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美女总裁的未婚夫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坦荡前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傅清嵘擦净她额头的汗水,温柔地安慰道:“别害怕,那只是个梦而已。”

裴姒扭头,蜷缩起身体,将脸埋在膝盖里,“不是梦,都是真的。”

傅清嵘握紧手中的帕子,眉眼郁沉,现在他猜到了。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又不知道具体该说什么,半晌陷入了沉默。

他从小母妃早亡,养在皇后宫里,母妃不受宠,他便也不得父皇喜爱,时日长了,大家也都忘了宫里还有个他。虽然衣食短缺,但也勉强留住性命。

后来他去了夏国做质子,难为这时候父皇能想起他来。

在夏国的日子更不好过,他受过许多屈辱苦楚,腿疾也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他从小亲情友情要什么什么没有,身边连个能说话的猫狗都没有,不过他也不屑要。

但是裴姒不一样,她有疼爱她的父皇母后、兄长嫂嫂,她被捧在心尖尖上长大,他们两人截然不同。

他的父皇死于他手,他的兄弟也都反目成仇,尽毙于他手里,他亲情淡薄,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怎么措辞才能减轻她的痛苦。

沉默在马车里凝滞。

傅清嵘抬头,看着安安静静蜷缩起来的裴姒,她似乎睡着了,但傅清嵘知道没有。昏暗的车厢里,他看见她的肩膀在轻轻抖动,她哭了。

咬紧牙齿,将声音咽进肚里的哭。

“我给你唱首歌谣吧,我记得你以前常常唱的。”

傅清嵘开口唱起来,嗓音低沉柔和,带着吐露的安慰之意。他唱的很好听,柔柔缓缓地响起在裴姒耳边。

裴姒在黑暗里闭着眼,默默地听着。

这首童谣讲的是秋收时节,家家户户的繁忙和喜悦,在夏国流传甚广,大街小巷的孩童都会唱,她也是幼时偷溜出宫,跟别的孩子学的。

她开始学琴以来,再也没有唱过了,傅清嵘竟还记得。

“是夏国的童谣。”

裴姒坐起身,在黑暗里看着傅清嵘,“我许久没听过了。”

傅清嵘缓缓唱完最后一句,眼眸如海深邃。

“我以后天天唱给你听。”

裴姒呐呐开口,“这是孩子唱的,到了周国,你帝王之尊,怎好唱这个?”

傅清嵘笑了,“每个皇帝曾经都是孩子。”

“你还记得么,你曾经送给我一串糖葫芦,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真的很甜,难道做了皇帝,就不能喜欢吃糖葫芦了?”

裴姒抿抿嘴,有点不敢置信,“你是周国的皇子,以前竟没吃过么?”

傅清嵘叹息,“不一样的。”

他伸手撩起窗帘,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你再睡会儿,我们今日晚些赶路。”

傅清嵘起身准备下车,衣袖却被裴姒轻轻拽住了。

他回头看过去,裴姒眼睛红红的,眼里带着探寻,“你对我这么好,仅仅是因为那串糖葫芦?”这太荒唐了,一串糖葫芦而已,就甘愿付出一切。

傅清嵘伸手握住她的手,裴姒僵了一下,又放松下来,默认傅清嵘握着。

傅清嵘收紧手指,感受着裴姒指尖轻颤。

“不是仅仅一串糖葫芦。”

还有更多。

裴姒抬头,两人目光相对,她仿佛受不住傅清嵘眼神般撇过头,“我睡不着了,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傅清嵘应了声好,松开裴姒的手,他手指隐在衣袖下克制地握了握,转身下了马车。

……

沿路并未出什么状况,两人一路到了夏国边境,即使裴姒的通缉令就被士兵拿在手里对来往的人逐个排查,还是在傅清嵘的安排下淡定地出了夏国。

出了夏国,便是周国与之接壤的山川峻岭,周国少平原,从两国边境线往北去,便是多荒漠冰原的北地。

周国与夏国交壤处多山川峡谷,这日马车行驶到一处狭长山谷前停了下来。

傅清嵘扶着裴姒下了马车,只说了句先等等,就看着尹易把一个和他自己身形相近,着装一样的草人固定在车前,然后一拍马臀,马拉着空车驶进了山谷。

傅清嵘静静地看着马车驶出的方向,似乎在等着什么,裴姒只好安静地站在他身边。

片刻后,山谷中竟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裴姒眼睁睁看着远处的山谷不断滚落巨石,尘土漫天,其间传来马匹的悲鸣,又很快没了声音。

