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完美宜太妃之V

作者:悄然花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这军营混久了,虽说是不缺男子样了,但却免不了沾了些兵油子气。

宁姜收敛了些,徐娘子才从之前的震惊中缓了过来,她还想说些什么,旁边就传来一个迷惑的声音。

“姐、哥哥?”

只见徐籼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瞧见男装的宁姜,赶快使劲揉了揉眼睛。

得到徐籼意外救场,宁姜心里不禁舒了一口气,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应付徐娘子了,急走了几步,她揉了揉徐籼的头,温声道:“嗯,小籼真聪明,就是哥哥。”

徐籼得到这个回答更是迷惑,不由得往徐娘子那瞧去。

宁姜不等徐娘子给徐籼解释,先发制人,“阿娘先给小弟解释一下,我去打探一下有没有去城里的马车,等下你们先吃早饭,不用等我。”

说完,宁姜便急匆匆地走了。

宁姜运气不错,花了三文钱在路边吃了一份锅贴,顺便就跟摊主打听到了去城里的固定车行。

这个镇叫余口镇,向东二十多里是穗余城,向南七十余里则是禾收城。

宁姜她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穗余城。

穗余城离余口镇很近,所以两地之间的来往比较密切。

从辰时开始,到申时,基本每一个时辰都固定有一趟驴车来往。

宁姜到车行的时候,辰时已经过了大半,她便花了二十文预订了巳时那趟的三个座位。

车行的人跟她说过时不候,最好提前过来。

宁姜并不打算考验这里人的时间观念,预定完座位便往客栈赶。

毕竟客栈离这个车行的距离并不近,相当于一个在小镇的东边,一个在小镇的西边,她可得抓紧时间了。

回到客栈的宁姜,一眼便看见徐娘子牵着徐籼坐在门边往外四处张望。

等看到她,徐娘子眉间的焦急才消了几分,“糯、阿大,你弄好了吗?”

宁姜瞧见旁边客栈掌柜投来的好奇,故意压着嗓子沉稳道:“阿娘,要不是糯糯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们就这么直接过来了。车行我已经订了位置,糯糯还在那等着,我们快些过去吧。”

徐娘子虽不明白宁姜的意思,但也没有拆穿,胡乱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角落示意行李在那。

宁姜很有担当地扛起了大部分的行李,充当起一个家庭里男丁该有的样子。

徐娘子则愣了神,她可是知道闺女只是装成了男子,力气可没变成男子啊,怎么能扛得起?

宁姜压住了徐娘子伸过来的手,心知正在柜台拨弄算盘的掌柜还看着这边,马上有几分大男子主义道:“阿娘你莫要心疼你儿,这点东西对于我就是一些小意思。”

“之前跟着一个行商的大老爷,我可没少扛东西,力气都练出来了。”

说完,她爽快地将四个最大的箩筐挑起,一马当先地走在前列,丝毫看不出有吃力的样子。

瞧热闹的掌柜也有几分惊奇,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十来岁左右的男娃,力气竟然堪比一个成年妇人,等瞧见宁姜的脚步出门时颤了颤,一时明白过来这男娃估计是为了母亲才故意如此,不禁也羡慕起这个农妇儿子的孝顺劲了。

拗不过宁姜的徐娘子只能背起昨天属于女儿的背篓,抱着徐籼跟了过去。

其实对于现在的宁姜而言,这四个大筐还是有些分量的。

她才刚刚进入练气一层,即使经过灵气不断滋养身体,可以增强体质,那也是要在原本的基础上进行增强。

徐糯本就大病初愈,加上原来的身体底子也不是很好,自然是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完全补好。

