的一句话。

“哥哥只要轻轻一皱眉,我恨不得摘下天上所有的星星都送给他,他若再不满意,我就将自己整个心都捧出来送给他。”

“只要他眉眼舒展再对我笑一下。”

姜文辰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她心跳漏了半拍。

面前的人站了起来,本来低头看他的姜文辰仰起了头,而他正正好好高出一个头,阳光照下来,眼睛一张一合,睫毛落下一片阴影。

“你做我这。”

姜文辰见他把椅子让出来坐在旁边的水泥台上,本来要让的念头不知为什么被打消了,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坐了下来。

“你这椅子挺舒服的啊。”

椅子是半躺式的,大小正好适合许于南,可对于她来说就大了许多。

姜文辰这么一坐下去就陷了进去,软软的垫子环在她的身上,阳光倾泻,浑身上下暖暖的。

“跟了我好几年呢?”

正闭眼享受阳光的姜文辰冷不丁听他说这么一句还没有听清,道:“什么?”

许于南看她一脸享受的样子,没有再重复一遍,问道:“姜老师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

“哦,对,我手机呢?”

姜文辰找出手机,一边翻一边道:“片尾曲基本上就这么定下来了,等回A市的时候再录一遍,好像还要录MV。”

许于南一愣,道:“你要出演?”

“嗯。”

“你不是?”

姜文辰抬了抬眼皮,诧异道:“不是什么?这种电视剧不都要有原唱的镜头吗?你听听,作为男主角给我点意见。”

许于南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拿过耳机放进耳朵里。

声音从耳机里流出,缓缓滑到耳里,和耳膜一起轻微震动,又融进了心里。

“怎么样?”姜文辰看手机上歌曲结束小心翼翼道:“好听么?”

许于南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听她问便下意识答道:“好听,不愧是女神。”

姜文辰:“什么?”

“不愧是霍立的女神。”

看着她应了一声继续看手机,许于南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我反应快。

五米远外正和苏杭聊天的霍立感觉耳朵一热,下意识的摸了一下。

苏杭:“怎么了霍哥?”

“没事没事,你继续说,姜老师过几天还有什么活动?”

******

几个镜头等到中午才拍完,导演说了吃饭后大家开始排队领盒饭。

苏杭和霍立回来的时候一个人手里拿两盒盒饭,递给姜文辰的时候,苏杭满眼笑意道:“姜老师,楚导今天加了个鸡腿。”

姜文辰眼睛一亮:“加鸡腿?!”

这种神仙剧情?

不都是什么演员角色大爆发时导演才奖励的么???

姜文辰接过后坐在许于南对面,打开一眼,两菜一荤,外加一个大鸡腿。

“你们剧组伙食不错啊!”

“是挺好的,”许于南拿出筷子夹住自己的鸡腿放在姜文辰餐盒里,“我最近减肥不能吃。”

姜文辰一愣,看着餐盒上的鸡腿,道:“那我吃了多罪恶啊。”

“不罪恶不罪恶,姜老师,你多瘦啊,快点多吃点。”

收到自家艺人眼神的霍立,努力扮演着一个为偶像身体着想的迷弟。

又继续道:“姜老师,你就吃吧。”

说完,还给苏杭使了个眼色。

坐下来刚咬了口鸡腿沉浸在剧组盒饭美味的苏杭,正自我陶醉中就见霍立冲他眨眼。

立马像小鸡护食一样捂住饭盒:“怎么了?你想吃我鸡腿?”

见霍立还盯着他看,苏杭慢慢张开手给他看盒饭,一脸严肃地道:“想也没用,我咬过了。”

霍立:……

该配合我演出的你视而不见。

姜文辰咬了一口,发现这鸡腿不仅颜值高味道也好,没忍住又咬了一口。

许于南看着她鼓着嘴,随着下巴一上一下,眼睛微眯,就像是一只偷吃食的小仓鼠。

“看我干嘛,吃啊,”姜文辰指了指许于南面前的饭,“你们剧组的盒饭这么好吃,也不见你胖。”

许于南吃了一口饭,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我这样有点瘦?”

