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天狂尊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豆皮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李九洋的声音不大,但是无论是绿毛还是他两个同伴都不由得一颤,丫的,这货什么来头,竟然这么狠?

“当然了,我说的你们可能不信。嗯,随时可以试试。”李九洋捡起绿毛掉在地上的短刀,用刀背拍了拍绿毛的脸:“那个90后的小妞留下,你们都滚。”

李九洋退后,绿毛的两个同伴这才上前扶起绿毛,夹着尾巴退到了幸福旅社的门口。

感觉李九洋追不上,绿毛这才恢复了嚣张的本性,不过他可没敢再骂林哺心:“小子,你TM有种!今天这事儿肯定是没完,是你爹妈生的,敢不敢告诉老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有什么不敢?”李九洋脸上带着笑容,淡淡的道:“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哥是李、九、洋!”

“行,行,李九洋,老子记住了!”绿毛一脚踢翻了幸福旅社门口的招牌,然后上了电动车,急匆匆地离开。

“九洋,刚才楼下吵什么吵?”绿毛等人刚离开,楼梯上就传来林哺心的声音。

李九洋回头,刚刚洗完澡的林哺心头上包着一条毛巾,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她身上只穿了一条白色的睡裙,胸前没有任何束缚的高耸很有节奏地颤抖,似乎要从领口蹦出来一般。

那睡裙虽然不算暴露,可也只覆盖到了膝盖上方,林哺心双腿摆动,摇曳间甚至能隐约看见那裙底的风光。

“臭犊子,不许看!”感觉到李九洋色眯眯的目光,林哺心也意识到了不妥,一手拽着裙角防止走光,薄怒哼道。

“嘿,姐,你真**。”李九洋对付绿毛时候的那股戾气瞬间消失,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林哺心看到沙发上躺着的醉酒女,皱眉道。

“黑狼帮没事找事,被我吓跑了。”李九洋混不当回事,一边手脚麻利地将绿毛的牙齿和鲜血擦干净,一边轻描淡写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彪呼呼的道:“嘿,姐,你觉得刚才咱是不是很威风?是不是有种以身相许的冲动?”

林哺心愣住了,然后脸色煞白,颓然地坐在凳子上:“相许……你妹啊!九洋,你惹麻烦了!黑狼帮在大学城附近横行霸道,据说手上还有人命案子……哎,不行不行,你快点走!”

林哺心打开钱柜,一股脑的将里面的百元大钞全拿了出来:“姐这就这么点现金,你先离开福州!等安顿下来给姐个卡号,我再给你转账过去,快点,快点!”

说着,林哺心把大把的钞票塞到李九洋手里,催促道。

“我走了,你咋办?”李九洋把钱拿在手里,问道。

“姐没事。”林哺心眉眼低垂,咬牙道:“和你说吧,那个黑狼对我一直有想法,八成今天故意派人示威来了。等你走了我去和他说道说道,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姐被他糟蹋几回,肯定没事。”

“我勒个擦,被他糟蹋,那还不如便宜我呢。”李九洋把钱放在吧台上。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林哺心瞪了李九洋一眼:“滚蛋,赶紧!”

“姐,你也知道我身世。从小就是个孤儿,现在走了,你让我去哪儿?”李九洋大大咧咧地坐在凳子上,一副爱咋咋地的表情。

“你脑袋没病吧?天大地大,你一个大小伙子哪里不能去?还非得在姐这棵树上吊死?告诉你,得罪黑狼帮,你留在这就是死路一条!”林哺心着急地恐吓。

“嘿,姐啊,你还不了解咱这人?”李九洋眨了眨眼睛:“你以后不要说我脑子有病,脑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须有个脑子。可惜,咱没有。”

“你……”林哺心浑身无力,这货,太TM二了。不过,虽然恼怒李九洋此时的固执,但是他因为绿毛辱骂自己就大打出手,而且事后选择坚定留下,还是让林哺心有些感动:“九洋,姐知道你好心。可是你真不了解黑狼帮,不了解黑道!他们不是人,是一群禽兽!”

