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西幻)大魔王的深夜食谱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魇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夫给熊金平看完病之后留下个药方,收了诊金便走了。然而熊金平却再也没能起来。倒不是说死了,而是瘫了。梁晓才觉着中风的可能性比较大。他一直守在灵堂,也没能去看,这事还是听关彩衣跟他讲他才知道的。关彩衣说熊金平虽然醒了,嘴里也能发声,但“呜啦呜哇”的说点啥也没人能听懂。

这下她再也骂不了关彩衣了,关彩衣倒还真借着这丧事安生不少日子。虽然她要干活,但是自少心里是自在的。

梁晓才就差了一些。灵堂里不用干活,但不能出去活动也挺难受。他做不了仰卧起坐,也做不了俯卧撑,就只能苦中作乐地找点别的方法锻炼身体。他看似半跪着,实则哪个膝盖都没落地,只不过孝服宽大,看不出来而已。

唯一比较搞笑的是熊广山。也不知道这人想什么,时不时就来灵堂看看,搞得梁绕音看他的样子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了。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会装出一副“卑微”的样子,然后就越吸引熊广山的注意力。

这晚,梁晓才继续守灵,熊广山又来了。熊广山说:“小才,你已经连着守了三日了,去休息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

梁晓才心想那敢情好啊!但是他没这么说。他小心地抬头看了熊广山一眼,又把头低下去了:“不用了表……哥。我惦记着霍家婆婆,回去也是睡不着的。还是你去休息吧。”

熊广山知道李顺莲是瞎的,便问:“那你这几日来这,她可有人伺候?”

梁晓才说:“托了邻居家的大娘帮忙照应着。”

熊广山点点头,却也没走。就站在灵堂门口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梁绕音把熊金平伺候睡下了,心里叨叨了一句这还不如死了算了呢,留下她一个她就更有理由常住在表哥家了。想到表哥,她又找到灵堂,见到表哥果然在这,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梁小才!让你守灵你就好好守灵,总找我表哥做什么!”

这会儿是晚上,该走的都已经走了,只有几个自家人,梁绕音便没了白日的忌讳。她本来就看梁晓才不顺眼,现在梁晓才吸引了她表哥的注意力,她就更加看他不顺眼了。

她也没想到三年过去,她表哥仍没对她动心。明明以前挺好的,可是她表哥就是没有娶她的意思。她都快成个老姑娘了。不,她都二十一岁了,就是个老姑娘。要不是因着外面的人都以为她已经嫁了霍严东,她早就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不知多少回了!

梁绕音想想都急得慌,偏梁晓才见了她当即把自己缩到一边,一副不敢违逆的样子,更让她恼了。

熊广山见状说:“他都守了三日了,我不过是过来问问需不需要换一下。小音你本是最该守在这里的人,你不在这,小才帮你守着,你怎的还凶上他了?”

梁绕音不服气:“表哥你怎么这样?我才是你表妹!他不过一个外人,你居然偏帮他。而且你也不想想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谁。”

熊广山最烦她说这话,闻言连声都没再吱,转身便走了。

梁绕音恨恨瞪了梁晓才一眼:“狐媚东西!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跟我表哥在一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喂狗!”

梁晓才心里“呵”一声,连个目光都没回。

本来他只是想让熊金平遭点罪,到时候再另想办法把关彩衣弄出去。但是现在熊金平卧床不起,他倒是省了心。想想,熊金平瘫了没人照顾,家里都是女人,梁绕音又不懂打理生意,熊四海这个舅舅会怎么做?让熊广山娶梁绕音?

想也知道不可能。就算熊四海愿意,熊广山也不会愿意。要愿意也不会时至今日还让梁绕音是个老姑娘了。大约只有梁绕音自己拎不清梁大富到底给她挖了个多大的坑。

不一会儿,外头传来脚步声。梁晓才不转头都知道是关彩衣过来了。关彩衣惦记梁晓才,毕竟这会儿夜里特别冷,可门是一直不能关的。她走到梁晓才旁边,轻拍拍梁晓才的肩,小声说:“要不你去睡会儿,娘来守着。”

梁晓才说:“不用。”

关彩衣这声听着都有点抖,再说梁大富活着的时候就那么凶,死的样子关彩衣又见过,想也知道让她守着这灵堂对她来说会是怎样的煎熬。于是梁晓才说:“不过娘,我还真有件事和您说。”

关彩衣问:“什么事?”

