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科举路上的才俊都被我掰弯了之危在旦夕

作者:慕容夕1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都知道些什么?”李海扭头问着的顾霈。

“人心的阴谋。”顾霈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什么阴谋?”顾霈的回答让李海很是疑惑,他再次问道。

“人们的行为和他们的不为。”顾霈回答。

顾霈的回答让李海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完全没道理啊。它们死不了,它们…会死而复生,它们在捕食同类。”顾霈用一种很低沉的语气说道。

“我们必须远远躲开外面那些东西。”他继续说道。

就在此时,忽然从屋外传来了声枪响。 “啪!”

骤然传来的枪声立即引起了四人的警觉。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那枪声很近。”李海说道。

片刻过后,第二声枪响再次响起。两个人密切的观察着屋外的情况,不敢有丝毫懈怠。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个身影窜进了院子,两个人仔细一看,立刻就认出了那个身影。

“是顾伯!”李海兴奋地说道,李海的话立刻引起了顾胜兰和李江的注意。两人立刻跑到窗边,朝窗外看去。

“真的是顾伯伯。”李江欣喜若狂地说道。

“我去开门。”说着顾胜兰兴奋地朝门口跑去。

“站住。”顾霈忽然低吼了一声,叫停了顾胜兰。紧接着说道:“你领着江子往后站点,我去开门。”说着他拎着扳手朝门口处走去。

“咣咣咣!”敲门声传来。

顾霈从门镜边上窥了一眼,确认是父亲无误后打开了房门。开门之后,一个穿迷彩服的老人迅速窜进了屋,他背上还背着一把老式的中正步枪。这个老人就是顾霈和顾胜兰的父亲“顾振江”。顾伯虽已步入耳顺之年,但他的身体依旧如年轻时那样强壮硬朗,肩膀宽大有力,臂膀粗壮发达。虽然头发已经白透,但是威风依旧不减当年。顾伯长着一张鹅蛋脸,乌油油的,还有痘瘢。他下巴笔直,微薄的嘴唇没有一点儿曲线,牙齿雪白,冷静的眼睛好像要吃人似的,像是一般所谓的蛇眼,脑门上布满皱裥。

“刚才是你开的枪?”顾霈蹙紧眉头问道。

“是我开的,外面那些东西太多了,根本甩不掉。”顾伯擦了一下脑门儿上的汗说道。

顾胜兰走了过来,慌忙问道。“爸,外面怎么回事?”

“外面在暴动,这里不能待了得快走。”顾伯赶忙回答道。

“顾伯,外面的枪响是怎么回事?”李海急忙问道。

顾伯听着外面接连不断传来的枪声,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在无差别的清剿感染者。”他的回答让四人瞬间楞了神。他看着发愣的四人,发出了狮子般的低吼了。“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带上行李赶快走。” 顾伯的一声低吼,瞬间叫醒了陷入恐惧的四人。四人手忙脚乱的拿上行李跟着顾伯离开了房子。

“大海,江子,你俩坐我车。小子,兰子你俩坐一个车,都跟紧了。”顾伯像一个战地指挥官一样发出行动指令。

“知道了。”顾霈虽然讨厌父亲,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听了父亲的话。因为他知道论生存,父亲是老手,只有听他的话才能够活下去。

李海拿着顾伯给他的腰刀,领着李江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虽然顾伯就在身边,但是李海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他害怕的直打冷颤。顾霈和顾胜兰也跟在身后警惕的前进着。

五人走出院子,看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顾胜兰看到这一幕当场就被吓到呕吐不止。就连顾霈也差点吐了出来,但他还是强忍住没吐出来。李海看到这一幕吓得赶忙遮住了李江的眼睛,避免让他看到这一切。

“老头,这些人都是你放倒的?”顾霈低声问着父亲。

“我就放倒了一个,这些人都是它们咬死的。”顾伯回答道。

“天哪!”顾霈看着地上毛骨悚然的尸体,心惊胆战的说道。

此时忽然从众人身后的林子里传来了声咆哮。听见声音顾伯立即举起长枪,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瞄去。但是没有发现目标,敌暗我明他意识到这样暴露下去很危险,于是他立刻扭头对四人说道“快上车,快!”听到命令,四人赶忙开门上了车。看到四人都坐上了车,他端着枪朝林子里走去。