“啊……那和我有些差别。”李九洋点头道:“一般情况下,我面对美女,脱了衣服的时候才是禽兽。”

“那现在呢?”林哺心没好气地问道。

“嘿,现在我是衣冠禽兽!”李九洋没心没肺地笑笑,指了指那醉酒的妹纸,道:“别说今天咱们确实客满,就算有房间,我也不能让他们进来啊。看那妹纸的穿着打扮,虽然不检点,但好端端地,也不能被狗糟蹋。”

“滥好人。”林哺心叹口气:“咱们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平时自身都难保,还学别人见义勇为?算了,你真不走?”

“死都不走。”

“不走也行,你那双贼眼珠子别盯着她的胸看,去拿条毯子,倒点水放她旁边。”林哺心毕竟心地善良,有些心疼的道:“这小丫头,太不知道自爱。”

把那醉酒的妹纸安顿好,李九洋拽过一把椅子,看着林哺心的眼睛:“姐,这旅社我看真不要开了。收费低赚不了多少钱,学生团体又敏感,再加上黑道时不时来找事,你就不觉得烦?”

“烦还能咋?”林哺心咬着嘴唇:“都和你说了,我没学历没本事,你让我去干啥?去酒店做小妹?”

“姐以后是注定要叱咤福州的风云人物,哪个酒店吃了熊心豹胆敢让你做小妹?”李九洋眨眼道:“这年头,当老板不需要学历,也不需要本事。姐,咱把目光放长远点,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啊。”

“做啥?”见李九洋似乎胸有成竹,林哺心下意识的问道。

“做那个。”李九洋又指了指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海报,高深莫测。

“九洋——”

“姐,你先别着急反驳,听我说。”李九洋打断林哺心的话,道:“烽火江山这款**是九州集团开发,明晚八点就正式开服。九州集团知道吧?现在是全世界虚拟竞技的龙头老大,人家根本就不差钱。”

“据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在上一款**江山美人当中,有至少50W玩家年收入百万以上,有100W玩家年收入十万以上,最不济的是那些兼职的生活玩家,每个月收入至少也在三四千之间。”

李九洋滔滔不绝的道:“而且你得知道,现在九州集团可是中国区完全控股,人家敛财的重心主要在国外,对国内玩家相当宽泛。甚至集团内部还提出口号,说要让所有虚拟玩家的收入再翻一翻!看看,这是多大的手笔?”

林哺心没有说话,李九洋继续吐沫横飞:“行,就算郁望的经历具有不可复制性,可你去官网或者5173这种虚拟交易平台上看看,后期江山美人中随随便便一件高级装备就能卖到几百上千万!你开旅社一年能赚这么多?”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咱们前期一分钱不赚,后期搞到几件装备,最少、最少也得卖几十万吧?这叫什么?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李九洋蛊惑道:“最关键的,以后咱们不用做这种缺德生意,心理上也没负担啊。咋样,姐,咱们搞一下不?”

“搞你妹,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林哺心心不在焉地哼道。

“我去,姐,这次我的意思是搞**,不是搞你!”李九洋吐血。

“哦。”林哺心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看着李九洋道:“九洋,你真不走?”

“我擦,姐,你思维跳跃敢不敢不要这么大?”李九洋睁大了眼珠子:“咱们说**呢,你咋又扯到了这事儿上?”

“那行,不走就留下。”林哺心似乎也下定了决心:“你是孤儿,姐也是孤儿,大不了咱就一起被黑狼帮杀死,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儿!”

“黑狼帮?狗屁。”李九洋吐槽了一句,随后又满是期待的道:“姐,你想啊,反正接下去学生放暑假,咱们肯定没生意。趁着这俩月咱专心做职业玩家,万一赚钱了呢?就算没赚,权当咱也放暑假了,学生开学的时候再把旅社开起来,这段时间损失的营业额,从我工资扣,成不?”

