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衍梦之死物

作者:一坛梨花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真是失态。]脑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些许的笑意。

这明显是在看笑话了啊,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笑你撒旦!”莱特本身多少还是被自己电过的,比裘达尔先恢复过来之后把人推到了边上自己坐了起来。

“……”根本没笑的裘达尔。

[稍安勿躁,还有,你不觉得你这么和其他人听不见的我说话,挺像脑子里有某方面的疾病吗?]

想爆粗但是一说话就被那个声音说中了的莱特狠狠的一拳砸在地上。

他那只手刚才还握过冷冰冰的冰刺,现在猛地一个发力,倒是把自己给痛到了。

莱特抱着手呜咽了一声,抬头作出一点都不在意这个疼痛的表情,就看到红明像是看着魔族一样惊恐的看着他。

他有这么可怕吗?!

在莱特还是神明的时候,可是受数量极多的雷系魔法师信仰的。就算是再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时候,他的力量也是让大陆上的绝大多数人仰望的。

可是现在一朝神格受损,换了个被这个世界认可的容貌降临到这个世界,居然被人避之唯恐不及!

这样的反差让他非常的受不了。

他不知道的是,突然出现在红明眼前的少年白莲也让红明非常的受不了。

红明在白莲的父亲,也就是白德驾崩之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身体不好所以不经常出门的皇子而已,他最常干的事情就是窝在自己的院子里与世无争,结果有一天当时的第二皇子,也就是白莲居然翻墙爬了进来,看到一脸诧异的他的时候还孩子气的冲着他比了个鬼脸。

碍于身份他不能赶人走,白莲那家伙还真赖着没走,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之后他还给红明表演了一下他的枪法。

红明还想着这个人以后不会再来了,结果他还真的有事没事就过来晃悠还美名曰关心残疾的兄弟。当时红明就想喷他一脸口水,他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不喜欢出门,怎么被他一说就变成残疾了?

可惜因为身份的原因,红明忍了下来,长期相处之后也发现这个家伙只是个没什么头脑的笨蛋而已。

他还以为一直会被这个人缠着弄得头疼,但是又是突然的某一天,白莲再也没有出现。

然后有人告诉他,皇帝驾崩了,他的父亲成为了新的皇帝,而他成为了新的第二皇子。

白莲呢?

白雄大人和白莲大人被人杀害了。

红明当时还为了他的死讯病了一场,现在居然看到一个和白莲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人不可能是白莲。

白莲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了,怎么可能像是眼前这个人一样长着一张十六岁的脸?

就像他最后一次见到他一样的容貌。

但是那是在很多年前了。

“莱特。”他看到眼前这个人好像是不怕他了,站起身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掌,然后打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他只要保护好练红霸就够了,其他的事情越招惹只会越麻烦。

莱特是想的很好,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招麻烦,麻烦就不会来招他啊。

还没走出两步他就被人抓住了肩膀,那个力量大的他让他都觉得肩膀酥酥麻麻的。

酥酥麻麻……?

他回头一看,裘达尔的脸近在咫尺,脸色难看至极。

裘达尔刚才明明展开了防御魔法防备着这个身上没鲁夫的家伙,到后来还是中招了,脸色当然不好看了,而且被电流爬过全身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他到现在刚恢复意识,连话都有点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来警告眼前的这个家伙。

经受过无数历练洗礼的莱特根本就无视裘达尔的阵阵杀意,停下了脚步之后突然猛地脚下发力挣脱了还没什么力气的裘达尔,站在了刚才他原来在的位置。

回应他的却是嗖嗖嗖往他脖子上架的□□。

莱特突然想起来那个家伙好像还是个什么官……神官大人。

“……对不起,我刚才是手滑。”架在脖子上的枪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把这些武器给弹开,所以他举起双手作出全世界通用的投降动作,对着那边的三位大人笑着这么解释。

