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一剑光寒十四州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一个卖艺的小青年 来源:17K小说网

华国但凡提起文玩玉石,所有人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阳城祁家。

祁家在民国时就是国内最大的古玩商,到了现代,因为国家对古玩流通限制颇多,祁家的产业重心转向了房地产和加工制造业,但即使在古玩界逐渐淡化了出去,祁家积存的威望依旧不容小觑。

其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祁家十年前开始每年限量放出的十件顶级玉雕,据说那精美绝伦的玉雕用的是失传已久古法雕刻,全世界独此一处,再没第二个人能仿造出来。去年的十件里,三件被英国皇室高价拍走,两件作为了华国领导人外交的国礼,其他的五件则和往年一样被重金拍走后就没了消息,没有人脉渠道的人,连想掏钱竞拍都没机会,更别提亲眼看到真品了。

祁家的地位也因此越发超然,在业界宛如传说中的存在一般。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祁家沿袭失传的古法做出的玉雕惊艳绝伦,却没人知道这堪称为宗师级的手艺师傅不过是个三十不到的年轻女人。

祁家人聚族而居,老宅占地极广,其中离正门不远的西南方向,一栋被高墙围起来的独院算得上是祁家最特殊的一个地方了。祁家的下人从这里经过都会下意识的放轻脚步,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尊敬,就连祁家几位主人家想进去都要派人事先通报,这里住着的人的身份之重可见一斑。

只是今天独院外祁家下属还在尽忠职守的守着,却不知道里头独院的主人早没了踪影。

苏卿正在看一副晋朝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桌子上整齐的放着十多个装着不明制剂的量杯,侧边是大大小小的狼毫和各色颜料。如果这会儿有人恰巧在旁边站着,就能惊异的发现苏卿手中古朴厚重的古画和桌子正前方的墙上挂着的一副长得分毫不差,即使国内最资深的鉴宝家也从中分辨不出来一丝的不同。

过去被称为‘鬼手’的苏家工匠因为手艺精绝曾被授命制过多朝的玉玺官印,但却鲜少有人知道,鬼手苏家最精绝的手艺并不在手雕上,令人瞠目结舌的仿制手法才是其密不外传的绝学。不过也正因为有着这样近乎妖异的技艺,苏家人历代都被上位者所忌惮,苏家祖上改名换姓的东躲西藏,人丁逐渐单薄,曾经声名远扬的鬼手苏家到了现代更是惨淡的只剩下了苏卿一个人。

苏卿手里拿的古画就是上个月祁靖白好声好气的哄了很久后她亲手仿制的一副,桌子另一边还有一副半成品,图做的八分相似,却因为笔力的原因缺了两分神韵,不过也算得上罕见的珍品了。

苏卿算得上是苏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又从小在父亲跟前耳濡目染,才在十六岁苏父病逝前勉强把苏家家传手艺学到了五分。后来又在祁家苦练了十二年,现在已经二十八岁的苏卿才算堪堪掌握了八层。

苏卿手把手的教了廖子鱼十年的雕工,可无论廖子鱼再怎么央求,苏卿都没有松口去教她如何仿造。一来苏卿和廖子鱼再亲近,也没道理把家传的绝学全教给一个外人,二来廖子鱼虽然也算得上是天资聪颖,但单只是苏家的雕功就已经学的吃力,更高深的她也学不来。

像是这最简单的仿画,廖子鱼把她的配方偷来了一些,又有祁靖白帮着拿来了原作和仿造品,但可惜廖子鱼作画的功夫却跟不上。

不过苏卿今天来不是追究廖子鱼偷到了她几分手艺,也不是质问祁靖白为什么会在暗地里培养别人偷学苏家秘术。苏家人身边历来都不缺少背叛和龌龊,苏卿从小被父亲耳提面命,心里早对这种情况有过预感。

只是苏卿被祁靖白宠溺的久了,她防备了身边的所有人,却从来没有想过出手的会有祁靖白。她随手拿了杯桌子上的制剂,手一松,这幅耗时她近半个月的价值连城的画作顷刻间毁于一旦。

卧室里男女暧昧的喘息声隐隐约约传出来,以前有过不少风言风语,可苏卿从来都是一笑而过,她怀疑谁也不会去怀疑对自己百依百顺又娇宠无度的祁靖白,更何况传言的对象还是自己当亲妹妹一样带了十年的廖子鱼。

苏卿从摆台上拿了她送给廖子鱼的雕刀,雪白的刀刃在她手指间活了一般飞快的转动着。苏卿唇角一勾,走到门前凌厉的一脚踹去,半掩着的房门撞在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卧室里的深喘娇.吟蓦地戛然而止,接着床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惊呼一声瞬间分开。

“苏,苏姐?”

