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在线养鱼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上神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咸回到家中,便瞧见了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方言。

有种很莫名的感觉,长久以来,他没试过回家的时候,家里的电视正开着,有一个女人正睡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冷气开的有些凉,那种奇异感觉却让心头一热。

没有吵醒她,他开始洗米,干脆,就在他家把晚饭也搞定好了,下班的路上,他也带了不少的菜,弥补一下中午的简陋,晚上他弄顿好一点的吧。

方言是被冷醒的,醒来的时候,身上尽管多了一床毛毯,却还是感觉到有些寒冷,厨房里传来的水声与锅铲碰撞声,让她大呼不妙,本来想趁机跑回去的她,居然一觉睡到了林咸下班回家。

她说她在家里怎么睡都睡不着,一跑别人家倒睡的挺安稳的,估计她天生的贪图享受,这样强的冷气,睡个下午觉,真的是舒服到了极点了,可是,也坏了大事了,她要开始思索着怎样应付林咸,不让他靠近她的家门了。

林咸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着,没有发觉方言已经醒来了,一直辗转不安的方言在想,现在要是偷偷溜掉,会不会有些不厚道。但是,一时的不厚道,应该也强过一辈子不幸福吧。

经过一个下午的休息,脚的问题不会太大了吧?她这种人天生命硬,虽然非常的衰,却破罐子破摔,身体有什么毛病,她只要不太注意,常常可以不药而愈。腿拐了,多走几步,问题应该不大的。

踮着脚穿上了拖鞋,本来已扶着沙发走到了换鞋的玄关处时,突然又忆起自己的包包与文件袋又忘了拿,不得已又偷偷摸摸的轻蹦着去拿包包,而在包包与文件袋都拿好了,一转身,系着围裙的林咸正好端着一碗汤出现在厨房门口。

“醒了?马上可以吃饭了。”小心翼翼的注意着手中的汤,林咸对方言说道。

“不是,不是说你下班就送我回去,这,……。”像是被抓包般,方言将挎包与文件藏于身后。

“吃了晚饭再回去吧,现在外面太阳还比较的大。”

微垂下头,也是,太阳还太大,又要他背上背下的,有些太折磨人。

懊丧的放下手中的东西,她捣出了手机来给老妈打电话,早就准备好的言辞说起来让老妈听不出破绽。

蹦着腿跳到厨房门口,她开始跟林咸套近乎。

“要帮忙吗?”方言张口询问。

林咸没想到方言会出现在厨房门口,在看到方言的单腿蹦时,不由得露齿一笑。

“你能帮什么?做菜?”

“我可以洗菜,呵呵。”做出来的不一定能吃,但是她可以保证她洗的很干净,在家里就是她洗菜老爸做菜。

“菜已经全在锅里了,你确定要再洗一洗?”咸阳打趣道。

这人还真损!本想跟他推托的方言,自觉得没有理由待在厨房,便蹦到餐桌旁,扯开了一把椅子坐下,望着桌上的菜肴吞口水。

她老爸算是做菜做得相当不错了,而林咸比她老爸的手艺好像还出色,光是看相就比老爸的要好。

没有大鱼大肉,可是这几道菜都非常的有特色。血鸭、回锅肉、玉米浓汤,用力的吸着这些菜肴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原本还不饿的方言,期盼着可以快点开饭。

“两个人不用做这么多了,吃不完太浪费了。”舔舔唇,方言向厨房里的“大厨”叫唤道。

将最后一个茄子煲端上桌,方言的眼睛为之一亮。

茄子煲,她的最爱!

解下围裙时,方言有些想笑,这男人,真的算是十好男人了,外貌好、学历高、能力强、工作好、待遇高、还会烧一手好菜,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真的是极品。

和她的诸葛真的有得一拼!

美食当前,原先的想法顾虑,暂时通通放到一边。不怎么客气的吞咽品尝起食物来,不知道谁说,将食物全部吃掉就是对厨师最好的赞美,她现在在表达着对“厨师”最直接的赞美。

若说中午会因为太饿的缘故,让她觉得那一顿非常的美味,那这一顿,绝对是她最中肯的评价:好吃!太好吃!