不反抗,是他最大限度的退让了。

[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脑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么你的建议是什么?”莱特对这个声音厌恶至极,但是他现在这个状况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还指望着他手里的药剂救艾西,所以干脆就这么问了。

在大庭广众下自言自语。

众人都盯着他,他却两眼放空不知道在看哪里。

红霸皱起了眉头,他好像是捡了个大麻烦回来。

他转头看了看边上的红明哥,后者正看着一个人在那边自言自语的莱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而另外一边的裘达尔,他看一眼就知道裘达尔君是想杀了莱特。

诶他们两个刚才不是还在地上搂搂抱抱的吗?

[我的建议是……]那个声音话说了半句,吊足了莱特的胃口。

然后没下文了。

弄的莱特一气之下把身边围着他的人全都轰飞了。

轰完后他后知后觉的看了看周围,又举起了双手,“我刚才只是做了个示范。”

这个人武力值真的不怎么样,但是那一手魔法使得,说不定比Magi都厉害,红霸倒是觉得这个人没什么危险,要做什么的话莱特直接凭借力量蛮干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整那么多,而且他也相信这个人说要保护他都是真的。

所以他挥了挥手让这些人都回去休息,都到皇宫了,也不用他们护着了。

“你们都可以退下了,鸣才,你给莱特去准备间房间。”就算再怎么厉害,这是他捡回来的,他的手下。

“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他。”裘达尔对于红霸护短的性格也算了解,给面子的暂时不打算和他死拼到底。

他也看出来了直接拼魔法对他有多不利,想了想今天白天看到的练白龙,皱起了眉头。

裘达尔是希望拉拢白龙的,但是如果让练白龙看到有人顶着他和他哥哥一模一样的容貌出现,他还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不管怎么样先甩下狠话总是没错的。

莱特听到了他那句话,没半点反应,看了看要保护的目标,再看了看似乎是对他这个外表特别在意的二皇子,对着那个二皇子呲牙笑了笑,转身跟着其他人走了。

红明有点愣神,他刚才的那个笑容,似乎和记忆中快要模糊不清的笑容重叠在了一起,让他的记忆突然变得鲜明起来。

“他……倒是,听你的话。”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红明咳了一声向红霸这么说着。

“嗯,不听话就把他丢出去。”红霸打了个哈欠,赶了二十多天的路,他的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的疲惫了。

红明见状马上让人回寝宫休息。

明天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养足精神才行。

至于那个莱特……只是一个恰好和白莲长得像的家伙而已。

莱特跟着大部队一起走,跟在后面只有关鸣才一个人走在他边上,如果不是红霸大人的命令,估计他就直接被整个队伍孤立了。

普通的士兵当然没资格住在皇宫里面,他们被统一安排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关鸣才是真的给他排了个房间之后就不管他了,连在哪里吃饭都不告诉他。

当莱特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鸣才瘫着张脸又进来了,“吃饭楼下出门右拐,集合明早击鼓后一刻钟内出门左拐。”

说完半点都不愿多呆的就走开了。

“……”莱特都没听懂他说的话。

[他们在畏惧你的能力。]刚才一直没说话的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那个练红霸究竟哪里需要我保护了?”莱特一屁股坐在木质的椅子上,看了看手里的杯子,原本空无一物的杯子里马上冒出了一小杯水来。

雷系元素和冰系元素一样,是风和水系的衍生分支,所以他能挤出一点点喝的水来很正常。

那个声音又不说话了,在莱特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因为无知,所以畏惧。因为畏惧,所以不敢了解。而不敢了解,则是无知的原因。]

……所以他刚才是没听到他说话吗?