“老头你不要命了,快上车。”顾霈摇下车窗朝父亲低喊道。顾霈的警告没有改变父亲的举动,他端着枪继续朝林子里走去。车上的四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人走进了危险之中。

“顾伯伯快回来!”李江拍打着车窗,又急又恼地喊道。

“他妈的,真是头老倔驴!”顾霈气急败坏的骂道。

此时一只断臂的丧尸,一瘸一拐地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它一边抬着仅存的手臂,一边朝着顾伯的方向走去。顾伯将枪口对准了它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啪!”子弹精准地射穿了它的脑袋,丧尸重重倒地,脓液和鲜血混在一起喷溅在了后面的树干上。

随着子弹的射出,枪口处还冒着白烟。顾伯放下了枪,朝着尸体露出了一副冷酷又富有杀意的表情。

“老头儿,该走了!”顾霈朝他喊道。

听见儿子在呼唤,顾伯背上长枪走了回来。顾霈看见他走了回来,立即拧下钥匙,启动了汽车。

顾伯走回车前,把长枪放置在了车门底下的特制夹层里,随后开门上车。“让我们离开这里吧!”说话间,他开动了汽车。顾霈也开车紧随其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离了这里。顾胜兰坐在副驾驶上还在恋恋不舍地盯着后视镜里的家,直到它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虽然已是深夜,但远处的天边还有一点亮光,那点光亮是暴乱所引发的火灾。街道上无数的店铺和车辆被烧毁。混乱的始作俑者蒙着面冲上街头用言论和肢体挑衅着警察。有的暴徒手持着砖块和管制刀具恶意的攻击着警方,袭击着的店铺。还时不时发出胜利的呼吼。防爆警察们举着盾一排排地逼近他们,将他们逐个驱散。催泪瓦斯在街道的空气中上蔓延。在烟雾和人群之间还混杂着丧尸。鲜血,火灾,混乱正在将这里的一切逐渐瓦解。

防爆警察的喇叭声:“所有人员立刻离开街道,重复所有人员立刻离开街道。”

“哒哒哒哒…”街道上的枪声。

凌晨时分几人顺利的抵达了县城。顾伯和顾霈开车缓缓地驶进了小院,将车停靠在了院墙边上,随后几人开门下车。顾伯的老房子是一座简易的老式平房,房子低低矮矮的并不气派,屋顶的飞檐早已被风雨侵蚀得失去了往日的色彩,岁月斑斓的白墙上也刻满了年迈的裂痕,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它依旧屹立在这里,在众人面前还是显得那么庄重而又亲切。院子里,还有种着许多并不名贵的花花草草,顾伯和多数乡下人一样,不会种那些难侍候的花花草草,只好挑一些好种的花草种植在院子里。在院子正中央,还有一条直通房门的葡萄架走廊,架子上结满一串串颗粒饱满的紫葡萄。架子两边的空地上还种有各类蔬菜。茄子,朝天椒,南瓜等等。绿色包容了院子里的一切,呈现出了一种清闲自在的田园风光。这时忽然有一架直升机打着探照灯从县城上空掠过,迅速划破了这里本该有的宁静。

四人环视了一下周围后,跟着顾伯走进了屋子。一进门就是一间宽敞的客厅,屋子的墙壁上挂有地图和人物肖像。客厅的正中央摆有一张木质圆桌和几把塑料椅子,桌面上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各类书籍和机械零件。客厅的左侧还摆有一张沙发,但它看上去太老旧了,表面上已遍布裂纹,似乎随时都可能会脱落。沙发的后面还有一个空间不大的厨房,看上去更像是阳台改造而成的。屋子里的木质地板也老化严重,踩上去吱吱作响。

顾伯走进屋子,打开的屋内昏黄的吊灯,将枪重新挂到了墙上。随后脱下外套坐到了沙发上。几人刚一进屋,就有一条黑白条纹相间的虎斑犬吠叫着从角落里窜了出来。那条狗头弧圆润,嘴筒细长,耳朵半立飞起,杏仁状的眼睛,脸部没有一点褶皱,鼻为黑色,与嘴筒齐平。胸宽阔,腰处紧致收束,四肢修长,爪型似狼,弯弯的尾巴毛短不蓬。这条身长体壮的大狗就是顾伯的爱犬“黑子”。