一会,尘土散去,傅清嵘挡在裴姒眼前,“别看。”

但晚了。

裴姒眼尖地看见马车碎裂,混着一团团血肉被掩埋在沙石下,远远看去一片血泊。

“这是……有人要杀你。”

裴姒抬头看着傅清嵘,十分惊愕。

前世她从未见过有人刺杀傅清嵘,他质子之身待在夏国八年,弱冠之年才回周国,想来登基之路并不平坦,但她一直以为傅清嵘登基后早已牢牢把控周国,因为她前世所见便是如此。

算算时机,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刚刚被傅清嵘的人找到,而且并未与傅清嵘同行,这一世她提前被找到,又与之同行,才会遇上刺杀。那么前世的这个时候,傅清嵘便是独自遇上的刺杀了。

“斩草未及除根,便是如此。”

傅清嵘淡淡开口,神情平静。

远处山谷里的刺客已经发现了那是一辆空车,于是裹挟着浓重的杀意冲出山谷,成逼近之势。

傅清嵘和裴姒两人站在空地上,身边却只有尹易一人护驾。

前面是峡谷,身后是郁郁葱葱的树林,风吹动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阳光在林间投下一块块光斑,看起来静谧美好。

傅清嵘仍旧没有动,他看着树林,似乎并不打算进入树林躲避。

裴姒意识到了不对劲,“太安静了,竟没有虫鸣鸟叫。”

傅清嵘点点头,闲话家常般笑道:“那是自然,毕竟藏了这么多刺客和暗卫。”

他话音刚落,林中霎时惊飞鸟群阵阵,鸟儿带着戚鸣逃出树林,仓皇地盘旋在天空。

男人的朗笑声响起,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愧是六弟,如此机敏。”

着一身朴素黑袍的男人一边拍着手,一边从林中走出,眼神阴鸷愤恨地瞪着傅清嵘。

傅清嵘却无意与他客套,他扫视了一圈男人带来的刺客,淡淡笑了。

“这便是你如今能拿出的所有人,是准备孤注一掷吗?”

男人表情狰狞地正要说话,尹易曲指放在嘴边,一声哨响,随之而来的便是比先前更多的鸟群被惊起。

着黑衣劲装的暗卫一拨拨从林中出现,带着肃杀沉默地包围男人和刺客。

男人终于有点惊惶起来,“你早就知道了?!”

傅清嵘将裴姒护在身后,嘱咐她一会儿好好躲着不要多看,然后才回头看向惊惶扭曲的男人。

“朕不知道。”

背对着裴姒,傅清嵘露出嗤笑,“但朕知道你一定会来杀朕。”所以他会走这么容易被埋伏的地方。

父皇他果然就教不出聪明的儿子。

“朕?!”

男人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挥手,刺客迅速冲杀过来,显然带着殊死一搏的意味。

“当年你母妃死的时候,就该把你一起弄死!”

裴姒听了这话,看着牢牢护在她身前的傅清嵘,想去看他的表情。

傅清嵘若有所感,回头对她温和一笑,“你若怕,尽管闭上眼睛。”

“你母妃……”

傅清嵘摇摇头,“我幼时母妃便死了,我实在没什么印象。”

裴姒又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傅清嵘手慢慢伸过去,试探着拉起她的手,裴姒没有躲开。

傅清嵘便笑了,“别怕,我定会护住你。”

两方人马厮杀在一起,场面血腥惨烈,裴姒看着不断倒地的尸体,飞溅上天空的鲜血,脸色苍白。

有血汇成小流漫过来,浸湿了她的丝履和脚下的土地,就算刻意不去看,鼻端也都是浓郁的血腥味,耳边是声声厮杀。

她脚下晃了晃,多么像那一天夏国宫破的惨烈,多么像周钟钰领兵冲进周国皇宫的厮杀,一模一样的血腥。

傅清嵘敏锐地察觉到了裴姒的不适,他抬手将裴姒拢进怀里,一手将她的额头抵在自己胸口,挡住她的视线,在她耳边轻柔安慰,“乖,别看,别听,想点其他的事。”然后捂紧了她的耳朵。

