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请在天堂等我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GQQ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六是作业日,是陆清明自己定的,既然打算和迟绛在一起,如果只是想要享受恋爱不付出点什么的话迟早会玩完。

陆清明回家吃完饭就开始写卷子,写完还对答案,不懂的地方标出来。等到陆母进来开灯的时候,陆清明还埋着头在算数学题。

“怎么不开灯,天都这么暗了。”

陆清明写题头都大了,笑着说道:“我忘记了。”

陆母心疼他家儿子,也不忍责备,只是说了声,“快出来吃饭。”

“嗯,等我算完这题。”陆清明仍旧没有放下笔。

陆母直接将陆清明的笔拿开,“吃饭再写,不急于一时。”

陆清明只得无奈的跟着陆母去吃饭。

一桌好菜,但是陆清明也只是赶忙吃了两碗饭,丢下碗筷就进了房间。

——喜欢你,快睡。

陆清明将这句话又看了一遍,获得了无上的勇气,然后继续自己的试卷之旅。

星期天,今天星期天,陆清明眼睛一睁开,就起了床,刷牙洗脸之后,就是迟绛。但是硬是被陆母拉着吃了一碗肉丝面才肯放出门。

“迟绛。”

迟绛打开门,看到的就是陆清明大大的笑脸。

“阿姨叔叔呢?”陆清明还打算用最好的面貌来应对迟绛的父母。

没想到迟绛却说道:“我爸妈出去约会了。”

陆清明一听这话的瞬间就抱住了迟绛,“迟绛,我好想抱你啊。”像是个小孩,抱住就不松手,放开就要呜呜大哭。

迟绛回应了这个拥抱。

温暖的拥抱,黏黏糊糊的亲吻。

然后两个人坐在迟绛房间,陆清明靠在迟绛身上看迟绛打**,然后思绪一点点的发散,很快就睡着了。

等陆清明睡着了,迟绛放下手中的**机,一只手小心托着陆清明的后脑勺,一只手搂着陆清明的腰,把他抱到了床上。

陆清明睡得很香,迟绛弯下腰轻轻吻了吻陆清明的唇,陆清明没有醒。

睡到下午三四点陆清明才睁开眼睛,窗帘是拉下来的,门窗紧闭,室内很暗,迟绛不在,像极了迟绛不在的那个世界。

陆清明慌忙起身,没站稳直接从床上跌落下来,发出“砰”的一声响,膝盖被重重的嗑在地板上。陆清明眼里含着泪水,他拼命爬起来,一脸惊慌失措,然后房门被打开了,迟绛出现在了门口,陆清明扑了上去,努力忍耐才不至于放声大哭。

“怎么呢,怎么呢?”迟绛抱着陆清明,用力拍着他的后背。

陆清明不肯说出原因,只是问道:“你刚刚做什么呢,为什么不在?”

迟绛温柔的替陆清明擦眼泪,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是眼泪仍旧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你怎么这么爱哭啊,我刚刚去烤了蛋糕,你不是喜欢吃蛋糕吗?”

陆清明牢牢的拉着迟绛,不肯松懈一丝一毫,他将脸埋到迟绛的肩膀,有种逃脱升天的虚脱感。

“草莓芝士蛋糕?”陆清明看到蛋糕,又变得活力十足起来。

迟绛笑着点头,他没有选择问陆清明什么。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难过,那么脆弱。

陆清明虽然很想吃光一整个,但是胃口却只有那么大,只得放弃。

“迟绛,好好吃。”陆清明嘴角还有奶油,迟绛将之舔干净,陆清明手便紧紧的拉着迟绛,像是怕迷路的小孩。

“昨天放学是出了什么事吗?”迟绛这才有空闲提起昨天的事情。

陆清明想起胡琼,不知道怎么说,“我们班有个女孩子被几个女生欺负了,我就多管了一下闲事。”

“哦。”

迟绛将蛋糕包好放进冰箱,陆清明坐在餐桌旁边托着腮很苦恼,“为什么大家这么闲啊,明明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啊。”

听到陆清明这么说,迟绛笑了一下,“八十五名,加油啊。”