“你还真能吃!”林咸看着方言努力的埋首与食物进行着斗争,略带笑意的“夸奖”着。

“呃?”咬着筷子,方言从饭碗里抬起头,她这样,算是很能吃?

林咸的筷子又打向了方言咬在嘴里的筷子,“又咬,把这些都吃了都成,别咬筷子。”

这筷子黄金做的还是象牙做的?他这么宝贝!

“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啊,比我爸做的还好吃啊。”吃人家的嘴软,怎么说也得说上两句好听的。

“你家里由父亲掌厨?”

“哼哼,”方言一笑,“是啊,因为我爸做菜做的太好了,所以强将手下出无能,我就是那个无能。”

她对自己的自贬让林咸笑出了声来,“你不会做菜,还挺能吃,不会打扮,也不善于交际,总是糊里糊涂,难怪你母亲急着要把你推销出去。”

放下筷子,他戳到她的痛处了。

“不吃了?”林咸有些愕然方言突然的变脸,对他的话,她会介意?

“我有一个**事,说我嫁不出去,结果我跟她下了战书,说凡是她喜欢上的,我一定要抢过来做我的男朋友!”方言面色阴沉的望着林咸,她在暗示他,有些痛处是戳不得的。

“嗯?”林咸愣住,盯着方言看了半天,埋下头吃饭时,方言发现他的双肩在微微抖动,他在笑!

“你是骗子!”方言*气了,对林咸进行指责起来。

“啊?”止住笑的林咸抬起头来,有些不解。

“明明有女朋友了,还去骗我妈和阿姨,还跑去相亲,你对你女朋友不忠诚,对我妈与介绍人不厚道。”嘟起嘴来,方言也揭他的短。

“那个,”林咸的脸红了起来,“那个很抱歉,我是因为曾经在读研时选修心理学有这样的一个课题,就是这个课题我的成绩最差,所以,只是想找机会亲自尝试一下,介绍人又不知道我找女朋友了,所以……,那个,抱歉!”

放下了碗筷,林咸很慎重的跟方言说道。

方言挺了挺背,气氛突然弄得有些拧了,在人家家里,吃人家特意烧的好菜,还对人家进行了场只为了指责的指责,自己有些过份了。

“那个,研究生还研究相亲的心态啊?”她连本科都是自学来的,研究生要学些什么,她不知道,但是绕开话题,她得说些什么,“下次想了解,直接问我好了,别再自己以身试验了,你条件这么好,也就碰上了我,要不然,遇上一个真想以相亲方式找结婚对象的,会很麻烦。呵呵!”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想打破被她弄拧的局面。

“找你?”林咸为方言盛了一碗浓汤,递到了她的面前。

“嗯,加上你那次,我相过七次了,经验丰富。”

比着手指,方言开始啜饮碗里的浓汤。

“那比我强,我就两次。”林咸道。

两次?除了她,还有一个谁?

“你还祸害过谁?”抬高一边的眉,方言从碗里抬头望向林咸。

“我的现任女朋友。”

“看吧看吧,我就说你的条件太好,别人一般不会放过的,幸好第二次是遇上我,不然的话,你就脚踏两条船了。”隔阂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那女生相亲会是什么心态?”林咸索性放下筷子,认真的跟方言询问了起来。

“嗯……,”眼睛望向天花板,方言思索道:“其实我跟其他的女生会不大一样,我比较排斥这种方式,是那种不管对方条件如何,通通都会踢出局的那种,可能是跟我老妈的强压手段有关,骨子里我有些叛逆。而且我的条件不行,对方基本上也看不上眼,但是最恨的是那些人有的时候会很过份,把不屑明显的摆在脸上,让我心理对相亲有了阴影。”握着筷子的手在餐桌上狠狠的一擂,方言有些咬牙切齿。“要知道,虽然我的条件不怎么样,可是也是有要求的。”

林咸一笑,“你的要求是什么?”