梁晓才往跟前挪挪,叽叽咕咕说上了。

没多久,关彩衣面上带着犹豫,小声问:“这能行么?”

梁晓才说:“试试。”

关彩衣便又回了她的柴房。

又是连着几日相安无事。

梁晓才已经连续为梁大富守灵七日。只要过了今晚没什么问题,明天就可以出殡。

熊金平依然没醒。药每天都喂着,但是真正能喝下去的没几口。主要是梁绕音也没什么耐心,喂着喂着看到药液多半流出去她就不喂了,然后还要怪到别人头上。

“这药你到底是不是按大夫嘱咐的熬的啊?怎么吃这么多了一点用都没有!”梁绕音气哼哼地把药碗摔在茶盘上,瞪着关彩衣,“还不快端走?”

“小姐,今天是少爷头七,按规矩,您怎么也得去灵堂坐一坐。”关彩衣说,“表少爷他们也在那呢。”

“知道了。”梁绕音一想到哥哥的死相,皱了皱眉头。但一想到熊广山在,她便又去了。

两人到灵堂的时候,梁晓才刚好从里面出来,他对关彩衣说:“娘,我有点事跟您商量。”

关彩衣自然说好。梁晓才便拉着她往柴房走。

梁绕音好奇啊,正好又不是很想去灵堂,自然就偷偷跟上了。不一会儿,她站在与柴房仅隔一墙的地方,她听到梁晓才说:“娘,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跟小姐说。我怕说了她不信,可是不说我又觉得不妥。”

关彩衣问:“什么事啊?”

梁晓才说:“我好像听到舅爷和表少爷说这次走的时候不带小姐一块儿走了。夫人病着,他们好像是想要小姐留下来和您一起照顾夫人。或者让她去霍家,然后我回来和您一起照顾夫人。至于生意上则由舅爷安排来的人先来代管,然后等到小姐找到合意的人再把梁家的家业交给他们。”

关彩衣说:“不能吧?不是还有表少爷吗?”

梁晓才说:“表少爷都多大了,如果他愿意娶小姐早都娶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顿了顿:“其实我倒是有办法让小姐还能去舅爷家常住的。但是我怕我说了她又不信。”

关彩衣问:“什么办法?”

梁晓才说:“我继续留在霍家装霍家妻,您也跟着我一起去。这样梁家就只剩下小姐一人能照顾夫人,舅爷肯定不放心。那他们自然就会带着她和夫人一起回去。到时候对外就说小姐一个人在霍家照顾婆婆不容易,所以您去帮忙。至于家里,夫人生病,梁小才一个男孩儿照顾也不便,所以娘家把夫人接走了,顺便带走了梁小才。当然去还是小姐去,以我的名义。只不过这样跟舅爷那边好说,对外也好继续瞒着,您说呢?”

关彩衣说:“好像是不错,可小姐若不信,反倒以为我们想要离开梁家,那多不好,所以我看还是算了,舅爷怎么安排,咱们便按他说的办就是了,在这里好歹有口吃的,有个住的地方。”

梁晓才似有些犹豫,最终说:“也对。那这事只当我没说。”

梁绕音寻思,你们当没说,我可都听到了!但是怎么能确定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说来也是巧了。梁绕音去灵堂的时候,熊家父子俩正说着这事呢。起初熊四海倒是也想亲上加亲,但是梁绕音这个外甥女一来他儿子不喜,二来长时间相处他也觉着有问题。只是碍于妹妹的面子,也没有主动说要送回去。可是现在这情况不同了,再留下去只怕以后更送不出去。