不过就算如此,现在的宁姜力气也相当于一个成年女子了,之前的腿颤只是她特意装出来的罢了。

去穗余城的驴车是二十文一个人,其中包括随身带的行李,而徐籼只算得上半个,所以三人一共只花了五十文。

宁姜没让徐娘子掏钱,主动把剩余的三十文补上。

她这一路上用的钱都是原主徐糯平时绣花攒下的,也不多,仅仅三百多文,连半两银子都没有达到。

驴车慢悠悠地摇晃着,坐在车上的,除了徐娘子三人,还有另外二男三女。

其中一对是母女,一对是夫妻搭档,剩下的那位男子就是独行侠。

看着行李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土特产,宁姜估摸他们要么是去走亲戚,要么就是在城镇两地做小本生意的。

同时宁姜也发觉了,这个小千界虽说有性别歧视,但对于男女大防却没有那么苛刻。

一般上了年纪的妇人,就可以单独上街自由行动,至于底层的普通百姓,连快要及笄的少女,都可以蒙着一层面纱、身边再跟着一位长辈就能出门。

比如车上的那对母女,女儿身姿窈窕,耳朵边露出的肌肤也十分白皙;而母亲手上则布满厚茧。一看就知道,那女儿是家里为了她未来出阁而特意娇养了几年。

而且之前上车的时候,宁姜就注意到那母亲虽然背着大筐,手上也满满当当地提着另外四个小筐,却只让女儿浅浅地拿着一个小包裹,想是怕重活粗糙了闺女的手。

要是她仍做女子打扮,恐怕过了两年之后,徐娘子也会这样对她。

宁姜瞟了眼被妇人特意隔在人群一边的女儿,心里摇了摇头。

之后要逃避灾荒、等到了新地方还要安家,这一系列事情可容不得家里没个能顶事的男子。

也只盼望眼前这对母女只是去走亲戚吧。

宁姜虽然想了些有的没的,但并没有忘记现在所做的男子打扮,与车上除了徐娘子之外的女性,都保持了一定的有礼距离。

驴车的速度很慢,比一般人走路快不了多少,要不是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恐怕也不会选择这趟车。

几个人挨在一块,尽管相互之间都是陌生人,但也经不住无聊,开始凑堆闲聊起来。

至于宁姜这个明面上的半大小子就有些尴尬了,妇女堆她不能去,男人堆她也不好凑。

没办法,宁姜干脆腆着脸挨到赶车的大爷旁。

赶车的大爷一看就是老手,左手拿着一个葫芦,时不时抿上一口;右手握着赶车鞭,似是而非地挥上那么一鞭。

宁姜细看了一会,注意到那鞭子根本没有抽到驴子的身上,偏偏那偷懒的驴子却像是感受到了驱动,又慢吞吞地继续了拉车。

大爷显然也注意到一直看着他的宁姜,偏着头瞅了眼,笑呵呵道:“怎么小子,想学赶车?”

虽是问了这么一句,大爷却没给宁姜回答的机会。

“那可不行,爷爷的驴你可赶不了哦。等你到了地方,喊家里长辈给你过过瘾吧。”

宁姜笑了笑,握拳冲大爷恭敬地晃了晃,口上道:“大爷不愧是赶车的一把好手,不过小子我没福气,家里除了母亲和小弟,已经是别无亲人,只能在您这过过眼瘾了。”

大爷没想到随口一说触及了小孩的伤心事,不禁动作顿了顿。

但想到之前这小子扛着大部分行李上车的场景,他爽快地将左手的葫芦递到宁姜面前,“来,尝尝。你是个好小子,以后也要成个大丈夫。”

凑到眼前的葫芦口飘出一丝酒气,宁姜眼里恍然,同样豪爽地双手接过葫芦,利落地抿了一大口,又有礼地递了回去。

“多谢大爷的祝福了,小子这也有东西给您试试。”