廖子鱼看到来人是谁,顿时吓得脸都白了,苏卿怎么会来这里!她不是应该在祁家忙今年的玉雕吗?

祁靖白俊朗的面上慌乱一闪即逝,一向注重仪表的他胡乱裹了大衣迅速的从床上窜了下来。

“苏卿,你听我解释…”

“啪!”

一声脆响,祁靖白俊脸被打的偏到了一侧,接着毫不留情的一拳狠狠的挥向了他的小腹,可祁靖白连躲都不躲,黑眸中满是仓皇的惊慌和狼狈。

“放开。”

苏卿没什么表情的眸子落在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上。

祁靖白却不敢放手,那么大个人,面对比自己矮上一头的苏卿却露出了脆弱又哀求的神色,“苏卿,我可以解释…唔!”

祁靖白闷哼一声,尖锐的刀子已经没入了他的小臂,刀刃一出,鲜血顷刻间涌了出来。

“不要!”

廖子鱼尖叫一声,这个亲妹妹般跟在苏卿和祁靖白身边十年之久的女人,此刻脸上全没了往日对苏卿的仰慕和讨好,疯了般冲过来一把把苏卿推到了一边。

“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情难自禁勾引的他,不关靖…祁大哥的事,苏姐你原谅我们一次…”

廖子鱼眼中恐惧,哀求的看着苏卿。

苏卿的脾气很温和,鲜少有发火的时候,可一旦怒极就冷漠到六亲不认,这次对着同时背叛了自己的两人自然没了一丝平日里的大度。她扯过衣不蔽体的廖子鱼抵在墙上,轻薄的刀刃划在她的脸上,眼中有水光一闪即逝,快得让人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好啊,我原谅你们,那你说你是用这张漂亮的脸来求我原谅,还是…”苏卿视线落在廖子鱼抖得厉害的手上,“…用你这双跟我学了十年的手?”

“苏卿!”

祁靖白忍着剧痛匆忙伸手来挡,还没碰到苏卿,那刀刃又贴在了廖子鱼的喉咙上。

“或者干脆用命来还吧,你死了,我肯定不会再伤他。”

廖子鱼吓得不停的发抖,眼泪蜂拥着落下来,“不,不要,求你了,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发誓绝对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靖白…救,救我。”

苏卿绝情起来什么事情都敢做,祁靖白痛苦的闭了闭眼,“小卿,有话好好说…是我对不起你,跟子鱼没关系,你放开她好不好。”

两人彼此维护的话让苏卿稳稳的端着刀的手不自觉的一颤,廖子鱼惨呼一声,喉咙上顿时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苏卿住手!有什么冲着我来,你别冲动!”祁靖白焦灼的大吼。

闻言苏卿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说不上是悲哀还是愤怒,这个口口声声说着为了自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原来为了别的女人也可以做到视死如归,她半真半假的笑道:“我如果说今天非要要了她的命呢?或者说,你是要她,还是要我?”

祁靖白脸色一僵,白着脸没有吭声,廖子鱼脸上顿时露出屈辱绝望的表情,情绪瞬间崩溃了下来!

“有本事你就真的杀了我!有你偿命我就是死了也值了!你整天就知道关在院子里雕你的石头练你的手艺,靖白也是个男人啊,整天对着木头似的女人他厌倦了有错吗?他堂堂祁家的继承人肯对你宠那么多年还不够吗,你当谁都能对着个无趣的木头守上十二年?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身材好,他凭什么不能喜欢我?苏卿你扪心自问,如果你没了苏家的绝技有资格让靖白这样的人多看你一眼吗!是,我是卑鄙,学了你的手艺又爱上了你的男人,可你又好到哪里去,靠着你的手艺死死的霸占靖白,我告诉你,我那么刻苦的学那些烂石头就是为了让靖白有一天不用再委屈着受你的辖制!我爱他!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爱他!”