“嗯……不胖不瘦,正好,”听他这么说的许于南松了口气又听她继续说道:“再说现在的小姑娘不就喜欢这样的么。”

“那姜老师呢?”

姜文辰:“我还好,我其实喜欢稍微有点肉肉的,抱起来特别舒服。”

桌子上的三个性别为男的同时抬头看她,心里有各自的OS。

霍立:许于南这身材,渍渍,没想到竟能输在起跑线上。

苏杭:不愧是姜老师,就是不一样的烟火。

许于南:每当我在健身房累到不行的时候就听女神的歌,于是下定决心要练好身材出现在女神面前,结果女神告诉我喜欢胖的?

姜文辰看着他们一脸奇怪的样子,解释道:“就是微微有一些肉,然后抱起来特别舒服的那种,也不是说特别胖,就有一点点。”

“不是,你们干嘛这么看我,我是说……嗯……就是……”

许于南打断她道:“所以姜老师想找个有点肉的男生当男朋友?”

姜文辰用筷子戳了戳鸡腿,道:“那也不是,要是爱情真来了还管他高矮胖瘦。”

比如说面前这位,凭这张脸就可以征服她了。

不过爱情的开端是见色起意,守住爱情往往还是要看人品的。

身旁几人听不见她内心OS,仍是揪着她不放。

话题渐渐跑偏。

霍立:“姜老师还想找个矮的?”

苏杭:“那爱情要是来了,女孩子也行?”

姜文辰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一脸我跟你说不清楚的表情,道:“你们啊,真的是,活该没有女朋友。”

霍立反驳道:“谁说的,他俩没有,我有!”

又见其他两位看着他,道:“我有女朋友,咋地了?”

说完把餐盒一摞站起了身,瞪了一眼许于南道:“快点吃,吃完赶快开工!”

姜文辰:……

苏杭:“……许老师,你不是他老板么?”

许于南:“……这说明我待人亲和。”

******

下午准时准点开工,日头也渐渐大了起来,演员穿着厚重的戏服,稍微动弹一点就是一身汗。

姜文辰把椅子拉远了一点,躲在树荫下,拿着许于南的小风扇悠哉悠哉的吹着。

探班这种事情,真的是又能了解剧组、又不挨累。

等《就是想追你》定下来后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去探探班。

微风吹过带过一丝清凉,姜文辰看着少年挂在威亚上,随着工作人员拽着的绳子一上一下,导演在屏幕上画着又拿起喇叭全场喊,副导演一遍又一遍的给群演讲戏,化妆师趁着演员对戏时候给他们补妆。

整个剧组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姜文辰翻出随身携带的本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在上面,写完又打好标注,哼唱了两句。

“姜老师真的是有才华。”

姜文辰听见声音抬起了头,导演扇着风站在她面前,于是一边起身一边微笑道:“生活处处是艺术嘛。”

导演乐出了声,朝旁边的摄像机招了招手,道:“过来过来,这句话一定要记录,生活处处是艺术。”

“导演听听歌?”

楚明拿过耳机放在耳旁,听了前奏,慢慢坐在水泥台上,闭上眼睛随着节奏点了点头。

摄像老师看见导演这样看着姜文辰道:“姜老师,导演已经沉浸在你美妙的歌声里了。”

姜文辰顺着摄像的话看着楚明。

按他这点头的节拍应该是到了副歌,但是要按拍子算,为什么每句最后一个拍子都要慢一下?

姜文辰退了一步正好到了镜头外,道:“摄像老师。”

“什么?”

