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皇天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暗影帝皇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刀锋猛地刺入心脏,妖艳的血花涌现,深入骨髓的疼痛密密麻麻地蔓延。

洛清溪的视线开始模糊,然而她依旧挣扎地向前望去。目之所向却依旧是那个男人冷酷的眼神。

她看到他冷冷地移开视线,如同所过之处不过是无关紧要之人。

她苦笑着,他们确实是陌路之人,她,对于他,不过是一个挡刀的人。

洛清溪的气息渐微,仰望的头颅终究匍匐于尘埃。她睁大双眼紧盯着残阳如血的天空,看着那棵她母亲亲手种下的桃树纷纷乱乱的花瓣零落打转。

再见了,洛清溪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只愿下辈子与你再不相见。

一行清泪散乱在桃花瓣上,剔透又凄艳。

她的意识浮浮沉沉,灵魂却似沉浸在热汤中,熨帖舒适。

她依稀间似看到了往昔的岁月一帧帧,一幕幕又在眼前重现。

洛家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均为窑工。从烧陶到制瓷,从一脉单传到洛家子弟满天下,从小作坊粗制滥造到御用贡品,洛家涉过风风雨雨,最后成为了制瓷的一言堂。最风光之时,凡是洛家所出的陶瓷,均成为满京华贵子弟所哄抢的作品。

只是这种风光总是不长久。

洛清溪听着心脏急促的跳动的声音,似是彻底死去的哀鸣。洛家早就应该消散在滚滚历史长河中,洛溪清努力地想扯出一个微笑,一个人撑着一个家族实在是太累了。

只是又想到祖父临死之前紧紧抓住她的爆满青筋的双手。病入膏肓的老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但是他却死死地盯着洛溪清,他前凸的双眼遍布红丝,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他只是不停地盯着洛溪清 ,嘴里“呜啦啦”地叫喊着什么。

或许别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由祖父一手带大的洛溪清却已经泪流满面,她捂住自己

嘴,不让呜咽声溢出。

除了振兴洛家,还有谁能让这个历经三朝的老人如此执着?

只是,她终究是违背了祖父的意愿了。洛溪清目光彻底涣散,曾经艳满京都的制瓷手一点一点地僵硬。桃花瓣一片一片地将她覆盖。清风拂过,暗香浮动。

明历十八年,洛家最后继承者洛溪清逝世。

世上再没制陶洛家。

…………………………………………………………

洛清溪只觉得脑袋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疼痛,似是有一万个人在她脑中尖锐地争吵,又似是有锯子在她太阳穴不停地钻锯。

发生了什么?

为何竟会如此疼痛?洛清溪本以为死前的冰冷是伴随她沉入永久安眠的最后一种感觉,然而如今蔓延全身的却是灼烈又深刻的痛感。

莫非这世上真的有阿鼻地狱?只是她又是犯了何种罪行,竟连她死去都不得安宁,要受着这磨人的折磨?

似是有两个膀大腰圆的恶汉在她脑中嚯嚯地挥着锯子,搅得她脑中一阵天翻地覆的晕眩。蓦地\"噌\"的一声,一阵白光闪过,洛清溪猛地一睁眼睛,刺眼阳光,洛清溪的双眼\"哗啦啦\"地就流出眼泪。

\"洛清溪,你就可劲折腾吧,总有一天,你父亲的声誉都得给你折腾完!丢人现眼的东西!\"一袭唐装的老人忿忿甩了袖子,满面怒容地推门离去。

洛清溪?可是唤她?洛清溪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只是那男子如何得知她的闺名?且此人的服饰怎如此奇怪?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又怎能随意剪短?

不对,她本应该死去才对,莫非这里就是地狱?洛清溪大惊失色,昂起脖颈,直起身子,细细打量这间屋子。

阳光明媚,清风拂来,屋内明亮整洁。窗帘浮动,沉香缭缭,起居室自成一派。红木板,檀木凳,明黄椅,古诗古画古卷,古色古香。

只是这些又是什么?洛清溪疑惑甚至带着点畏惧地看着墙上悬挂的长条物件以及离她不远处的放置于地板的奇形怪状的物体。

她慢慢站了起来,警惕又不安地扫视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人。最后,她舔了舔上唇,小心翼翼地踱步向前。

然而,在这时,一阵更强烈的痛感席卷脑海。

洛清溪惨叫一声,双腿打震,捂着脑袋重重地摔在地上。膝盖传来针扎的痛感,但与她脑中剧痛相比,便如水过无痕。

有什么东西以万不可及之势冲进她的脑海,强势地激荡在她脑海中。在这漫长而难耐的折磨中,她看到了另一个与她同名同姓却生活在一千年后的女孩从小到大的人生。

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中,她经历了这个女孩所有的幸福和痛苦,痛她所痛,思她所思。

她看到她在父母双双车祸而亡后的嚎啕大哭,看到她将父亲所有的藏品低价贱卖时的癫狂,更看到她吸烟酗酒自暴自弃的悲哀。

胸腔内压抑不住的悲痛汹涌而上,酸楚弥漫双眼,洛清溪捂着自己抽痛的心脏,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抚摸着被掩盖在衣袖下的狭长而泛白的疤痕,“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就对自己下得这重手呢?”