李九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哺心有些不忍,但还是开口道:“九洋,我觉得你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她用手托着香腮:“我就只会开房记账,别的什么都不懂,怎么做职业玩家?”

“你是老板,老板不需要懂,都交给我就行!”李九洋见林哺心似有意动,飞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道:“你看吧,我早就做好规划了呢!咱幸福旅社底子薄,前期我们就以升级、学习生活技能敛财为主,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运气好的话抢先建立帮会,到时候**内招收玩家,现实里虚拟工作室也进入正规化运营。后期江山烽火会开通职业联赛,那时候候你就是咱们‘幸福俱乐部’的老板!想想吧,带着一大群虚拟高手横扫三界宇内,纵横六合八荒,是不是相当牛叉?”

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幸福俱乐部的发展规划,林哺心拗不过李九洋,叹气道:“那你说吧,成立工作室要多少钱?姐在这开了三年旅社,去掉开销,一共就二十几万存款,够不?”

“嘿,姐果然是富婆啊!”林哺心把自己有多少积蓄都说出来了,这也算推心置腹了,李九洋松口气笑道:“用不了那么多,前期咱们一步步来,有个三千两千就够了。”

*****

“朝阳,安心的去吧。姐一定会风风光光、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我发誓。”

这里的“姐”,指的林哺心。

延伸阅读

全城热恋饰品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sw7e.shtml
全城热恋集聚卓绝、创意流行,主要消费群锁定为14-28岁的潮男靓女,经营内容以女孩饰

澳卡斯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a042.shtml
1911年,美国澳卡斯国内外集团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成立,是国内外研发和生产燃气、

圣医坊养生馆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inf.shtml
圣医坊养生驻颜健康管理会所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一品恒生下属直营健康养生会所,从业人员都是

瑞国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pgfa.shtml
南京瑞国机电有限公司镀膜工业技术分公司,座落于高新技术开发区、高新科技产业园—南京江

一品净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g6yn.shtml
唐山市一品净日化厂始建于1999年8月,专职研发生产洗洁精、洗衣液、家居清洁剂等民用

银鑫珠宝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sk49.shtml
绥化市银鑫珠宝行成立于1994年5月18日,主要经营黄金、白金、钻石、K金、银饰、珍

隆利兴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nlhv.shtml
隆利兴环保材料,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合法企业以经营主营涂料橡

阿波罗棍球少儿教育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uwj6.shtml
阿波罗棍球少儿教育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努力向幼儿园老师们学习。我们是中国Zui早一批从

靖婷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a9x3.shtml
工厂位于浙江义乌,搪胶、塑胶产品主要以OEM为主,同时为客户提供产品协助开发,本公司

净能五味泉加盟  http://www.mancookin.com/nv0o.shtml
企业简介节能在健康饮用水的范畴,净能引进国内外的制水技术,开发推广具有补钙,排毒,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都市开始创群之老子是大公,扇你没商量(求鲜花评价票)

    真硬刚。威斯坦还真不敢。没人承担的起逼反一位大公的罪名。“请问殿下,为何擅杀我骑士团骑士,我们可是隶属阿道夫大公黄金狮子团!”要塞的大门洞开,威斯坦来势汹汹的样子。他看着林惊羽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听闻林氏新任大公是个废材,但是刚刚那一箭射杀的可是个四阶的大骑士!林惊羽下了白马,点点自己胸口的纹章,“

  • 我的系统能挂机之地府高层?