裴姒紧闭着眼靠在傅清嵘怀里,她双耳被傅清嵘捂紧,喊杀声瞬间远去,她感受到傅清嵘的胸腔微微震动,是他在说话。

“尹易,加快速度。”

傅清嵘换了新的熏香,深沉浓厚的味道,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苦味和药味,裴姒深深闻了一口,瞬间便驱散了先前浓郁的血腥味。

带着刺客来暗杀的男人眼见自己的人手一个个倒下,而傅清嵘还抱着女子在那里谈情说爱,一时间绝望愤怒齐齐袭上心头,叫他疯狂扭曲了眉目,悍不畏死地趁乱冲了过来。

裴姒眼前一花脱离了傅清嵘怀抱,便见傅清嵘手持软剑与男人缠斗在了一起。

但傅清嵘身有腿疾,十二岁前在周国皇宫被人遗忘,夏国八年忍辱负重的质子生活,弱冠后回国短短三年登基为帝,他从未正经学过武艺,而男人从小便被父皇悉心教导,是以片刻傅清嵘就开始处于下风。

但他还是努力护在裴姒面前,唯恐伤她半分。

男人哈哈大笑,疯狂快意,“原来六弟也是个性情中人,那我便送你们去黄泉路上做对苦命鸳鸯吧。”

砰的一声,男人手里的剑被挑飞,傅清嵘眸中掀起怒海波涛,拼着自己被刺中要害的危险,一把挑飞了男人的剑。

他正要乘胜一剑刺中男人心脏,却眼见那把剑被挑飞之后凌空飞向了裴姒。

傅清嵘目眦欲裂,纵身飞扑过去挡在裴姒身前。

那一刹那,仿佛时光迟滞,傅清嵘能看到剑飞来时闪烁的寒光,甚至从剑刃反光上看到了身后裴姒瞪大的双眼,满满的不可置信。

傅清嵘下意识偏了下身子,原本该插进他肩膀的剑,狠狠扎进了他的胸口。

“噗嗤——”

利器刺进皮肉的声音响起,傅清嵘闷哼一声,摔落在地。

延伸阅读

幼国婴童用品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s51q.shtml
幼国婴童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幼国-婴童购物的天堂香港幼国婴童用品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

实田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sil.shtml
一直以来,实田都以实际行动回馈客户,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专业、多样化、体贴便捷的汽车服务

勤誉清洁设备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at9n.shtml
上海勤誉实业有限公司致力各种工业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为客户提供清洁难题的全套解决

伊卡珠宝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b101.shtml
伊卡珠宝招商_伊卡珠宝连锁_伊卡珠宝加盟费_公司简介伊卡银饰品牌主要以k-silve

瓦库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6kfh.shtml
瓦库自2005年在西安问世以来,历经八年荏苒时光的吹拂,她由体现设计师灵光智慧暴闪的

EWASP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ys0d.shtml
EWASP电动车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EWASP电动车总部“诚信为先,合

格美电器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snej.shtml
格美反渗透净水器过滤六价铬,放心使用健康安全水水中的六价铬很容易被人体吸收,六价铬超

明盛汽车零部件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pien.shtml
常州眀盛汽车少部件有限公司经营理念:诚信为本,服务至上,精进卓越,亲和共生。质量理念

启程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xzle.shtml
启程钻石贴画总部是亚克力贴、纹身贴、指甲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个体经营公司总部设在浙江温

亿尔明加盟  http://www.lesmontsdarree.com/62zm.shtml
郑州亿尔明视力健康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优美的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交通便利,是集视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仙的咖啡厅在线阅读第4章

    干父听我说起童年往事,自道已开天眼,不由得哑然失笑。见我实在是肤浅可乐,只得耐心地打开了话匣子。凡九窍者皆可修仙,哪九窍?黄帝内经有记载:眼耳鼻口七窍,下体前后代谢之门两窍。是以众生灵中,有欲脱六道轮回得了去生死玄机的修行者,都依此基础固本培元,采阴补阳,调和离龙坎虎,内修神识,外辅丹草。九窍中,唯