“闭嘴!”祁靖白脸色剧变,唯恐廖子鱼触怒了苏卿丢了小命,“苏卿,她年纪小不懂事,你放过她,我任你处置好不好?”

“真感人。”

苏卿脸上的笑已经彻底消失了,廖子鱼跟了她十年,从来没在她脸上看到过这么可怕的神色,话一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怕了起来。

“苏姐,我,我胡说的…啊!”

廖子鱼求饶的话还没说完,苏卿手指一翻,一道雪白的亮光瞬时间朝着廖子鱼的颈侧刺去!廖子鱼吓得尖叫着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苏卿肩膀上猛的一阵剧痛!一截刀刃蓦地从身后扎进了她的肩膀,同时祁靖白迅速的扭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一把把廖子鱼从苏卿身前扯了出来。

待看到苏卿刚才只不过是斩断了廖子鱼颈边的一束头发时,祁靖白脸色瞬间白了下来,他惊慌的看着苏卿血流不止的肩膀,刚想上前,恐惧的浑身发抖的廖子鱼却从身后死死的扯住了他,祁靖白忍住愧疚和心疼,语气艰难道:“对不起,我以为你…你会坐牢的,我发誓以后只有你一个人好吗,你不要…伤害她。”

温热的血迹顺着肩窝流下来,每动上一下刀刃绞肉的疼痛都能让最坚强的汉子疼晕过去。平时最怕疼的苏卿这次却连哼都没哼一声,沉静到看不清情绪的眸子落在祁靖白的脸上,然后是他脖子上那块她亲手雕的鸳鸯蓝田玉,她脖子上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等以后有孩子了,我们百年后就把它们当做传家宝传下去,这可是我的卿卿亲手做的,答应我,咱们一辈子都要贴身带着它好吗?”

鸳鸯蓝田玉落地的时候祁靖白心脏猛的紧缩了一瞬,他怔怔的看着苏卿,即将要失去某种重要的东西的预感让他恐惧的几乎无法喘息。

“鬼手苏家还有传人在世的消息一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们应该清楚。”苏卿轻声道:“作为祝福你们百年好合的贺礼,当初祁家的声势怎么起来的,我会让它怎么再落下去,至于廖子鱼…你放她在我身边偷学了那么久,可要让她帮着你多撑一段时间,否则…”

否则怎样苏卿没再说下去,廖子鱼却比谁都要清楚,她哪里比得过苏卿?祁家之所以从不对外表明玉雕大师的身份,也是怕苏卿是鬼手后裔的消息泄露出去引来无数的麻烦,苏家人几乎是传说般的存在,一旦出世必定会遭到各方的争抢,苏卿万一被哪方说动离开了祁家,那对如日中天的祁家将是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苏卿从来都知道祁老爷子在防着什么,只是碍于祁靖白,她一直在装聋作哑罢了。要知道如果不是苏父临终托付,又加上苏卿和祁靖白感情深厚,祁家是绝对没办法把自在惯了的苏家人在祁家一留就是十二年的。

廖子鱼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无比的清楚苏卿的话不是单纯的威胁,她是真的有本事把祁家给毁了的…她也会把背叛了她的自己给毁了…

廖子鱼的脸色变了又变,突然从祁靖白的身后冲了出来!

“苏姐,你不要走,靖白不能没有你…他爱的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看在这么多年情谊的份儿上,你给我们最后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离开阳城再也不回来了,姐,我真的知道错了…”

廖子鱼声音哀婉悲怆,毕竟是朝夕相处着在身边带了十年的女孩,苏卿亲眼看着她一点点长大**,说不恨是假的,说没有付出过真心更是不可能,背对着廖子鱼的苏卿眸中星星点点的水光隐现。

“好自为之。”苏卿哑声道。

下一秒肩膀猛然一波剧痛,再接着心口一凉。

“不!”