原本因为宁姜那一大口酒而肉疼的大爷,瞧见宁姜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油包。

这油包里的东西,是镇上有名的点心铺里的招牌,十五文一小包,总共六块。

这是宁姜在回客栈的路上顺便买的,原本是为了防止徐娘子母子没吃早饭。

但显然徐娘子昨晚听进了宁姜的说法,早上也舍了钱点了碗大份的肉沫面条,所以才留了下来。

大爷尝了一块点心,顿时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对于面前的小子好感度“蹭蹭”上升。

“不错不错,这飘香店的点心真是不错。小子,你叫什么呀。”

“小子姓徐,单名一个糯。当初老父在世的时候,就盼望家里孩子都能吃饱,所以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大爷一听这名字,就知道面前这小子家里人口单薄,毕竟一般有家族的人,都会按辈分来取中间字。

他心里可怜,面上却笑呵呵道:“这名字不错,取得好!我们这些人活在世上,不就图个吃饱嘛。来来来,糯小子,往李爷爷这边坐过来,看我怎么赶驴。”

宁姜顺势更靠近了一些。

李大爷坐姿端正了些,“小子,你且听好。往外走叫‘哦’,往里走叫‘里进’,停下叫‘吁’,往前走叫‘走你’;这十里八乡的驴基本上都这么叫,你到时有了驴,要是不放心可以跟卖驴的问上一番……”

“如果套上绳子了,这驴往左边偏,你就扯扯右边的绳;往右边偏了,你就扯下左边的绳。记得鞭子可不能打驴身上,到时候驴受了难反倒不听你说话,你要往地上甩,可越响越好。实在不行,拿着根萝卜吊在驴前面,还怕它不走?”

延伸阅读

欧智意品厨饰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ae08.shtml
欧智意品厨饰是一家集研发、生产、设计、销售为一体的门板加工企业。欧智意品厨饰拥有意大

欣隆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pjyv.shtml
欣隆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咖啡杯、半自动茶具、调味盒/罐/瓶、保鲜盒/保鲜碗、冷热壶、存

欧德巴斯洗车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s2si.shtml
北京欧德巴斯洗车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德巴斯)欧德巴斯洗车设备在全球自动洗车机制

街梯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6326.shtml
JiTi健康鞋于2010年在香港成立,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首创无铭环保皮革制作

典雅炭雕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6bau.shtml
典雅炭雕隶属于长沙典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位于长沙,创始于2006年,而且其吸附力高于

派乐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uglq.shtml
派乐少儿英语加盟派乐少儿英语,用快乐改变英语,用英语成就未来!派乐少儿英语(Parr

AOK奥净洗衣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um25.shtml
AOK奥净洗衣:1、用很少的投资让你真正体会到优良严谨的经营管理模式,国际知名品牌的

凌睿酒店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usds.shtml
凌睿酒店致力于在中国消费升级环境下,寻找商业与生活方式各种结合的可能,打造更多符合美

智能车友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goey.shtml
近几年,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买车成了每个家庭的需求,我国年汽车销量逐年

福禧达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ddfx.shtml
福禧达保健食品以优良的品质、精美的包装,赢得了市场,赢得了客户,产品销量节节高各地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终极一家同人——修罗非天第四章在线阅读

    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树林里清晰地响起,同样的地点。只是……两个妖怪紧紧地追在身后。多一个妖怪意味着多一份危险,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脚下忽然一个趔趄,背上瞬间多了团东西。“猫咪老师?”我惊喜。“你打算去哪?”“还问我去哪?”逃命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对我这杂乱无章的逃法,他甚是无语,“躲到那东西后

  • 大地之皇之温神玉佩

    “嘭”一股气浪自流尘身上涌出,本已凌乱的被褥再一次被掀了起来。“还是不行吗,唉...”流尘叹了口气,抬手擦去额上的汗滴,开始调整体内混乱的灵力。脑海传来阵阵虚弱感,流尘苦笑着摇摇头,“要是神识没受伤就好了。”几天前,流尘自爆肉体保护神识逆乱流而回,还是没能护神识不收伤害,幸好离策灵界距离已经不远,神