“呵呵,”习惯性的又将筷子咬住,想起会挨拍,在林咸动手以前,她自动的将筷子摆放在桌子上,“不要太帅,但要有学问,会喜欢看书,最重要的是会要修电脑。”诸葛的条件比她想象的要好,但是她说的只是她相亲的对象的条件,诸葛的位置太高,条件好到需要她仰望,而且总有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

“条件不高啊,七次中,就没有一个符合条件?”

“后面几次我也不大去注意了,前几次相的时候,偶尔还问一下他们的兴趣爱好,第一个吧,完全不懂电脑,我还不是特别介意,可是我问他平时喜欢看什么书,他回答我说:故事会。第二个仍是不懂电脑,连开机都不会,更别说会修,唠唠叨叨的跟我说了半天的话,很健谈是没错,可是他一直在跟我说他在路上看到哪里死人了,哪里翻车了,还问我会不会打牌,说要教我玩牌。”

林咸将唇抿的死紧,笑意仍从眉眼间流泄。

方言也不介意,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她的朋友都听她说过。

“这个,那些人貌似素质差了些。”

“嗯!”方言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比起那些看了我掉头就走的人,这些人素质差了些,总算还有些礼貌,不会让我太难堪,没有明显的打击到我。”

林咸收起了笑容,瞟见方言将沙锅内的茄子全夹进了自己的碗内,她是真的很喜欢吃他做的菜。

心中有些莫名的感触,这小助理和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还是很抱歉,增加了你一次相亲失败的经历。”

“没事。”沾着咸蛋黄的茄子香滑可口,她对林咸的话语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以后还真别再去相亲了,对你好才这样说,不小心,很容易伤到人。”她好心的说教。

“那你也不愿意,可是你去相亲了。”林咸反唇驳道。

“那是不一样的,我没有正式交往的朋友,一切都有可能,你就不同了,你有了底牌还想摸牌,是犯规的。”他们两人的相亲,有着本质的不一样。

“为什么你的条件里一定要会修电脑?这是时下女生择偶的新标准?”

“不是,是我的,”吃的很撑的方言,微微的靠向餐椅的椅背,“我的宝贝电脑买来三个月内,我损坏了一块主板,烧掉了电源,系统崩溃了四次,现在光驱也当了。”

林咸有些不敢置信,“你什么牌子的电脑,三个月的新机器,坏成那样?一年可以包换包修,你不会是被人坑了吧?”

“因为贪便宜,我自己买的零件自己组装的,不过好像装的不是挺好,所以经常坏这坏那,拿去送修或要求更换,那老板告诉我,他们不负责人为的损坏。”打了个小嗝,方言继续道:“现在那机器所花的钱加起来,足够买一台配置非常好的品牌机了。”

心痛的很!

“所以,我要找的对象,一定要会修电脑,现在我那电脑,感觉就是一块豆腐,我都不敢碰。”

林咸失笑,她真是需要什么才想要挑选什么样的,很是实际。

一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比起在外面的应酬,只是几个拿手菜,却让林咸吃的很是尽兴,跟方言聊天也挺有意思,方言是个慢热的人,对不熟悉的人话会比较少,一熟悉起来,话匣子打开了,也挺能聊。

洗了碗,送方言回家的时候,街外的路灯已亮了起来,三三两两的人悠闲的散着步,或去进行锻炼。

林咸一直从五楼将方言背下,走到大马路时,方言再也不好意思让他继续背着,夏天的傍晚仍是十分的闷热,一走出林咸的房子,明显的感觉到了很大的温差,从五楼下来,由林咸背着的她,仍是覆上了一层薄汗,倒是林咸,仍是一身无汗。

“你家住哪?”