陆清明被迟绛提起伤心事,“你等着我来逆袭。”

迟绛很温柔,“嗯,我等着。”

太阳在慢慢的沉下去,黑暗慢慢来临,陆清明在将暗未暗中站起身去亲吻迟绛。这个吻很轻柔很缓慢,就好像是在交换气息。

是连黑暗和寒夜都变得温暖起来的一个吻。

虽然接下来的还是晚自习。

陆清明很瘦,虽然穿着黑色的厚重棉服,但是看起来仍旧是高高瘦瘦的,专注面前的习题的时候会不太注意到旁边的动静。

教室里面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埋头学习,教室里面坐满了人但是却显得非常安静,只能听到笔尖在纸上沙沙的声音。

陆清明也埋着头写试卷,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胡琼站在他课桌旁边。

“你能不能出来一下?”胡琼看起来很平静。

陆清明放下了笔跟着胡琼出去。

两个人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楼梯那里。

胡琼的话来得很快。

“我呢,喜欢程子恒,但是我奶奶捡垃圾,我妈妈是清洁工,所以那几个人老说我臭,根本不臭好不好,我可爱干净了。”胡琼说着这些话,看起来委屈又难受,“所以我要转学了,毕竟我成绩好,转学还比较容易,不用花太多钱。”

陆清明有点懵,“那祝你前途似锦。”

胡琼看起来有点好笑,“你都不安慰一下被欺负的同学吗?”

陆清明只得努力的想着言辞,“不用计较,正所谓鸿鹄安知燕雀之志,我祝你……”

“算了,你别安慰了。”胡琼打断陆清明的话,很认真的说道:“谢谢你,其实我早就打算转学了,但还是谢谢你。”

陆清明一头雾水的被人道谢,“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胡琼却说道:“如果你安慰我的时候一脸什么都知道的怜悯样子我肯定会很不爽,不过看你这样,忽然觉得我为什么要和那些垃圾计较。也许十年后我可以不在意,可以不在乎。”

提到十年后,陆清明终于才找到话题,“你十年后如果过得很好,你会发现那些人什么都不是。”

胡琼笑了一下,接近于苦笑,“但是我现在做不到。祝你考个好大学吧。”

陆清明点头,“谢谢你,也祝你前途似锦。”

很客气也很真诚,但是正因为这种客气和真诚有了一种治愈感。没有谁能了解谁,被欺负也好,逞强也好,很害怕别人说为什么不反抗不努力,不能解决的话只能暂时躲避,只是被言语欺凌而已,受到伤害的反而要被指责为什么不反抗,等陆清明走远,胡琼终于哭出了声。

“胡琼找你干嘛?”旁边的梅羽很好奇。

陆清明才不会和人在背后讨论他人,“写卷子了啊。”

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始传陆清明和胡琼之间的事情,说是他俩在谈恋爱。

陆清明自然是当做没有这回事,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的时候还一头雾水。

“你和胡琼是什么情况?”班主任很直接。

陆清明想了一下,“说过两次话,同学关系。老师,我历史卷子还没写完,您有什么话就快点问吧。”

“听说你们在谈恋爱?”班主任很谨慎的问出这句话。

陆清明摇头,“真的没有,老师。”

陆清明很真诚,班主任也点头,“那你回去做试卷吧。”

陆清明回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叫走了胡琼。

胡琼过了好一会儿才进教室,眼泪都哭红了。陆清明看了一眼,没再看下去,而是继续自己的历史试卷。

过了几天,有天晚自习的时候胡琼的家长过来收拾了东西,胡琼就走了。陆清明眼睛都没往那边看,而是写自己的题目。

胡琼上了车,看着在前排的爸爸妈妈,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是陆清明发的信息:今天很难熬,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祝前途似锦。

新的一天下了雪,雪花落下的时候,陆清明打了个寒颤。食堂的饭菜是越来越难吃,陆清明想吃泡面但是迟绛不许,陆清明看着越飘越大的雪花跟上迟绛的步伐,“迟绛,迟绛,我们下午下课之后打雪仗吧。”

迟绛伸手把陆清明的围巾系紧,很坚决的拒绝,“不可以。”

“为什么?”