“虽然你姑姑是病着,但家里有关彩衣,应该没什么问题。”熊四海对儿子说,“关彩衣这人是个厚道的,我想还不至于起坏心。再说还有绕音么。”

梁绕音一听,顿时郁闷得不行。可是都说霍严东已经死了,霍家她根本就不想去。河月村那小破地方她一天都住不下去。也别说河月村和霍家了,她这次回自己家都觉得家里挤得不行,哪像熊家,一个大大的庄子里头有荷花池,还有假山和凉亭,玩着一点也不憋屈。这么一比,那自然是选择去熊家。

梁绕音这下连灵堂也不去了,她直接去柴房找了梁晓才和关彩衣,开门见山地说,“梁小才!等明天我哥出殡之后你就去跟我舅舅说,你一个人应付不来霍家那边,所以你要带你娘去帮忙!”

梁晓才略有些迟疑的样子:“这……舅舅会同意么?”

梁绕音说:“不同意你想办法让他同意啊!实在不行就让你娘去说要跟我爹和离!他总不能拉着你们不让走吧?反正我娘病着,只要你们提,我代她同意了!”

梁晓才说:“可是我和我娘身无分文,我们在霍家没法过呀。在这里好歹有口吃的。”

梁绕音瞪:“我给你们十两银子,你们收了这钱,你这个霍家媳妇儿就得一直做到霍家老太太死了为止。不然我就算走了也会想办法回来收拾你们!”

梁晓才心说十两,你丫打发叫花子呢?!他一副为难状:“小姐,要不你就再多给我们点吧。我和我娘什么本事都没有,霍家婆婆还得总有人伺候着。”

梁绕音想了想:“最多二十两。”

梁晓才看了关彩衣一眼:“娘,您看呢?”

关彩衣状似考虑着,片刻后说:“好吧。”

梁晓才说:“那小姐,等你给了我们银子,我娘就去说和离的事。”

梁绕音看看梁晓才,又看看关彩衣,只觉对面这对母子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变化还挺大。然而一想到要去熊家,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咬牙便从柴房离去。

翌日,吹丧队伍到齐,梁晓才跟梁绕音披麻戴孝,听着哀曲,哭着嚎着一路往下葬的地方赶去。那里埋着梁老爷,这下梁老爷也要有个伴了。

梁晓才哭是肯定哭不出来的,就捂着眼睛在那儿干嚎练肺活量。他感觉这是他这一世加上一世干过的最艰难的活,比特么第一次野外生存训练还考验他的耐心。后来嗓子都喊哑了,梁大富才住进地下。

梁绕音倒是比他强点,不过是眼睛肿了。夜里她拿着二十两现银找到柴房,告诉关彩衣:“你们明天一早就去说去。”

关彩衣说:“行。”

娘俩收拾收拾东西,揣好银子,第二天就去见了熊四海。关彩衣提了和离的事,同时也按梁晓才教她的说道:“舅爷,夫人现在卧病在床,小才又要回河月村,若是只留得我和小姐陪着夫人,我们三个妇道人家总归是不安全。不若我和小才一同去河月村,安生度了下半生。至于小姐和夫人,您是小姐的亲舅舅,夫人的亲大哥,想来总是会顾得比我们周全。”

熊四海还能说啥?!他有立场帮梁家办丧事但是他没立场反对关彩衣和离啊!

于是刚谈妥没多久,梁绕音就把婚书找给关彩衣翻出来了。关彩衣在梁家虽过得苦,但名义上是贵妾,是有这东西的,只要到官府去登记一下,以后她就是自由身了。

梁晓才二话不说就去把这事给关彩衣办了,期间因着他“不识字”,熊广山还跟着一起去帮了些忙。等到回梁家的时候,他还买了些东西。然后入了夜,娘俩便把包袱往肩上一扛,换了衣裳,一同赶往河月村!至于梁绕音跟熊金平,爱干嘛干嘛去,跟他们无关!

虽然再度穿回了女装,但是此刻梁晓才的心情那就是一个字:爽!