祁靖白的声音宛若受伤的巨兽,疯狂的推开从背后对着苏卿心脏处捅了一刀的廖子鱼,手抖的几乎抱不住满身是血的苏卿,”不,不,不要,你做了什么,廖子鱼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已经学会了雕玉,她已经没用了…她会报复我们的,靖白,我有了你的孩子,她不可能让孩子活着的。”廖子鱼六神无主的喃喃道:“不能留着她,不能,绝对不能,你知道的,只有她死了…”

“你给我闭嘴!滚!”

祁靖白嗜血的眸子暴虐的盯着廖子鱼,怀里的苏卿眼睛已经开始黯淡下来。

孩子…

苏卿讽刺的勾了勾唇角,看着祁靖白泛红的眼眶,她似乎是想开口说什么,一大口鲜血却紧接着涌了出来,再接着苏卿就没了丁点儿生息。

“别闭眼,我再也不敢了小卿,不要死,求你了…求你…”

祁靖白抱着苏卿软下来的身体,透明的液体顺着下巴一滴滴落在了她满是血迹的心口。

延伸阅读

当博叽穿回求学时候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28gq.cn/apwd.shtml
苍莽渺漠天地下,湿冷乌黑夜幕间;怒吼不止北风中,波涛滚滚墨海边;横陈着一座渔镇,此镇

刽子手的信仰第五章  http://www.28gq.cn/bchf.shtml
【第五章】警察局里。魏琛几个人蹲坐一排,正在挨个排队进行口供。李大吉和王大春的父母已

[家教]不结婚会死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28gq.cn/pw0e.shtml
当墨岚回到宾馆时,二代罗宾还躺在床上。虽说墨岚的生命已经在转移持续给他,但人显然需要

红袍狼王之来到修罗星  http://www.28gq.cn/gw3q.shtml
第10章来到修罗星修罗星...修罗星分为一线到十线。每一线分为一个等级。“一线最弱,

「花样」具卷卷的女王大人之建立客栈  http://www.28gq.cn/6srg.shtml
【这座山居然是活的,有意思,看样子在这里建下客栈应该还蛮不错的。】经过了漫长的沉默以

想成为人类的神之子[综]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28gq.cn/gabm.shtml
“哥,在吗?”“在呢,自从有了你,为了免得你牵挂,我习惯了早你一步上线。”“你的初恋

[未穿今]NPC的人类日常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28gq.cn/nf8m.shtml
当托尼.史塔克被黑寡妇的紧急呼叫叫醒的时候是早上十点,他还在睡梦中—昨天那场聚会可够

冰晶雪缘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28gq.cn/ajhw.shtml
晚上,何宇用背包里的的简易帐篷在水库边搭好,和林允儿一起找了一些干柴,生了一堆火。将

[综]宿舍集体穿越后,开始了六人开黑之旅第二次药剂师资格考试  http://www.28gq.cn/uhrs.shtml
【4】第二次药剂师资格考试【……欧洲巫师药剂师共同资格考试共分为三次。根据在今年在奥

侠之影之段宁宁走了  http://www.28gq.cn/xdh1.shtml
箫连赫浑身光着趴在床上,屁股上包裹着一段白色的纱布,上面还有渗透出来的点点血迹,因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为希望之桃花观钟响三千声(10)

    轻薄了陈烟雨的流氓无赖离开了春烟坊,连夜上桃花观。其实按道理来说,徐江南应该去找近在咫尺的李先生。一剑劈山是何等的本领神通?只是想着先生如果有意教他。在他年幼耍泼的时候就不会不动声色。这才上山准备看看牛鼻子老道的脸色。山上夜间清冷,徐江南到了桃花观,观内寂静,并没有如同青城山那般夜间都是琉璃瓦盏,反

  • 都市之走路有红包在线阅读第十章

    叶清雨看着一旁的夜风微微皱眉,当时心中就有些莫名欢喜。哼哼,你也知道不好办了吧?让你装,看到时你怎么办!不过,他好像是在帮自己家,自己怎么有这种想法呢....心中纠结,叶清雨偷偷摸摸的看了夜风一眼。入目的是淡然双眼与白哲的侧脸。这家伙好像脸比我都白?该死!没有注意身旁叶清雨复杂的心理活动,夜风向叶定