莱特手上一用力,杯子里的水面上都闪起了电光。

[因为愚昧,所以需要保护。]那个声音似乎还特别装比的叹了口气。

莱特杯子里的水都快被电解完了,他打了个响指让眼前的空气发生了一个微型的爆炸,迎面的热浪似乎让他的不爽稍微缓解了一点。

[你在这个世界,是和死物没什么的两样的。]一直话说一半就消失弄得莱特非常不满的家伙,现在倒是像打开了话匣一样,一直没停下来说话。

[能够找到合适的身体,用灵魂的力量强硬的驱使他行动,已经非常不易了。]

[但是光这样是不够的,不做点什么的话,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的。]

他的这种看法,倒是莱特想起了神族的一个朋友,整天说着‘你想要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付得起足够代价来交换’的肯。

那个声音一直在说话,莱特都没理他,自己玩着水花和小型的爆炸,就当放烟火一样,惬意的很。

完全不像是有求于人的态度,估计是只想着他只要保护练红霸就够了,忘记了药剂是这个人给他的这件事。

[这个任务期限是一年,只要你保护练红霸这一年内不……]

“就把药剂给我?”听到正题莱特把杯子往桌子上一丢。

[是的。另外,久等了的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西恩。]

延伸阅读

犬神录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keyval.cn/1ma.shtml
接着就出现了长篇大论,而慕兮一点都不想看。可是没关系呀,我们可是多功能的系统,你不想

娘子她财大气粗第八章  http://www.keyval.cn/d034.shtml
只见,临山村上方,一艘金碧辉煌的大船正停留在半空之中,上面有身穿金甲的卫士以及穿着白

[综英美]当妮妮穿成黑暗骑士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keyval.cn/yvcm.shtml
“小姐还没有回来,公子请回吧!”守门的卫士双手相拱毕恭毕敬的说。“是吗?滚远点,你这

赵先生我喜欢你很多年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keyval.cn/d30c.shtml
“活下来了,妈的,千钧一啊!我们终于活下来了!”一回到主神空间,张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红警模拟战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keyval.cn/y9ax.shtml
夏雨落匆匆忙忙赶到公司的时候还觉得这一切如同在做梦一样。夏雨落的公司规模不大,她的同

剑仙在上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keyval.cn/pueb.shtml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仅路人心中有这样的疑问,就连身为始作俑者的刘铭自己内心也充满了

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keyval.cn/pbs1.shtml
上海一处会所包房内,导演张科宇和制片人陈宏正左边坐着两个姑娘,这两个姑娘是这部剧里的

袁家二公子未来如何,无怨无悔!  http://www.keyval.cn/pz7g.shtml
第二章未来如何,无怨无悔!瞳孔之中,光华闪烁,在这慧眼光芒中,手中羽毛隐藏的宝物光华

都市之我成了创世神在线阅读从此就是杭三棉人  http://www.keyval.cn/acez.shtml
“出国?怎么这么突然?这高思悦,真是冷不丁就放颗大卫星!”邵刚一边说着话,一边坐到了

九九归一之神王在世之高二时光  http://www.keyval.cn/u98.shtml
高一的时间转眼间便已经逝去,步入高二实行了文理分科,李清风选择了文科,通过自己的努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朱雀与乌鸦在线阅读第七章

    米谷被男子抱着,一路转到了一间大殿里。大殿空荡荡的,只在大殿的最前方有一小段台阶,台阶的顶部连着高台,上面仅有一把黑石做成的黑椅。米谷被男子小心地放到地上,她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大殿并没有出现晃动,才开始晃着小尾巴好奇的四处看着。从猫的角度来看和人完全不一样,米谷从被男子捡回来就一直被抱来抱去。除了

  • 食戟之贪婪的猎人之第六章

    “噢——”皇帝惨叫一声,捂着屁股面色扭曲,却还是勉强朝着目瞪口呆的姚燕燕挤出一个笑脸。而那四个侍卫,早在皇帝摔倒时便很有眼色地转过了身,装作没看见陛下仪态尽失的一幕,显然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姚燕燕却是愣愣地站在石台上,看着皇帝慢吞吞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她讨好一笑的样子,忽然鼻头一酸。想也不想就