“芙蓉北路。”

拦了车,林咸要送方言,方言硬是不让,“你要是不想娶我,最好别送,不然不光你玩完了,我也玩完了。”

林咸一愣,对方言冒出来这样的话来,感觉非常的突然。

“我妈正在逮我和你的蛛丝马迹呢,所以你和我最好不要同时出现在我妈面前,不然的话,哼哼……。”

明了她话里的意思,林咸微微一笑,不再坚持要送她,将车门一关,向司机招呼了一声,在TAIX移动前行时,透过车窗,方言看到在桔色的路灯下,他向她的挥舞手臂。

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的坏,只需要把理由摆明了,那一下午的担心都是自己自找的。然而下车时,她郁闷了,明明离林咸家走路也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坐车才起步就到的芙蓉路,按出租车的行规,她还是需要支付起步价,太不划算了。

有些不甘心的给了车钱,今天遇灾又破财还出糗,还真的是受够了,不过好在她蹭了一顿好吃的。咂咂嘴,其实是两顿好吃的,中午那顿,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太饿了,反正吃的挺可口的。

嗯,丢掉丢掉,不好的事情,她全部丢掉,蹦了几下,一天能有一些好事来弥补一下,就算不太坏了。

跛着脚,走到家里时,她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将风扇开到最大档,还觉得不消暑的又灌下了一大杯冰水,老妈为她预留了饭,追问她整天上哪了,怎么受的伤,这些都被她给敷衍过去了,就在老妈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到老妈的动作明显的放缓了,不禁有些好笑,这是什么老妈,什么事都要留一个心眼。

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难道是当事人?

“喂,你好!”

“到家了吗?”

突然,方言的呼吸一窒,那一句话传入耳中,震击着她的鼓膜时,好像也同时叩动了她的心脏,心跳的速度明显的快了好几拍,好像是一种惊悸的感觉,剧烈的跳动让气血瞬间涌上了她原本还在大汗的脸,恍惚的看到老妈投来了奇怪的眼神,电话里奇怪的催问声,也总算让她回过了神来。

吱吱唔唔的应付了几声,收了线,老妈才真正的离开,可是方言却莫名的无法真正安静下来了。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拣了几件衣服,破着脚,她走进了浴室,哗哗的喷淋冲浴中,她一直在为自己的奇怪心思在费脑筋,没谈过恋爱不等于不会谈恋爱,电视和书看得多了,周围的朋友心得讲的多了,网上交流的多了,这样的不正常很自然的引起了她的警惕。林咸的电话来得突然,与老妈的监听,可能是造成她心理紧张的原因,没想到林咸会知道她的电话并且打给她,也会是她心跳失常的原因,林咸的条件的确非常的好,但是与诸葛一比较起来,她可以很确定的告诉自己,她喜欢的是诸葛,绝不是林咸,对林咸,仅仅是一个原本畏惧,突然亲近的朋友。

呵呵,朋友!能和林咸做朋友,是件挺不错的事情。

用洗完一场澡的时间,她厘清了她的思绪,身体的清爽与思绪的明朗,让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来,打开了电脑,开始将心思沉入她网上的世界。

群里面有人在问咸阳的感情生活,一扯到这样的话题,群里比学习时的气氛更浓,聊的很是热闹,她没有如同往常一样与大伙打招呼,而只是坐在电脑面前看着他们的对话。她不知道他们前面说到哪了,说了多少,也懒得翻看聊天记录,当倒了一杯水再坐回电脑前时,她看到了咸阳说他的女朋友不会做菜。

咽下一大口冰水,这年头,女人不会做菜的多了去了,她就不会,若是男人都像林咸那样会做菜,女人不会做菜是一种福份啊。

美丽、身材好、学历高、有前途,这是群里有人给咸阳总结的他女朋友的特点,光是美丽那一项,就让所有的人都羡煞了。

又灌了一口水,重重的将空杯放到一旁,咽了口中的水,方言扬着下巴冲电脑嘟哝道:“美丽有什么好,遇上像陈飒那种喜欢招风引蝶的,让你戴绿帽。”

咂咂嘴,觉得自己有些恶毒了,像是有罪恶感般,关掉了群的窗口,开始她的学习。

**********************************

再次走进李斩的家,方言的脸色更不如前,本以为经过证据交换,她便与这件案子可以说拜拜了,谁知道诸葛的一席表扬,她莫名的继续掺和了进来,面对诸葛时与面对李斩时,她对这个案件的感观太不一样了,在诸葛面前这个案件还包含着诸葛对她的激赏,而在李斩面前,这个案件像个烫手的山芋。