“黑子过来。”李江蹲了下来,拍手呼唤着黑子,黑子看见李江就像是小孩看见糖果一样,兴奋的跑了过来。李海坐在地上抚摸着它的头,黑子也温顺的往李江身上蹭了蹭,不停的用舌头舔舐着他的脸。“哎呦哎呦。我知道你很久没见过我了,不用这么激动。”李江嬉笑着说道

“江子,现在很晚了,你赶紧洗澡睡觉吧。”顾伯严肃的对他说道。

“这里的水和电还没停吗?”李海问道。

“我这有独立的发电机和蓄水箱,电和水停转后,它们会自动运行起来。”顾伯解释道。

“这就是我喜欢住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江子,你快去洗吧,你洗完我好洗。”顾胜兰催促着李江说道。

“哦,好吧。”李江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走进了洗手间。黑子看见李江离开,刚想跟上去,却又被顾伯迅速叫回。它只好灰溜溜地爬回到顾伯的脚边。

顾伯看着李江走进洗手间之后,立刻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问道。“说说吧,城里现在什么情况?”

“和这附近一样,到处都是暴动。”说着李海突然感到肩部有些疼痛,他揉着肩膀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哼。

顾伯见李海的状态不对,立刻走上前去查看情况。他掀开了李海的衣服,看到了他肩和胸上两块巨大的淤青。

“你这是怎么弄的,你有伤怎么不说啊?” 顾胜兰愤怒的指责着李海隐瞒自己受伤的事实。

“顾霈身上也有。我俩今天上午逃出来的时候出了点儿意外。”李海看了下身旁的顾霈说道

“混蛋,你怎么也不说啊?”顾胜兰心急火燎的跑到了弟弟的跟前,想扒开他的衣服查看他的伤势。却不料被顾霈反感的躲开了。“你他妈让我看看!”顾胜兰强行的扒开了弟弟的衣服,看着他那满背触目惊心的淤伤。她忍不住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这是摔伤留下的淤青。”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顾伯一眼就看出了两人身上的伤势由来,“兰子,卧室里有红花油和碘酒,你去拿一下。”

顾胜兰迅速跑到卧室取来了红花油和碘酒。

顾伯接过红花油倒在了手上,为李海按摩着肩膀上的淤伤,顾伯的双手十分粗糙好像砂纸一般,磨得李海痛不敢作声。他感觉自己的肩膀就像着火了似的沙疼。他强忍着痛意说道“姐,顾伯。我受伤的事万不可对李江讲。”

“你都这样了还瞒着他啊,是不是非要等到没了胳膊和腿儿在跟他讲啊?” 顾胜兰气愤的指责着李海的自私。

“我求你们了,千万别让他知道。我不想让他担心。”李海恳求着说道。

顾胜兰气愤的瞪了一眼李海,默不出声的给顾霈继续擦着药。

“城里的情况跟我想的一样,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谁也都不能及时做出反应。”顾伯叹了口气说道。

“城里现在这么乱,真不知道孙文怎么样了?”顾霈惦念着说道。孙文是顾霈和李海结识多年的好友。

“他一定会逃出去的。”李海安慰着他说道。

“哎对了,顾伯。你在林子里射殺的那个病人,它伤得那么重怎么还活着?”李海转过头来,万分诧异的问道,他脑子里还在不断地回想着那只丧尸。

“确切的来说他们已经死了。顾伯的回答让几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说实话,这种传染病我也是头一回见。”

“它们会死而复生,我俩亲眼所见。我今天开车撞倒一个,我把它撞的粉身碎骨,没想到它竟然还能站起来。”顾霈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跟我遇到的情况也差不多,我亲眼目睹它们被击中后还能行走。我仔细观察了它们,发现只有破坏它们的颅脑,才能真正的杀死它们。”顾伯说道。

“爸,**到底有没有说该怎么解决这场危机?”顾胜兰揣揣不安的问道。

顾伯三下五除二的处理完了李海肩膀上的伤,他一边擦手一边说道,“他们已经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了。武警和特警的队伍正在从桥东赶来,传言说军队也在往这边儿赶。”