后来又想到自己对那男人的以死相救,苦笑,喃喃自语,“我又有何能耐去教训你?都是世上看不透的痴人。”

\"既已占了你的身子,我自会好好的活下去。\"明明已了无生志的洛清溪在看完这个酗酒猝死的女孩的记忆,却有了活下去的冲动,“没有什么比死还可怕的,太冷了,清溪。”

洛清溪侧着头迎着窗棂,让温暖的阳光最大限度地亲吻她的脸庞,“你说你父亲最后悔的就是让京都洛家后继无人,最遗憾的就是你没有丝毫的制陶天赋。”

洛清溪出神地看着檐外的天空,一千年后的天空似乎完全没有变化,云卷云舒,蔚蓝剔透。“我最不怕的就是寂寞了,我可以在故宫待十年,二十年,或者是余生。这是你赠与的生命,自然该用它去弥补你的遗憾。”

“我不会造纸,也不会修补古物,但我可以学。”此时,洛清溪却对屋子内的新奇物件失去了兴趣。她脸色苍白,步履轻浮,但依然坚定地一步走一步蹒跚至屋子内间。“你喜欢热闹,贪恋温暖,那就去天上吧,你父母必定在上面微笑地等着你,他们会给你一个拥抱,你们会团聚,会幸福。而我,就留在人世间,与寂寞为伴,同古物余生,振兴洛家。”

话一说完,洛清溪只觉得胸中一阵郁结之气喷薄欲出,恍惚间,她似看到一清丽女子朝她盈盈一笑,转眼间,便消散在灼眼的阳光下。

洛清溪舒展眉眼,薄唇弯弯。磕磕绊绊至小门时,她撩开珠帘。只见内间一十尺余长的大案件,一破损古旧的长画卷大展于案上,画卷旁是许许多多的小纸条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小工具。而四周的墙壁则挂满了破破烂烂正等待修补的画像。

这是故宫字画组学徒练习修补古卷的地方。

洛清溪踏步而入。端正地坐在案子下的木椅,背脊挺直,目光周正,她在一旁的水盆处仔仔细细地擦拭双手,又用毛巾妥帖地沿着指缝擦干双手。才用那双一度留恋于香烟酒瓶的双手缓缓摩挲着破旧的画卷。

她对修补古卷无从下手,唯一的知识来源就是身体前任留给她的生搬硬造的理论知识。只 是前任的洛清溪本就对修补文物毫无天赋,即使她矢志不渝,勤读不缀,也不过是将有关修补文物的知识从书本搬至大脑罢了。而如今,更是由于身体易主的缘故,这些知识在她的大脑中横冲直撞,一点一点地被磨损。

洛清溪沉吟片刻,从抽屉中抽出一白纸,一毛笔以及一砚台来。她左手轻轻撩起袖子,右手不紧不慢地研着细墨。墨香清淡悠长却稍嫌刺鼻,然而于现实,也算是品相较好的细墨了。

砚上的墨块一点点化开,墨水恍若游龙,蜿蜒盘旋于峰峦间。事实上,故宫虽为明清两朝的古建,然而,在现代化的今天,各便利设施早已进驻故宫。若非字画组组长唐老对传统文化非同一般的固执,毛笔早已被圆珠笔取代。

提起字画组的唐老,洛清溪不禁微皱眉头。唐老,字画组的组长,亦是国宝级的字画修复大师。若非得益于唐老与洛父的莫逆之交,只怕洛清溪还没有进故宫当学徒的机会。

想起她刚睁眼时看到唐老气冲冲摔门而出的模样,洛清溪低声一叹,“如果再不把这些古卷练习完成,只怕又要被人扫地出门了。”洛清溪手拿软毫,稍沾黑墨,提腕凝神,若有所思后,便不再犹豫,笔走龙蛇起。

不管怎样,以防遗忘,先把脑中相关知识一一写下,也好让她整理有关修补字画的内容,应付第一次的考验。

延伸阅读

兴语传文作文培训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wht.shtml
兴语传文作文培训是一家专业培训阅读和写作的学校。已有教育局颁发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波比铸茶所饮品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bseo.shtml
波比铸茶所隶属于东莞宜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18年,地理位置优越,在我国

威廉古堡轰趴馆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guc0.shtml
暂无

美艺晨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g9v4.shtml
暂无

谁与争锋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ybqr.shtml
谁与争锋节能设备鼓风式中餐灶适用的“谁与争锋”牌商用节能燃气燃烧器(号ZL20072

粤宁塑胶环保材料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ysyt.shtml
粤宁塑胶环保材料位于广东省东莞市东莞市。主营PA66、POM、PC/ABS、PC/P

言玉堂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dzgl.shtml
言玉堂玉石饰品是上海静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言玉堂》玉雕工作室主要经营和田玉

海特瑞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gfhp.shtml
海特瑞保健品主要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的健康服务,现有产品四大类,15

康威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sn00.shtml
康威体育用品加盟_公司简介“不求第一,但求最好,稳步向前,永不言败”这一体育精神始终