夏天的雨水来的豪无预兆,刚从证人的家中出来不久,开始看不出一丝下雨迹象的天空,突然变得黑墨于夜,在她与李斩急奔中,瓢泼大雨淋了下来,山村野径,他们连避雨的地方也找寻不着。

路很快在大雨的冲刷下变得泥泞不堪,方言将新取来的证据紧紧的抱在怀里,不顾一切的往大路上奔着,李斩好几次想拉着她的手一起跑快些,都被她闪避开。田垅非常的窄,脚下不住的在打滑,尽管她很小心,速度也放慢了,但是仍免不了的一步三滑,李斩瞧她走的很险,跟在了她的身面,准备随时护卫着。

一路有惊无险的跑上了马路,四下张望,却看不到过境的车辆,马路的两旁也鲜少有屋,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辆装运木材的过路小货车,对方却不愿意搭载他们,反倒因为他们离车太近,而沾上了车子飞弛时溅上的泥渍。

现在,他们的情形就是明显的代表着两个字:狼狈。

李斩脱下了他的衣服,想要撑起片避雨区来,方言硬是躲开了,跟他不熟,而且对他这样的举动,她莫名的反感着,她宁愿继续在雨中奔跑,也不想停下来近距离的与李斩靠近。

终于又有一辆公务用车驶来,很难得在这样的天气,会有人跑到这样的穷乡僻壤来公干,搭起一手,挡住雨丝,使得视线能穿过雨幕,另一手不停的挥舞着,只是挥着挥着,手便停住了,心跳莫名的随着公务车的驶近而不规则的跳动着。

法院的车!

为什么?她捂了捂跳的怪异了些的心脏处,为什么觉得最近跟林咸特别有缘份了些?车子在她身旁停了下来,车门“哗啦”一声,拉了开来,林咸在车内向她招了招手。

回头吆喝起李斩来,李斩却磨磨蹭蹭,不愿意上车。林咸要方言先上车再说,坐上了车,探头出去催促着李斩,却瞧见了李斩孤傲的扬起了头,不屑的撇了撇唇,扭头朝另一方向走了去。

方言差点想跑下去对他进行一阵暴打,没见过这样的人,无处不在的显示着自己的桀骜不驯,可是要耍个性,别在法官面前耍啊,本来法官对他的印象分打得极低了,如此一来,恐怕又降低了好感度。

方言有些愤愤的拉上了车门,转头一看,林咸还望着窗外冒雨徐行的李斩。

“呃,他这样,是因为刚刚和我意见不和,有过拌嘴,可能是气不不消。”方言尽量的想在林咸的面前替李斩开脱。

“不是。”林咸收回视线,望着方言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方言觉得自己的脸色不断的在变化,林咸的正经让她觉得自己的开脱之辞是否说的太破碎,已致于让林咸感觉到了她的不诚实。

“他在一审时,因为抗拒拘传,曾被强制手段押送过,所以,对于法院的公务车,估计会有抗拒心理。”视线放到前面,路很是稀烂,车子不断的颠簸着,方言握着车顶手扶的手紧了又紧,湿漉漉的头发有水顺着发尖滴落,擦过睫毛时,她的眼睛稍稍的眨了一下。

车里变得很安静,司机一直小心的注意着路面,一言不发。

林咸知道这事,一个二审法官都知道的事,作为当事人的代理人,却什么也不知道,也不了解当事人的心态,方言在心里对自己讪笑了起来。她对工作的态度,其实可见一斑啊。

低头自我反省着,突然感觉到头顶一沉,眼睛瞥见了一落至脸颊的白色毛巾,头顶上有只手按着毛巾摩梭了几下,又松了开。

侧头冲林咸一笑,自已动手开始擦拭起湿得全粘在一块的头发,摸下白巾,自己都无意识的看了眼,却引来了林咸的轻笑解释:“干净的。”