如果不是旁边有关彩衣跟着,他都要吼一声“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了。

嗯,没吼,但只是他仰望星空,面带笑容。

手里有这二十多两银子,只要省点,用个三两年是绝对不成问题的。而且有了这笔钱,想做点什么小买卖就会变得更加轻松。

关彩衣许是感受到了梁晓才的心情,笑说:“儿子,你很开心?”

梁晓才说:“当然了,娘您不开心么?”

关彩衣说:“开心。娘只要一想到终于可以不用天天想着啥时候能见你一面就开心得想哭。只是霍家婆婆那边,不先跟她知会一声真的好么?”

梁晓才说:“回去再跟她说,如果她觉着不好,我再给您找住处。河月村还有空房呢,反正咱们手里有钱了,找个住处又不难,您安心。”

关彩衣笑笑:“真好。可是你这些主意都是打哪想的?”

往日里她儿子虽不笨,却没这么多心思的。

梁晓才说:“吃的亏多了,自然就会想得多了吧。人嘛,总是要有些改变的。反正开心就好啊。”

关彩衣说:“说的是。”

却说某个镇子上也有人和他们一样,仰望星空,开心!因为上头吩咐的事情办完了,总算可以回家看看老娘和媳妇儿了!

延伸阅读

强盛劳保手套加盟  http://www.4irh2.com/6iqv.shtml
强盛劳保手套隶属于南通强盛劳保手套有限公司,是如东县知名公司,我们以生产加工的方式主

肖氏银匠加盟  http://www.4irh2.com/g2nn.shtml
肖氏银匠简介肖氏银匠(www.yjs925.cn)是一个传承着两百余年宫廷皇家的制银

特力克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4irh2.com/xiip.shtml
特力克汽车用品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生产型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有汽车

雅迪诗加盟  http://www.4irh2.com/df2x.shtml
雅迪诗橱柜主要经营橱柜及板式定制类家具,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安装与售后服务于一

乐佳善优藻油DHA加盟  http://www.4irh2.com/bicg.shtml
乐佳善优隶属于迪拜尔特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创始于2007年,DHA十大品牌

妖姬妈咪加盟  http://www.4irh2.com/a1uv.shtml
妖姬妈咪化妆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组建的化医药营销公司,公司自成立之日起,便注重将国内外

素柏·云酒店加盟  http://www.4irh2.com/uicp.shtml
首旅如家酒店集团是由原首旅酒店集团和如家酒店集团合并后的新集团。首旅与如家的优势互补

佳和欣糖业加盟  http://www.4irh2.com/ady7.shtml
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食品安全问题亟待解决。佳和欣糖业

上吉银饰加盟  http://www.4irh2.com/giqt.shtml
旺凤凰珠宝给您更胜一筹的商机,目前公司所属品牌“上吉”正在旺暴加盟中。传成半个世纪的

BabySmile加盟  http://www.4irh2.com/yt3g.shtml
BabySmile玩具位于中国国内外商贸城--义乌市,生产经销批发芭比娃娃、智能娃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反派追妻路在线阅读第九节

    学霸下巴抵住江月兔柔顺的秀发,眼眸垂下盯着江月兔那双肉乎乎白嫩细滑紧紧抓住她衣袖的手。她这是害怕嘛?何星烺心想到只有江月兔害怕的时候才会紧紧的抓住她,仿佛她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而她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她视若神明的女孩此时此刻只能看见她这个卑微又虔诚的信徒。神明唯一的信徒,失去了信徒的景仰供奉神明就会

  • 繁华桀桀一浮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学校的课程依旧在继续着,金智尹的同桌是个叫许秀贤的女生。长得高高的,内心却很逗比的女生。“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有个S&M家族的练习生?”许秀贤是S&M家族的死忠饭,最爱的组合就是最近他们公司推出的男子组合EXO。对他们简直呈现出痴迷的状态,完全是一副脑残粉的模样。金智尹虽然一直生活在美国,但是对于韩