“能信吗?现在谣言可到处都是。”李海质疑道。他有些怀疑传言的真实性。

“为了阻止疫情,**已经召回了大量的陆军预备役,他们正在集结部队,准备大举反攻夺回城市。”顾伯将自己知道的内幕都说了出来。

“总算是听到点好消息。”说着李海重新穿上了衣服。

“但是他们在反攻之前,这里仍然是危险的地带。” 顾霈插话说道。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不能在这儿坐以待毙,在军队反攻之前我们得离开这里,躲的远远的,一直到他们阻止住疫情为止。我一个部队上的老熟识跟我说,军队在喀喇沁旗建立了临时保护区,说那里有吃有住,还有他们保护,让所有人都去那里避难。”顾伯说道。

“跟我想法的差不多,我也是建议去那里。那里人少疫情肯定蔓延不过去。”说着顾霈也重新穿上了衣服。

“你干什么?我药还没给你擦完呢。”顾胜兰气愤的说道。

“哎呀,没事儿啊!”顾霈一脸嫌弃的说道。

“咱们什么时候出发?”顾霈再次问道。

“明天中午,咱们动身越早越好。你们明早就去准备准备路上该用的东西。大海,你明早跟我去县里一趟帮我把车里的油加满。”顾伯说道。

“没问题。”李海点点头答应道。

这时李江穿着浴衣,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他憨态可掬地对四人说道“我们明天要不要去爬山啊。”

四人看着他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心里突然感到有些莫名的酸楚。尤其是李海,他不知该如何跟弟弟解释现在的局势和情况。他怕弟弟内心崩溃,所以不敢对弟弟直说。

这时顾伯走到了他面前说道“江子,伯伯过两天带你去草原玩啊,那里可比这里的山有意思多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要去骑马。”李江听见能去草原玩,立马激动地蹦了起来。

“你只要听话,你想玩儿什么伯伯就带你玩什么?” 顾伯笑着用手刮了一下李江的小鼻子。李江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羞涩的躲了一下。

此时顾胜兰也走到了李江身边,俯下身为他擦干了湿漉的头发。随后笑着说道,“走,姐姐带你睡觉去。” 说着便拉着他朝卧室走去。

“我的包里什么都带了,去草原我什么都不缺,就等着出发啦!”李江古灵精怪地回头说道。

“顾伯一定带你去。”顾伯点点头答应道。

延伸阅读

淘鹿游乐设备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n0mu.shtml
本公司是一家从事幼儿园玩具设计、加工、销售一体化的生产厂家,主营“淘鹿”工程塑料滑梯

富国塑料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yiqa.shtml
富国塑料位于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县。主营废复合塑料的打包销售等。产品来源于枣食品厂的废弃

靓惠诚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as6i.shtml
成都靓惠诚居室布艺商场有限公司位于环境优越、集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为一体的四川省省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ynm9.shtml
龙凤珠宝总部位于深圳市水贝国内外珠宝园,主要经营的产品有黄金、铂金、钻石、翡翠等货品

小夫子少儿国学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6y1g.shtml
小夫子少儿国学加盟品牌隶属于北京小夫子国学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主要从

桑德勒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p7vh.shtml
桑德勒电热用品经销批发的墙暖、地暖、远红外线足疗桶、远红外线发热片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雅胜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x44s.shtml
雅胜礼品箱总部拥有出众的纸箱成型设备,大型的模切机械、各种异形纸箱的设计与加工。为支

好车同享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93n.shtml
湖北驰耐普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生产汽车玻璃水,防冻液,车尿素,制动液,洗车液,

上好便利店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si3b.shtml
上好便利店加盟——公司简介东莞市星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商业连锁企业,主要从事商业贸易

一鸣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p0w1.shtml
一鸣硅胶制品少售主营硅胶冰球厨具、硅胶手环、硅胶手机套、硅胶钥匙扣、硅胶吊饰品、杯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刺客伍六七开始选择仙人宫

    女子,默默哭了一会,情绪稍稍平定,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去河边洗了洗自己血污的脸,洗净之后,笑脸盈盈地缓步朝长恒走来,公子玉面如画,好生俊俏,又习得一生本领绝学,敢问公子名谓。长恒璨然一笑:姑娘客气了,小生山野粗人,只会些砍柴磨石之功,方前只是借野兽力竭机会,才侥幸扑杀。女子黯然神伤幽叹:公子不便透露