姜文辰:“楚导唱歌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

“就是那种整体来看自成一调,说跑调也没跑,说不跑调还听着总感觉哪块不对,”姜文辰看着导演的样子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进拍进不进去,有伴奏没伴奏听出来效果一样。”

“他自己唱的时候还很开心,丝毫感觉不到不对,在跑调边缘疯狂试探的那种。”

摄像老师手一颤,镜头抖了一下。

不是我说的,我没有,我什么也没听见,楚导在我心中唱歌最好听。

不过貌似确实如此。

******

许于南下了威亚后接过霍立手中的纸擦了下汗,就看见树荫下乖巧坐着的楚明和在一旁窃窃私语的姜文辰和摄像大哥。

霍立用胳膊肘推了推他,道:“看见没,又是一个跌入姜老师嗓音的人。”

许于南:“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偶像。”

霍立:“你偶像,有本事你当你偶像面前承认,还说是我。”

许于南:“怎么了?说你你还委屈了?”

霍立:“那我又不喜欢姜老师。”

许于南:“你不喜欢听她歌?”

霍立:“喜欢歌是一回事,喜欢人不是又一回事么?”

许于南:“我说的不一直是你喜欢她的歌么,又没说人。”

霍立:“……”是,你说的都对。

许于南瞥了他一眼,把提起来的袖子放了下去往姜文辰那边走,道:“再说了,我怎么说?!我不要面子的?!”

霍立:算了,自己选的艺人跪着也要捧下去。

我真的是去他个面子。

延伸阅读

威纳邦健康洗衣加盟  http://www.jan-olof.com/uw2f.shtml
威纳邦健康洗衣肩负着自己独有的研发、推广和传承。活用自己的优势,用周到的服务打动客户

吉优派加盟  http://www.jan-olof.com/di1z.shtml
吉优派女装是深圳市吉优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公司是女装皮草、羽绒服、棉服等女士

万润琉璃加盟  http://www.jan-olof.com/yqjz.shtml
伴随生活品质不断的提升,人们对玻璃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向往时尚、个性、奇特、风格多

康讯加盟  http://www.jan-olof.com/y3vl.shtml
康讯平衡车总部座落在美丽富饶的东海之滨--浙江省温岭市大溪镇,毗邻104国道及甬台温

一休林拉面加盟  http://www.jan-olof.com/p7ly.shtml
一休林拉面经过不断发展和创新,目前公司集合了本国各种特色及韩国、日本、各家拉面之精华

银百合加盟  http://www.jan-olof.com/gvdp.shtml
银百合饰品主要目标20岁至40岁,中国一线地市的现代女性,经济独立,有一定审美素养,

国康滋品加盟  http://www.jan-olof.com/a0l3.shtml
国康滋品保健品是深圳市宝安区新安国康百货商行经销商品,总部位于中国创新之城——广东深

守品卤粉加盟  http://www.jan-olof.com/bxn1.shtml
守品卤粉隶属于湖南守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中国特色食品研发、招商推广、运营

爱可儿服饰加盟  http://www.jan-olof.com/b79a.shtml
深圳市爱可儿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长期从事女装尾货批发的公司。本公司经销批发的欧版女装、

欧莱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jan-olof.com/s81m.shtml
欧莱雅化妆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自1996年底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欧莱雅公司严格遵守中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祸世魔帝在线阅读第8章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纵使白发道人来的时候有多热闹,而当白发道人在众人眼中消失的时候,热闹总归散去了。方才还勾肩搭背,热烈讨论着白发道人,看似兄弟的人,在转身之后,变成了路人。人与人的缘分,本身就是这么奇妙。此刻因为相同的爱好,我们能够谈天说地,等热情散去,又要转身面对苦难或是幸福的人生,若有缘,便再聚

  • [清]良妃重生在线阅读永生之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之人粗浅的将利看做钱财。花费毕生的精力去追求那一叠薄薄的纸片,那一枚小小的硬币,还有那一个小小的金锭。他们可以为了钱相互欺骗,为了财相互背叛,为了奢侈而相互厮杀。但是。那都是以前。现在人们早已淡忘了钱财,反而去追求着更加玄妙的东西——永生。“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 燃烧吧腕儿爷第3章在线阅读