    “闫旭!”随着炸雷般的响声,闫旭睁开了双眼,看到这是在一个大殿,大殿中央一个宏伟无比的案桌,案桌后有一个几层楼高,络腮胡男子,带着判官冒,一脸威严样,手拿判官笔。闫旭自己被铁链绑着,左边牛头人,右边马头人。“闫旭生无大过,与世无害,对父母还算孝敬,判入”判官正说着“好了,此人交于我,你继续工作”一个

  • 弹指问天运气

    听到赵海燕的这番话后,何超群心里也踏实不少。至少他能感觉到,无论是赵海燕还是苏清涵,都不信任胡杨。何超群理了理衣服,轻轻咳嗽两声,一副要说出内幕的样子,“阿姨,清涵,昨天的事情我一直没机会告诉你们,其实昨天那个病人的治疗方法,是我一个医生朋友提出来的。”“只不过这个方案很冒险,成功率很低,没人敢尝试

  • 都市之狗仔大明星之素白僧衣(6)

    清晨,小区外的街道,格外的热闹,各种小商贩,铺着地摊,贩卖着各种物品。城市之中,也只有像苏沐白他们,这种近乎郊区的小区附近,能见到他们的身影。脚步轻盈,人不沾身。苏沐白在拥挤的人群之中,走的格外惬意。【清尘步(初窥门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清尘步》为佛家武学中的身法

  • 我在手游疯狂刷钱在线阅读第七章

    “谢谢你!既然现在一切都清楚了,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再需要问你的;李先生,事不宜迟;你还是赶快送我去时空幻界吧,哥哥一个人在时空幻界那么长时间;我真的很担心他。”紫冰说道。李先生:“你可不是担心沧龙一个在时空幻界,而是迫不及待急着赶去时空幻界见他吧。”紫冰:“你既然都明白我的心思,那还不快送我去时空幻界

  • 乱世之女在线阅读第2节

    小雨才开始停歇,身为景国的都城燕京,就已经展现出了它繁华的一面。行人依然有匆忙,但是临街的酒楼小铺已经将那已经掩盖尽半个月的那扇门打了开来,平民也在这还有些寒意的春天里摆开了小摊。万物皆有阴阳之分,最强烈地阳光底下依然有影子地存在。再光明地地方也有着阴暗地一面。燕京都城地繁华背后藏着臭名昭著地帮派,

  • 花开两不义在线阅读第八章

    “咚咚咚……”服部听闻另一个武士赶过来的声音,快速放了一个迷烟,欲让在场的各位手无缚鸡之力。接着服部使用□□术(说白了就是速度过快使人的感觉还停留在上一秒的身影)窜到手脚并无太多力气的武士附近,反手又是几个手里剑,不过这回是近战砍过去。不要命了!杨言笙把自己的轻功发挥到最快的速度,她死命的咬着牙。连

  • 天道终结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前头正心塞的简然,突然听到靳付年的名字,踮起脚尖,伸手够着民警的手机,“是我的电话,快让我接,快让我接!”民警刚把手机从耳旁拿下,简然立马拿走,“付年是我,刚刚是困我的那个警察,我不是没手机嘛,我先前借了他的手机……那个,你要来接我回去,是吧,是吧,是吧!”“啊,地址,派出所呀!什么派出所?”简然

  • 非我第六章

    “学长,来参加我们话剧的表演吗,真的,这个剧本简直就是为了写的啊,我招人的时候都没有招男主角的,只有你最合适了。”一大早的时候,叶子文就被外面那群话剧社的人叫出去,在那里给叶子文做思想教育。尤夏手里转这笔,看着外面。“我会考虑的,这件事对我来说有兴趣,很荣幸你们能这么想,谢谢你们了。”“太好了!”众

  • 九殿下请更衣重见

    那一天的早上,佐为边做着糖果边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应该陪他下棋的局数,而我则一边不住的偷吃,一边胡乱的点头敷衍着他,突然间,佐为转移话题问我:“小风,今天冬狮郎怎么没有来找你出去玩,也没有来吃西瓜,好奇怪呐!”我一愣,然后继续偷吃着回答:“有什么好奇怪的,院子里成熟的西瓜都被他昨天吃光了!而且,昨天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