迟绛摸了摸陆清明的额头,“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咳嗽。”

“肯定没有啊。”陆清明当场否认,然后开始咳嗽。迟绛冷着一张脸看着陆清明,陆清明讨好的对迟绛笑。

“记得喝我给你的梨子水。”梨子水用保温杯装着,还留有余温,是早上迟绛给陆清明的。

陆清明点头,“我上午喝了一口,好好喝啊。”说话的声音还带有鼻音,迟绛有点担心。

虽然喝完了梨子水,但是陆清明总感觉头重重的,看东西的时候都有重影,想着忍耐到放学,便什么都没说,完全不知道自己脸色白得像个鬼。

梅羽发现不对劲,叫了陆清明一声,但是陆清明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然后直接倒了下去,头嗑在课桌上重重的一响。

陆清明醒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洁白的天花板,挂着的吊瓶,手上还插着针。陆母正坐在床旁边,用手摸了摸陆清明的脑袋,又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

“这孩子,都烧糊涂了,生病了怎么不知道说啊。”陆母絮絮叨叨的,“等挂完水,我就带你回去,我们请天假。”

陆清明有气无力,“不要,请假要掉好多课。”

陆母要不是看陆清明在打针,真的很想打他,“身体重要还是学习重要?”

陆清明把头埋在被子里,“学习重要。”

陆母简直又好气又好笑,“你个傻货,我是你妈,我说了算。”

陆清明就被他妈强制性的拖回去了,陆母开车倒是很稳,陆清明坐在后座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想着要给迟绛发条短信,虽然挣扎着但是眼睛很快又闭上了。

延伸阅读

金诚新奇特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xut8.shtml
金诚新奇特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服装服饰、鞋帽箱包、饰、日用百货、洗涤用品、化妆品、电子

冉冉之家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xngm.shtml
冉冉之家家纺布艺是杭州光彩布业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窗帘布、窗纱、酒店宾馆工程布、

顺祥化工美肤品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xy7q.shtml
顺祥化工美肤品经销批发的化工原料、化工成品、化妆品、膏霜洗涤原料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

银燕悬灸养生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stwz.shtml
上海银燕悬灸养生美容有限公司是由曹银燕董事长创意策划成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多年来,

各地新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x7c6.shtml
国内外新手机壳主要是生产和批发中重量级手机皮套、平板皮套,手机壳,塑胶玩具等智能产品

美伊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ynsx.shtml
市场前景我们在吸收西方商业文化精髓的同时,通过珠宝饰这一载体,竭尽全力弘扬5000年

便捷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affw.shtml
便捷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四件套、蚊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玲笼小吃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u9tu.shtml
玲笼小吃专业中小餐饮运营商,玲笼小吃,百年技艺,技术独特,核心配料蕴涵46多种调配料

康劲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y39q.shtml
康劲懒人用品总部主要生产;厨房用品、日用百货、按摩器、按摩靠垫、按摩靠枕、USB暖手

亿华加盟  http://www.earthsongonline.com/p0cw.shtml
亿华塑胶容器少售位于广东东莞市东莞市。主营塑胶桶、瓶子、化工桶、涂料桶等。在橡胶塑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途有坑在线阅读第八节

    白慧茗就这么被抓进了警局,警察让她叫担保人来领她,可是…叫谁?父母吗,她不想,如果叫冷俊轩,哈,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来救她。而现在,她被关在拘留所,一个人,害怕,恐惧…可是没有用,她又被抛弃了吗,可是…没有人能救她…白慧茗苦笑,为什么,明明不是她的错,她的卡是冷俊轩给的!她是冷俊轩的正牌老婆,虽然无夫妻

  • 综漫:超动漫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2章古代人已经是高三了,大家都要为高考做准备了,而对于夏末来说,她一直都属于反应慢慢的女生。因为长的胖胖的,成绩又不好,一直都是默默存在的状态。夏末想到美玉男子说过的,他们可以心灵对话,趁老师在上课的时候,闭上眼睛,感受自己的内心,“美玉男,你在吗?能听到我说话吗?”一个声音传来,犹如天籁一般,“