  • [综漫主阿松]鬼畜兄长尊为上司徒勤羽

    “啊……那我们岂不是永远都回不去了么?”这个时候的刘心发出了十分失望的感慨,也说出了最后的结局。“那也是不一定的,比如说,当了宫女的话,遇到大赦天下的时候,不就可以离开了么,或者说,二十五岁就离开了,这样也可以回去啊,还有,万一真的当上了娘娘,那不就是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么?”这个时候慕容雅

  • 午阳之京都事端

    三人进了京都,只觉得不愧是天子脚下,繁华热闹得很,一路上摆摊叫卖的街市,都看得他们眼花缭乱,就更不用提这琳琅满目的商铺了。三人到了文思会馆,拿出自己的文书贴,会馆的人给他们安排一间小院;这文思会馆是南明国君上为招待全国各地上京赶考的考生特意设立的,是文官出仕的地方,因此取了“文思”二字,用作会馆的名

  • 论妖菜的十八种料理方式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瞅着离元旦大朝会只剩下三日,林玉彤忽然来到了宁婉婉的出云阁。“姐姐,你要相信我,我和娘亲真的没想过要害姐姐,那人虽是我的表哥,却是族里出了名的败家子,整日在外惹是生非,寻花问柳。族里管不住了,这才想起娘亲在汴都嫁了个好门第,于是,就把表哥给送了过来。原本我们是留着他在府里准备给他找一份差事做做,谁

  • lol:补刀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五节

    把他捆好后,丁香端出一个盆,里面装着黑漆漆的东西,丁香还拿着大勺子在搅和,那东西不禁黑漆漆还粘乎乎的,看着像沥青,却有着浓浓的中药味道。“你想干什么?”唐风警惕的看着她,那么恶心的东西她想拿它干嘛?“对公子有好处的东西,不过过程会有一点点难受。”丁香笑着说,在唐风看来她就是一个带着天使面具,后面却有

  • 死神之佛灭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一)

    东流逝水,叶落纷纷。武魂城位于两大帝国交界之处,而两大帝国对它都没有所属权。最为重要的是,象征着武魂殿最崇高的两座大殿之一,教皇殿就坐落于武魂城之中。这座全新修建的教皇殿,号称是整个斗罗大陆最为宏伟的建筑。而武魂城也正是因为这座新建的教皇殿,而成为了所有魂师的圣地。也是武魂殿给自己设立的如同首都一样

  • 不屈之灵救命之恩

    慕容钧未曾料到,拦下自己马车之人竟会是陈青鸾,他脑中瞬间闪过几个假设,又一一否定,最终还是朗声道:“请姑娘上车来随本王一道回府养伤罢,至于为奴为婢之语切不可再提。”那少年听了欢呼雀跃地跑回那女子身边,将她搀扶过来送上马车,扒在车辕上神色有些尴尬地道:“王爷,我身上太脏,就不上车污您的眼了,您好好照顾

  • 炎阳焚天忽悠典韦

    第八章忽悠典韦“荆州目前没有被战火波及,相比于扬州而言,无疑安全许多。再者最为重要的一点在于水镜先生司马徽!”“噢,司马德操?”听到自己熟悉的名字,诸葛玄已经明白了诸葛均的意思,原来这小子是想向司马德操先生求学,但为了不打断自己的小侄子,他还是挥挥手示意诸葛均继续。看到诸葛玄这个反应,诸葛均知道自己

  • 海贼之死神来了在线阅读白湘施计

    云瑶和司空耀进了凤凰居,看到了和英武居几乎一模一样的场景,自幼在荣华后宫中无忧无虑长大的公主,未曾经历风浪,眼下似乎已经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心爱之人不知所踪,跟随自己多年的贴身婢女也惨遭毒手,担心、惊恐、痛苦全部都涌上心头,顺着眼泪全部留了下来,“桃儿!桃儿!你怎么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