  • 我真不想无敌在线阅读尼比道馆,小刚别哭

    “出了常磐森林,在尼比市的入口,有一个买石头的大叔叫武能,他是尼比市馆主的父亲小刚。”“几年前,他丢下小刚和小刚的几个弟弟妹妹,自己走了,留下小刚自己一人照顾弟弟妹妹。”“还有,他卖的石头超贵!”小智用手扶着下巴,仔细端详着无能,哦不,武能。突然小智指着武能大声说:“喂,大叔,你怎么可以……!”小智

  • 超神学院之骑士降临七变

    孙悟空的头顶正上方,原本安静宁和的天空瞬间风起云涌!听着四大门神的呵斥,跳蚤精小宝呵呵一笑:“果然中计了,蠢猪出笼了!”孙悟空脸色冰冷:“意料之中!”虚幻不定的四道巨大乌云,仿佛收到巨大牵引力一般,已孙悟空为中心不断卷动,最终幻化成四大门神的凶相,四道巨大乌云形成的人头凶相口吐金黄闪电,犹如天威,严

  • 大唐之绝世英雄在线阅读浓密的黑暗

    随着翻查的越深,修里的眉头也皱的越深,他发现原主人似乎没有怎么来这个堡垒调查的记忆,也没有怎么进来这个堡垒的记忆,拥有的只有在堡垒里面逃命,和准备探索堡垒之前的记忆。并且那些记忆里面也没有提到要探索的是这个堡垒,只是迷迷糊糊的记着要来探索着什么,以便解开自己的诅咒。这些情况,以修里上百年的生活经验来

  • 本草学院第八章在线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相府时,庭院里的端坐着红袄小丫头盯着自己头顶上的书本是一点也不敢乱动。一旁坐着的的青衫男子淡雅如莲正细细翻看手中的古籍。“师父,为什么我每天都要顶着本书这样坐着?”“俗话说,做人要行的端坐的正。这样的端端正正也是在举手投足间能看出的。现在你尚且年幼,许多东西光和你说是没用的,好好

  • 火影之天罗地网之***里***气

    “不知道目前施工人员是否方便接受采访?”跑到大山里出外景的基本上都是新上岗的记者,女记者还是第一次走这么难走的山路,还要保持微笑做采访,所以是走得最慢的,当她终于来到救援队所在的地方,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身后,就面对摄影机道。话音刚落,紧跟在女记者身后的摄影师就把镜头对准了正前方,镜头顿时被一片白花花给

  • 基本杀戮法[我的英雄学院/我英]在线阅读第7章

    7、有两个人赵姨娘只是后院中众多姨娘中的一个,她平日里安静的很,不似旁人那样还总想着往前院里挤。她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一心做着自己的事,从不与外人多瓜葛。“多谢百灵姑娘关心,我现在这身子还能动,没问题。”赵姨娘笑了一下别过脸继续洗衣服,百灵觉得无趣的很。“姨娘,你的身边应该也是有丫鬟在的,怎么今天只

  • 一笑倾城之我是男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偌大的走廊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好不热闹。米黎惊恐的转过身,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就这么暴露了。迦里克走过来,“妈咪,怎么了?”“没事。”她摇摇头,把季修丞从黑名单里拖了出来,给他打电话。季修丞一点都不惊讶,“想清楚了?”“这些记者怎么回事?”“下来。”米黎一愣,“你让我去哪,门口都是记者!”“我

  • 金龙叹第九章

    邬醉先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气氛,他微微皱眉道:“你不要总在陌生人面前随意脱衣服。”谭连艾被他的话噎住了。这个人不说话还好,出口就噎死人。不脱衣服他怎么还啊?还有“总”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之前在机考考场一次,现在又一次吗?“行行,有病毒嘛,《触碰法》嘛,我都记得了,下次尽量不脱了。”说的他像某种特殊职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