又是一阵安静,方言不免有些奇怪,在林咸家与他独处时,她们似乎会更轻松,现在车上多了一名司机,她竟会觉得和他对话有些困难。

“你们,下雨天,怎么跑这里来了。”故意寻觅着话题。

“李斩的案子因为推迟举证与开庭,所以重新下达证人出庭通知书。”

“哦。”原来是这样,方言突然笑了起来,她说最近为什么总和林咸这样的有“缘份”,其实一切都不奇怪,他们这阶段,都在为着李斩的案子忙活,除了第一次相亲,每次的相见,都是因为工作原因。也可能因为有了相亲作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所以让方言在看待他们的碰面时,便多了一层暧昧的感觉。

“笑什么?”浅笑着的林咸望向莫名偷笑不已的方言。

“没什么。”垂下头,使劲的擦了擦头发,感觉已经收住了笑,抬起头来,眼中仍是亮晶晶的。将毛巾递向了林咸,原本已望向窗外的林咸突然瞧见了方言递来的毛巾,视线触及方言时,竟有短暂的失神。

方言松开了马尾,略湿的头发披散开来,长至肩下二十公分,脸颊些微的发红,双眼晶亮,这样看上去,竟感觉水水嫩嫩的甚是可爱。

接过毛巾,直至目的地到达,车内都没有其他的对话言语。

为什么,有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相处也算是轻松,有的时候却如此的别扭与不适呢?下了车目送着林咸搭乘的公务车远行后,长吁了口气,一个转身,站在她身后的人让她慌张不已。惨了!老妈一脸贼兮兮的望着远处的车尾止不住的露出着得意的笑。

“终于又让我逮住了!”

“啊,呜……!”一跺脚,淌着水的路面被她踩得水花四溅,扭身不再搭理自以为是的老妈,朝自家门口走了去。

“这个死丫头,往哪跺呢……。”身后的老妈因为她的一跺脚,裤腿上沾了不少的水渍,一阵小跑,方妈妈快步的追了去,拖住了方言的手臂,一场母女纠缠的情景在方家不厌其烦的上演。

延伸阅读

涂涂画画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6u0k.shtml
涂涂画画针对的是2-16岁的高端儿童美术教育,根据不同的年龄段的儿童研发不同的课程,

福达钢铁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aifb.shtml
福达钢铁是舞阳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一级代理商。公司注册资金为0万元,流动资金5000万元

斯当特动感赛车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s7n2.shtml
斯当特动感赛车是一个升降自如搭载高仿真动感平台,可以模拟电影中驾驶交通工具的动作,随

腾大智培教育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bvu7.shtml
苏州腾大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专业从事中小学个性化辅导的大型品牌教育连

优尚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p3og.shtml
暂无

香港卓尔原创珠宝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b1za.shtml
香港卓尔原创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卓尔原创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制造、营销

果花乐园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aus.shtml
果花乐园作为一家水果超市,是行业里的知名品牌。果花乐园一直以来将消费者的需求放在首要

格耐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sgdt.shtml
GLARE格耐生产商为美国Ultra2000MFG.InternationalCo.

聚味厢小吃培训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gmao.shtml
苏州聚味厢小吃培训:的特色小吃培训机构,学员可实地考察,满意再报名,酸辣粉培训,铁板

君雅翡翠加盟  http://www.fatihaltayli.com/sk33.shtml
君雅翡翠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中君雅贸易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君雅翡翠”、“夫子玉”两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话之至尊帝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裕太和幸子一起坐在天台上。“转学?天啦!剧情有这么强大吗?”幸子瞪着裕太。裕太摇头。幸子叹气,“裕太,怎么了?”“没事。”“看看你的脸,你是喝了乾汁吗?”幸子没好气地说。裕太勉强笑笑,“幸子,我还没想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幸子仰头看向天空,语气里透着脆弱,“别露出那种表情。我只在你和小妍分手还有那

  • 光影骑士在线阅读第二节

    宽敞的书房里从落地窗透入了一地的阳光,缓缓流到了雪白的裙角边,染上了璀璨的金色。庄严且内敛的背椅上慵懒地坐着一个纤细的身影,白裙如花,眉目如画,眼角都仿佛晕开了淡淡的温柔,叫人沉醉。“教皇冕下,这届全大陆魂师学院赛的奖品不过区区封地,我认为武魂殿不必暴露实力于人……”躬身在下首的人一顿,见她摆了摆手