  • 维系师在线阅读第5章

    两人一前一后,奔了出去。落在了一家宅院的后门。仔细听了听,并没有呼喝声传来。细想下来,应该是大老爷也怕事情败露,惊走了来人也就放弃了追逐。常友虽然是少年郎。多少也跟老顾熬练过几年身子。一通跑下来,倒觉得身子发热还不觉得累。可拉着自己的这个人,明显比自己强多了。借着月光,常友看了半天,竟没发现此人的气

  • 美食征服异世在线阅读第二节

    楚炎将程雅扶到车门口,突然爆出的这一句,直接让班花余倾城和程雅惊呆了。这,特么的,是什么操作?开车的中年司机也诧异回过了头,看着楚炎,眼睛里面露出赞赏,一脸你牛鼻的神情。“有病吧,你是不是喝多了?”余倾城皱起了眉头,俏脸上尽是怒气,但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程雅老师的眼眸闪过羞愤,这是被自己的学生给调戏

  • 影帝的御用群演[穿书]蓝焰宝石

    第一章蓝焰宝石呼吸因为恐惧变得急促。“为什么我都已经了十八岁了,还会怕黑?”此时的李恩慈躲在出租屋的墙角,瑟瑟发抖,心里胡思乱想着。自己也弄不明白怕什么,但就是害怕。出租屋只有十平米左右,一张床便差不多占掉了绝大半的位置。李恩慈在墙角处,将脸埋进了双膝之间,双手抱着头。有些人也许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才怕

  • 归去来兮--杨逍同人国家荣誉感

    4人进入了**,顾破击也戴上了《征途》的头盔,他倒是要看看,让前身痴迷甚至将其当成职业的**到底多有意思。要说《征途》这款**已经运行了十年之久了,**的生命已经到了尾声。过两天,一款全球性的**《除魔》即将发布,征途的装备价值也降为最低谷。“《除魔》后天就要发布了,这两天除了了解一下《除魔》的相关

  • 生存之地那一夜

    “杀人、救人,一字之差,天堂地狱,陆小子别看你吊儿郎当,可心中戾气却实在厚重的紧,想学金火圣功,需得摒弃戾气,回归纯净,不然,定会走火入魔,烈焰焚身。”“可是,可。。。”陆小商心中充满了不安,他没有时间了。。。。。。话说,那一夜陆小商从阁楼跳窗而出,落地打滚,卸去这高空重力,转头奔向黑暗,三名黑衣人

  • 宿敌他欺世盗名在线阅读第4节

    崎岖的山道,一辆马车在路上缓慢行驶。赶车的人正是三师兄商陆。马车内,商陆隐隐听到有声声兽类的怪叫,心里免不得起了疑,“吁……”他将马儿拉停,马车轮子恰好撞在一颗不算小的滚石上,惹得马车重重一颠。商陆掀开布帘朝里瞅时,正见着雪茶的怀里一只小幼豹从她身上脱离开来,撞在了杜衡怀里,杜衡虽不怕幼豹,但从不敢

  • 宿主疯了[快穿]在线阅读第八节

    好疼啊,仅仅只是造成的风压就会把自己弄成重伤吗,放在以前这点伤明明一点都不会被放在眼里,马上就会愈合,果然是最近过得太舒适了吗。泽诺舒张了几次手心,感觉到全身被扎入皮肤表面的碎屑被排出体外,不禁吞入的木屑正在被消化,流失的血液也在慢慢补充回来。被风压卷起四处乱飞的簪子无意间**了泽诺的左眼,滚烫的红

  • 穿成女扮男装的暴君以后要债

    风,轻轻地吹着,吹走了依附在枝条上的柳絮,吹开了千朵万朵的花儿。水,潺潺地流着,淌过小径,带走了尘埃。如同往日一般,鸟儿正在欢快地唧唧叫着,纳兰溪正在生气地指责没办好事情的下人,季雨萱正在愤怒地摔着东西。好一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只不过……“小姐,快起床了,玖儿已经叫了你十次了!”“嗯,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