  • 全部满分在线阅读第二节

    婴儿就这样躺在一块还算完整的蛋壳上,发出均匀的呼吸,身上隐约有霞光流转,令人目眩神迷。也不知过了多久,这里才出现了三个人。一个狼人,一个女魔法师,和一个剑客。狼人高约两米,浑身上下布满了爆炸性的肌肉,再配上一身简单的战衣,站在他面前就可以感受到一股惨烈的气息。女魔法师一袭红衣,又以红纱遮面,仿佛在她

  • 发家养儿记第六章

    烈山大殿内——“你说黎容要带沈浓一起去南禺山?”吕离看了一眼殿下的卢婉,眼中有一丝波动。“是。”卢婉应了一声,作为烈山族的长老之一,卢婉的身上有火神祝融的灵力,祝融既是火神同时又是夏神。“纪凡呢?”吕离瞥了一眼殿下的卢婉,往常时候这两人都是同时出现,今天却只有卢婉一人。不等卢婉回答,吕离便了然一笑站

  • 只为遇见,所以相逢在线阅读第5章

    #5皇后原本还板着脸想生气的,阿弥这丫头越发不听话了,为了去见景氏那个庶子,竟然背着自己偷偷溜了,回来却成了这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可这会儿被她一猛子扎进怀里,看她哭着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受了多么大的委屈,经过了多少心酸一样,立刻没有原则的什么气都消了。“好了好了哭什么,是不是身上哪里不舒服?一会儿太医就

  • 我成了劳夫子之强制契约

    南楼抱着这一团,眯着她绚烂多情的桃花眼细细地看……好漂亮的一只肉球,通体雪白,柔软的鬃毛,无风而起。它耷拉着细长美丽的耳朵,窝在南楼的怀里,十分人性化的找着舒服的姿势,抱着南楼的胸口蹭了蹭,“嘤嘤嘤,嘤嘤嘤……”南楼的嘴角抽了抽,小手一扬,方要落下,小肉球睁开眼,一眼望进了南楼的眼睛里。南楼愣了愣…

  • 注意!攻略错误(2)在线阅读第七节

    棺材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尸体或者鬼怪,反倒是香喷喷的。最下面平平整整叠放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嫁衣上压着一双绣着鸳鸯的三寸金莲小鞋,就跟古代女人缠足穿的鞋一样。两只小鞋之间,还有一个白色的东西,仔细看才发现是人的一小节指骨。我一时好奇,准备将这指骨拿出来瞧瞧,却突然间感觉到脚下猛烈一晃荡,好像江面翻起了大

  • 点金圣手洗澡

    张日山在走廊上看见七天苦兮兮的走过来,头发湿哒哒油腻腻的黏在脸上,衣服也湿了一大片,跟个落汤鸡似的搞笑,“你怎么了?“我在厨房帮忙拿果酱,果酱放在柜子上面,我不小心把它碰倒了,结果那桶子盖子没盖好,浇了我一身。”七天嘟着嘴委委屈屈的说道。“我现在要回去换衣服,我这一身,路上怎么见人啊?”张日山看着七

  • 末世重生之外来入侵她不是(1)

    第3章:她不是(1)LK工作室。个性设计的工作室,黑白相间的主要元素增添许多复古的摆设品。格子间里的工作人员都忙碌地埋头工作着,二楼是设计总监与总经理的办公室。“Summer小姐,首先我们经理出差了,所以她无法接待你,我代表我们公司欢迎你的到来。”“没关系的,谢谢了!”summer淡笑,表示谁接待都

  • 和死对头网恋以后之枇杷 太子哥哥(4)

    叶忆瑶回到澜清宫就马不停蹄地吩咐无忧去准备一些枇杷果来,无忧听到这个名字完全是一脸懵,晃晃她的小脑袋,问:“公主,枇杷为何物?”“什么,枇杷就是一种很普通的水果呀,别告诉我你没见过。”叶忆瑶很是鄙夷地瞅着无忧。无忧可怜兮兮地继续晃脑袋,很是笃定地说:“公主,请恕奴婢孤陋寡闻,奴婢确实是不知。”“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