  • 404号安全屋第七章

    林娇娇不喜欢王瓶儿,不想再搭理她,无聊的又转了转就去找顾凌白。回去的走廊上遇上他,顾凌白换了身干净的黑衣,顾影跟在他身后。步子走得稍急,一看就是要出去的样子。林娇娇拦住顾凌白:“出去呀。”像林娇娇这么自来熟,还不把自己当下人,没一点自知之名的人,顾凌白是第一次遇上,不由呆怔住,应道:“嗯。”林娇娇道

  • 风武天下报名双叶幼稚园 1/3

    抱歉抱歉,今天有点晚……园长一脸苦笑,好在他已经习惯被小新称作老大了,于是笑道:“没关系的,野原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广志摸着后脑勺向园长道了声歉。园长微笑着摆摆手,眼角余光一瞥,总算是瞧见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悠介。“这个孩子是?”广志道:“哦,他是我家亲戚的孩子,叫野原悠介。”悠介也适时的站了出

  • 我的基因序列有错误在线阅读第8节

    第七宇宙东部星域里的基纽卡蒂星系,正当加斯达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中时,距他不知道多少亿万亿光年的遥远星系:“森冥星系”,接到了来自周边各大星域传来的消息,他们星域所需要的星源能量正在源源不断的传送过来,再次为他们森冥星域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一步。这里的统治者是一名神圣境巅峰的大能。他的爪牙遍布了周围100

  • 白夜之任性大神探世界变故

    但丁没发觉他一身现代装扮说的像古代大侠似的,林皓应和着哈哈笑着,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果然!他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林皓想从口里套出点话来,这个实力强大的人没有一点高手该有的风范,但丁看起来比自己稍大,绝不超过三十岁,出场的飞剑很有范儿,可却调戏上了江鸳鸯。之后的出手也是雷厉风行,可笑得像个没脑

  • 临渊慕鱼在线阅读第一节

    “哇”一声哭啼声响彻了殷家秘境的每一个角落,啼哭声并不大,但却仿佛就在耳边发出,殷家族人有的还在打坐入定中却也被这一声哭啼声强行中断。“何人?何人扰我入定?不知入定时打扰会走火入魔吗?若我知道你是谁,不管你有谁护着我必将你扒皮拆...诶,我没事?”殷天英本想此地是殷家秘境仅有殷家族人,入定被扰是修行

  • 惊武纪在线阅读第九章

    “小三,你怎么样?”大师几步走上近前,扶起唐三,忧虑地问道,仔细检查着自己的学生有没有受到伤害。唐三心有余悸地张开口,嘴唇都在微微地发颤,“老师,吓,吓死我了。那蛇怎么没有追来?”大师看看周围仍在甩动着巨大蛇尾的曼陀罗蛇,私下也出了一身冷汗,确认了唐三没有受伤,才责备道:“刚才你怎么自己冲过去了,你

  • 穿越之许仙[白蛇传]在线阅读第七节

    08慕子擎的电话,他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不接。”黎晚庄将电话扔在被子上。赵墨澜挑眉:“要不接看他说什么,你那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黎晚庄没将慕子擎将她堵在洗手间的事情告诉赵墨澜。抿了抿嘴,她承认,现在自己的心思有些复杂,等了这么久,他终于回来。可是他回来却再也不是那个自己等的人了。“接吧。”赵墨澜

  • 网游之最强暴君之第三章

    “迪、迪诺师兄......你怎么来了,工作结束了吗。”沢田纲吉略带无措的揉了揉男子微卷的金色发梢。迪诺脸上显而易见洋溢起了餍足的笑容,“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为了防止可爱的小师弟被人拐走,我决定以后每天都来接阿纲回家。”看着迪诺写满了“想要夸奖”的帅气脸庞,沢田纲吉静默半响道:“...迪诺前辈,你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