  • 诛心无痕之呜呜……

    “姐,你醒了?”旁边的妹妹张诗雨看到张子叶醒了,放下了手机,“嗯,我这是在哪里?”张子叶看着天花板。张诗雨拍了一下张子叶的脑袋,“医生说你是劳累过度,打**打久了,休息时间太少,所以累到了,等会爸妈回来啦,你自己去给他们两解释。”小萝莉说完,又继续拿起手机来玩。张子叶听后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等会的措

  • 倾城虐恋勤学苦练

    短短的几个小时过去了,杨过就已经能做到一出手就能抓到一只麻雀的程度了,不过想要一次性抓住三只麻雀还是无法做到。晚饭过后,杨过依然如前一晚那样在寒玉床上度过,小龙女依然睡在了绳子上面。杨过通过系统发现大还丹被身体吸收的进度很慢,连1%都不到,经过系统较为精确的计算,按照当前的内功修炼进度,完全吸收大还

  • 都市全能高手之庙会烟花(10)

    影十三跌跌撞撞地在人群中走着,他的面容已经是惨白至极,被他撞到的过路人骂骂咧咧地看向他,总会被那几乎媲美恶鬼的肤色吓得连忙躲开。周围人太多太多,多得令他原本就不通畅的呼吸更加地凝滞,欢声笑语全都变成了尖锐的利箭刺入他的耳里,耳朵一鼓一鼓疼得脑袋无法清醒思考,他努力睁大眼,竟看到了银白色的光芒掠过,而

  • 重生之郭芙第8章在线阅读

    “咕咕咕……”客房内阿俊的肚子叫的不停。“饿死我了,有没有吃的啊?”人家晚饭也没吃的说,好饿啊……“呵呵……”安妈拿着一大碗的海鲜面出现在门口。“呃……伯母,吓死我了!”阿俊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伯母怎么比我妈还……“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帅哥饿了吧?”安妈把面放在桌子上。“谢谢。”“快点吃吧,不要

  • 无敌的我,加错了群?之口头婚约(8)

    得知冉茵茵不喜欢那么多花后,谢朗就没有再送那么多,一天送一束总行了吧,999朵可能不好捧,还是99朵吧。玫瑰花不错,蓝色妖姬也不错,清新的百合也不错……谢朗犯了选择障碍症,要是都送,那多好。花是少了,但是每次都要本人签收,这破事!冉茵茵真想对送花的妹纸说,亲,你就自己留下来吧,别用那么羡慕的眼神看着

  • 大唐:说真话就变强在线阅读第1章

    2004年9月1日我上大学了,为什么会上大学,让我讲出原因很难,可能只是遵循传统以来的硬规则罢了。上大学就有出路,就有出息,实在不行,还有很好的机遇和运气。何乐而不为呢?那天爸爸坐上回家的火车的时候,他的背有些佝偻,让我感觉岁月有种强迫感。从现在开始我是大人了,离开家,离开爸妈和哥哥,开始学习大人的

  • 星际暴力毛绒绒之进宫赴宴

    萧景瑄笑着拍拍她的肩膀,“你这小子看着怎么这么瘦弱,作为男孩子这样可不行,回去后可得好好补补,好好练武功,以后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敢情他以为自己是个男孩子?尤傲玉无语,看看自己胸前的一马平川,好吧,她还小,呜呜呜可是她好想念现代那具身体的大胸啊。“还有啊,小孩子家家的大晚上的就不用轻易出来了

  • 无限之旅之雷安(2)

    雷安已经在不归森林里转了一个多月了,本来就烦躁的厉害,结果却遇到了几只发情的正在打斗的红皮兽。红皮兽是种比较常见的食草兽,它们体形巨大,力气也相当的大,特别是它们头上还有着一根坚硬的角,一般兽人们碰见都不会一个人上去攻击,当然红皮兽通常也是单独行动的。雷安努力的躲避着几只比较弱小的红皮兽,然后抬起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