华城美地加盟  http://www.up-networks.com/xmhl.shtml
华城美地瓷砖是微晶石、全抛釉、玻化砖、仿古砖、金属砖、微晶石、全抛釉、玻化砖、仿古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王贼猛第1章在线阅读

    莞安市的六月,烈日炎炎,万里晴空。南城商贸大厦11栋,找茶总公司七楼。建在七楼里头的一个办公室外悬挂着一个简单的牌子——WU。办公室里头装潢简单,只有一张办公桌,一套沙发和一个书架。办公桌前坐着一名休闲风打扮的女性,她腰杆挺直,纤细的手规矩的放在桌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面前的键盘,她脸上画着淡妆,红

  • 灵渡先生之喵喵叫

    计划往往是赶不上变化的,第二天,本来曦月还准备好好的陪李弥去逛一逛,招待一下李弥,结果公司突然有事,只好和李弥道了个歉,让李弥自己玩了,说起来也是李弥运气不好,童可儿都来玩了好几天了,曦月公司都挺好的,他这才来一天,就白给了,不过世事无常,李弥表示理解,准备一个人转转,问询了一下童可儿,结果童可儿出

  • 九龙护魂在线阅读第9章

    “诶,好,好!那我就回宫了,可要玩得开心点啊!”公良负天挥手作别。“好,好。”叶世国目送着一众大臣簇拥着公良负天回宫。“大人,有什么吩咐跟我说就好。”江长安边上楼边说。“好。”叶世国和阿图尔斯对了对眼神,后者悄悄走了出去。“这一层是您和您随从的房间,这间是叶公子的,那在下先行告退,大人好好休息。”江

  • 我的妹妹是灵异主播在线阅读第4节

    四周,围观的人无论是百姓,还是一众官兵,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自己等人听到了什么?修道百年,模样却如同少年一般。自己莫不是遇到活神仙了?尤其是秦风那将流云剑凭空消失的一手,更是惊呆了不少人。纷纷朝着秦风跪拜。“活神仙啊,求收我为徒……”“道爷,我家有良田万亩,丫鬟百人,做我师父吧!”“大师,我有

  • 我靠直播卖灵药在线阅读第6节

    不愧是精英级BOSS,狂化野牛在发动冲撞技能时,它的速度起码达到了15米/秒,远远的超越了何阳的极限速度,也就是说,何阳除了正面击杀它,没有别的办法跳跑。狂化野牛此时离何阳的距离还不到20米,以它的速度只需要不到1.5秒就能冲到何阳身边,到时就能用它那锋利的尖角教训对手,可惜事情没有向它预想的那样顺

  • 绝处重生:盛世医女在线阅读第6章

    厨房里的陆雨潇,当然不知道橘猫在担忧什么,她更多的心思还是在考虑幸福小区的事上。她之所以如此关注夏寒的原因,说起来也很曲折。陆雨潇自小就被人贩子卖到了养父母家,当时的养父母没有孩子,原本想买个儿子,但是人贩子急于脱手,就将价格压得很低,把她卖给了他们。后来养父母做了点小生意赚了钱,还是没有自己的孩子

  • 捻指人间离开

    蒲家“唉,这个枕头要拿走的,这可是用今年的新棉花弄的,连枕套都是真丝的,值好几十块钱呢”“大哥,等一下,咱家的和面盆还没拿呢,还有水缸,洗衣粉也是昨天刚买的!”兄妹三人在屋里忙的团团转,蒲秀在一旁发号施令决定要拿的东西,可是看啥都稀罕的不行,看见啥都想拿走。“够了!阿秀,有完没完?咱们现在是在逃命!

  • 魏晋风云第3章在线阅读

    翌日一早,林苏氏清凌院前面一进院三间议事厅中,林苏氏端坐上方,看了一眼下面已站得整整齐齐的男女管事,放下手中茶盏,道:“负责厨房采买的张贵来了吧?”下面的张贵连忙上前恭敬道:“太太。”林苏氏瞥了一眼,拿过放在一边的账本道:“我看了厨房采买的账目,上面记的是鸡蛋十文一个、青菜十五文一斤、猪肉一两银子一

  • 御魂工具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他变了,就像变了个人,自欺欺人,活在仇恨里醒不过来。夜瑾默默跟在她身后,看着他做的一切。她知道,他回不了头了。她也知道,他在做那些事的时候心里是有多煎熬,他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可他还是忍不住去做了,只因他恨。那些话,说出来后,他自己都是煎熬,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在无声的哭泣,没人知道,只有她这个不存在

  •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第2章在线阅读

    果如甄弱衣所料,第二日她刚踏进丽正殿,薛美人就朝她发了难。不过薛美人到底也是薛家出来的女儿,倒也没有像个市井泼妇似的叉着腰就指着甄弱衣大骂:“你这个狐媚子!”她只是伏在薛皇后膝头,一个劲地掉眼泪:“妾素来是个没用的,哪怕是有了孩子,也不能叫陛下多看一眼,不过是凭着阿姊的垂怜才能勉强有个容身之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