  • 神话之我不是易小川第七章

    从那日之后,余声每天雷打不动地接送倩妮上下学。虽说倩妮不喜与别人交流过多,余声也说过只是保护她的安全,不跟她说话,不打扰她,但毕竟都只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哪有什么一定之规,哪有什么绝对怎样,一来二往两人也熟络了许多。不仅如此,由于胖子、大头两个好哥们儿时常来找余声,倩妮也认识了他们两个,虽不是非常熟络

  • 洪荒之史上最强貂蝉之不速之客上门来

    洪荒广大,东西方之间相距甚远,许多修士可能从出生起就没去过洪荒大地的另一边,所以语言上有些差异也是正常。东方修士强势,便以自己为正统,称西方修士的一些本地词汇为梵语。“禅”这个词就是地道的梵语,意为“定”。所以当准提口中说出“禅定”这个词的时候,接引的面色就变得格外古怪,因为这在他耳中意思是“定定”

  • 轮回玩家:我有外挂这个世界名为荒

    一双沉重的脚镣锁在楚一凡的脚上,严重的束缚住了他的行动,距离他被下蛊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里他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每天早早起chuang去劈柴火,然后去挑水冲刷茅厕。在这苦日子里唯一能够安慰他的是欧阳雪儿每天都会花两个小时来教他这个世界的语言,三个月过去了,楚一凡已经大概的了解了这个陌生

  • 网游天启之神级刺客之取得信任(求鲜花求收藏)

    白羽可不会眼睁睁看着游坦之面临崩溃,所以他适时解释了一句:“其实吕素所在的世界,并不是《史记》中所记载的那个时代,而是一个与之类似的时空,那里面的历史发展大方向跟《史记》上描述的差不多,但是细节之处却是迥异。所以,游坦之你记得的历史知识没有错,但吕素又的确是吕公之女,这并不冲突,因为那原本就是两个不

  • [综主刀剑]我在本丸当御主分房

    半夜四点半,苏意然迷迷糊糊地起床上了个洗手间。回来重新爬上床,他突然模糊地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被困意所混沌的脑子还不清醒,他的手下意识地往被窝旁边摸过去,却摸了个空。苏意然清醒了一些,疑惑地打开了灯,旁边的床上空空如也,廷哥呢?刚才上洗手间,好像也没看到廷哥人啊?他坐起来,看了下闹钟,现在才四点

  • 人生赢家的正确崛起方式[综武侠]第2章在线阅读

    华灯已灭,夜阑滋露。文风此刻正在干什么呢?他是否已经开始了他宏图霸业的第一步?很显然,并没有。他还在垃圾堆里躺着。原本因为YY而满脸潮红的文风此刻已经萎缩得不**形。此前或是因为刚刚穿越,灵魂与肉身并没有彻底融合,文风对身上的痛觉不甚敏感,但随着自己与肉身的结合愈来愈深入,文风越发感觉到极度的虚弱与

  • 华神系统化成神鹿哥脑袋瓦特了!(一)

    ——————同时,在SM公司内。舞蹈练习室黎,有十二个人正在练舞。他们相互间都很有默契,乐感也都很强,每一个音符都准确地踩在点上。一声开门声打破了这里的节奏。林炫均拿着几张单子推门而入,大家都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全围上来。只有几只好奇的宝宝,围住林炫均。朴灿烈露出一齿白牙,问道:“哥,这次又有什么任务

  • 无上仙庭在线阅读出发!

    与修道不同,修佛共分为四大境界,石佛,铜佛,金佛以及玉佛。当召唤出的佛像突破百丈之时便可从一个境界进阶到更高一层,望着身后只有拳头大小的佛像楚简只能苦笑一声。时间一晃又过去了数月,虽说佛像并没有增长但是楚简的肉体已经变得极为强横,此刻的他徒手与一些妖兽肉搏也丝毫不落下风。但很快肉体变强的速度也缓慢了

  • 花照云雁归第一章

    “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圣哲学院是什么龙潭虎穴吗,隔三差五就让人欺负,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姐跟同学好好相处吗?”沐惟正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顾沐曦曦大病初愈的虚弱,一个劲的吐槽宣泄,就这么一个端不上台面的东西,也配当公司的继承人,可恶!“父亲,您别责怪妹妹了,都怪我太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