  • 民国影后在现代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我有鼻子,方源也有鼻子,在这扇门开启的下一刻,别说方源,就连我平时对气味不怎么敏感的鼻子,也瞬间闻到了一股子浓烈的恶臭味。这种恶臭味是血腥和腐烂味混合成一体的味道,可奇怪的是,即使这里弥漫着这种恶臭味,但当我站在这车棚的门口,却什么都闻不到。方源站在门边,

  • 弃天续道在线阅读第四章

    和沧焱相遇之后,我非常恼怒。他说我想玩弄他,可我为什么要玩弄他?玩弄他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么?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但我又担心他说的可能有道理。毕竟,我的心刚回到我身上,才三十年多点。对于心,我实在知之甚少。为了不成为沧焱说的那种人,我决定努力去了解“心”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有什么用处。我想去请教青华大帝。

  • 废柴最强王者之路遇强盗(5)

    第五章路遇强盗白尘最后一个上了马车!看着半大的老者驱赶马车向着村子外缓缓驶去!这个跟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一手拉扯大的孙子,今天突然离开自己,去往远方。白老汉的内心就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空落落的。哎呀,你说女儿出去外面会不会受欺负啊?一名妇人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她是白霖的母亲。不会的,几个从小一起长大

  • 谁是谁的谁之昨

    {拳头最能代表什么,代表你对整个秩序规则的控诉与不屑。}肖泽把烟抛飞,火星在空中缓缓下落,像天边的流星一样,华丽闪亮。“木夕怎么受伤了?”“来了一个‘毕宿’等级的外邦人,估计一时脑热,想过来劫林奈的血清。想救这一片的低等级人种吧。”赵文捋一捋后颈,冲着肖泽说:“还有,泽大哥,我们要去矿氪都,打算今天

  • 沉沦九霄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跟隐身在一边的第卿茵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次倒是不着急了,就如同一个徒步远游的旅人般,背着大背包,悠哉从容的沿着透在马路上的路灯影子,一个个的踩过去。感受到存在一个不知名空间的那沉积起来的大量,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等各色代表着不同类别的人类情绪,第七笑的像个偷到鸡吃的小狐狸,眯着眼。“卿茵,我们有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矿奴

    太阳,自东方而起。走过了辉煌历程之后,渐渐西沉。虽说繁华落幕,但任谁都知道,那是为了新一轮的耀眼夺目。就在这个小小的山坳里,烈日西沉的余晖下,上身赤*的百余青壮,仍旧咬牙挥舞着手中的锄镐。尽管米粒大小的汗珠成串滴落,却也不曾有丝毫的停顿。就连抬手擦汗,似乎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只因,在他们身后高悬着一

  • 极品晓菜茑在线阅读第7章

    一边玩去,满脑子的龌龊思想。风雪对葬德白了一眼说道葬德知道风雪不想说,于是这时也不说话了,静静的坐在一旁想着什么事情。护士请问?风雪是住在这里吗?这时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对,你好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这时小护士疑惑的问道嗯!我是他的朋友,他告诉我他就在这里!所以我赶来看他的。这时甜美的声音对小护士说

  • 余生漫漫各生安好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少阳的伤口恢复得很好,仅过去两日就开始结痂了。姒倾抱来两套衣裳放在了秦少阳旁边:“喏,这是我跟村里的猎户讨来的。待会儿你去后院的池子边清洗一番,收拾干净便换上吧。你个子太高了,没法穿我的,过几天等你伤再好些,我带你去找村里的裁缝做两套。”秦少阳对他一拱手:“多谢。”姒倾捂着鼻子笑道:“快去吧,你身

  • 听说他是上门女婿之诛杀长老江野(求收藏求花花)

    一道属于完美灵纹的气息骤然在江林身上爆发开来,那份属于凝纹境一道灵纹的气息显然让他们承受不住,甚至这份气息要比之前江陨散发出的强太多。此时全场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江林,显然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江林会在短短的三日之内便成长为凝纹境的强者,其中就连一旁的江陨也面带不可思议之色。江野也是七品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