    杜可馨把钱晃了晃,她就不信了,有人跟钱过不去。眼前的女子,也就是一般的货色,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她不是那么容易碰到的。“好,成交!”那个女人想了想,贪婪地接过杜可馨手里的钱。满意地数了数,高兴地扭着水蛇腰离开了。竟有这好事,她乐都来不及呢!蓝少庭的身体再叫嚣着,快点来个女人吧,快释放那股奔腾的热浪。再不

  • 主角他总想给自己加戏[快穿]第七章在线阅读

    陆琅琅是在傍晚时才出了城门往山里回转。她端坐在枣红马的马背上,摸着油皮纸里包裹着的热乎乎的猪头肉,笑得心满意足又垂涎三尺。刚才那家铺子老板看她等了老半天,馋嘴的样子实在可爱,便额外送了她一小包卤肉。陆琅琅没有动那大包的肉,而是不时从那小包的卤肉中拎出一块来,丢进嘴里,吃得满脸带笑。枣红马识得路,不用

  • 网红猫咪是影后[反穿书]在线阅读三弟,你怎么还在这里抓蟋蟀!

    嘭……蔡太虚看到眼前的木门被劈成了两半,一个英姿飒爽的古装女子,手持利剑,怒气冲冲在站在门口。“大姐,你不要过来,我真的对你没感觉啊!”蔡月如柳眉微蹙,怒道:“臭小子,你胡说些什么,龙姑娘现在还在大厅等着,你几时过去?”“哪个龙姑娘?”蔡太虚一脸懵逼。“你未婚妻!”尼玛,穿越后只顾着玩系统,都忘了自

  • 光下的声音之醉酒(5)

    不一会的功夫,杨风便烤好了几块肉,期间他还怕那肉里面烤不熟,拿出随身的匕首割了几道口子,待得将肉烤完,赤箭已经又喝完了一大坛酒。叶桐从亭后大树上面摘了几片叶子铺在了石桌上,将猪肉放在了上面。冷莫言与赤箭二人一人拿了一块猪肉,叶桐早已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块啃了起来,冷莫言与赤箭二人便也不再迟疑,吃了起来。

  • 重生之侧妃风流在线阅读5

    杨丽没听清她嘟囔的什么,一边换着衣服一边问道:“你说什么?怎么这么多年你那自己嘀咕的毛病还没改么?”林清萌马上笑眯眯的道:“我说什么时候带我去卖酒?我要上班!”“哎呀,你催什么?刚来,急什么,晚上我带你去就是了~~”林清萌疑惑这卖酒为什么是晚上啊?随后她恍然,噢~~她知道了,是酒吧里卖酒的,在电视里

  • 处在修罗场的我很坚强在线阅读第二章

    就在红蛇就要咬到叶尘的时候,红蛇突然停了下来,数秒之后竟放开叶尘往回跑了,叶尘见红蛇不追了,便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叶尘盯着红蛇的背影恶狠狠的说:“可恶的臭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被我撵着跑!”叶尘转念一想,为什么红蛇不追自己了?“这事肯定不简单,我要再回去看看。”叶尘下定决心,再次向果树走去,叶尘吸

  • 新建文件夹在线阅读第8章

    童音清脆,这诗念出来自然少了**的惆怅,多了孩童的清新,让人听了感觉别有一番味道,而能围在这里看热闹的,就算不是博学弘儒也得识字念书有两把刷子,所以蕙竹这首诗一出口,众人便知道,这孩子将彩头赢定了。于是周围人便不约而同的都出声赞好,不等中年文士说话,便道那一对鎏金簪子,理应奖给这孩童。不过众人说的是

  • 流浪骑士之狠狠的伤她

    她的隐忍,他看在眼里,她的无措,他刻在心底。心,痛到不能自已,像是一把生了锈的钢刀,用钝笨的刀锋,一寸寸剜心绞肉,让他的胸膛血肉糢糊。她经过他的身前,带着熟悉而特有的清香,撩绕着钻进她的鼻头,他的手,隐隐有些抽搐,越来越用力的按压在开关之上,太过用力,而至手背上青筋暴起,肖奕就那样冷眼旁观着一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