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末世红警基地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战略核微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果不其然,谈及她的生母,薛妈妈开始愤愤不平道:“要说太太才是老爷明媒正娶的嫡妻,那惠姨娘算个什么东西,竟敢与太太争宠,忘了做妾的本分。不过就是育有一儿一女,那也不是正经嫡出的。老爷竟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叫府内先坏了规矩,落得个嫡庶不分。”

顾云瑶细心听着,也明白是这个理。

她爹下了早朝以后,府内的小厮问顾德珉先上哪个屋,还提及了她大病初愈的消息,顾德珉二话不说还是叫小厮上老太太的屋里说一声,不用等他用晚膳了。

惠姨娘惯是个喜欢装柔弱,扮猪吃老虎的主,顾云瑶对她的印象也很深,以前没少在她身上吃苦头。

说起这位惠姨娘,顾云瑶又是打心底佩服的,当然不是什么好意思。只说她的手段,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顾德珉纵然是她的爹,顾云瑶不想偏帮他,年少成名,注定了他能遇到不少风流情债,如何处理桃花孽缘,得看顾德珉的行事做派。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顾德珉,也能遇到一个棋逢对手的狠角色,心甘情愿沉溺在惠姨娘的温柔乡里,另外两位妾室都不如这位惠姨娘受宠,可想而知她得有多么深沉的城府。

至于顾德珉先去了惠姨娘的屋子,顾云瑶是如何知道的,端赖薛妈妈竹筒倒豆子似的同她说了许多话。

屋内菜香扑鼻,一桌子美味佳肴眼见都要凉了,顾老太太为首坐着,屋外的天色也越发的黑,她的脸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赵妈妈从门外转进来,终于忍不住和老太太说道:“先儿个小厮来报,说是大爷下朝归来身体不适,先被接回大太太的屋中歇息去了。”

顾老太太眼皮也不抬,只淡淡说道:“二爷呢?”虽是淡淡的,声音里不容商量的严厉。

“二爷,二爷……”赵妈妈叹息了一声,二房那里的事确也是提不上嘴,“二爷那边也差了人来说过话了。”

“说什么?”顾老太太终于眼皮一撩,看向她。

赵妈妈惯是个胆小的,虽然与薛妈妈一起,在老太太身边侍候多年,眼下也被她瞧得浑身发凉:“说文哥儿身子有点不适,他得先上惠姨娘那里瞧瞧。”

“混账东西!”怎的从她肚子里掉下这么一个不孝的东西,顾老太太是真的动了怒,“才下了朝,也不先紧着瑶丫头这边,明知道瑶丫头已经醒了,做她父亲的当真是忘了身为一个爹,在子女面前到底该如何当的么?当真是忘了她可怜的母亲去世时,是如何与他交代的吗?”

蔺氏走前交代的那些话,顾老太太还历历在目。

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最清楚,蔺氏晓得离离开人世不久远了,卧床不起的那段时日里,饱受病痛折磨的她早不复当年绝艳的容颜,枯瘦的手臂,以及毫无血色的面庞,看起来骇人极了。

蔺氏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只是希望老太太看着她多年伺候两位老人的薄面上,能多担待一些她唯一的女儿。

顾老太太口上应了,平时虽然对府内家风管教严厉,如何不心疼?

哪怕是那个时候,顾德珉也不顾念一点夫妻情分,又以当年官员考核在即为由,表面上是专心致志地去处理政务了,希望能有个好一点的政绩上,实际上……

顾老太太心中一缩,轻蔑地哼了一声,她哪里不知道,官员考核在即为假,不想面对蔺氏是真。蔺氏走得早,也都是因为对世间寒了心,对丈夫寒了心。心血不畅,淤积太久,勉强支撑了那么久,也无济于事,只是可怜了被留下的瑶丫头。

“文哥儿身子不适,我怎的没有听人提起过?”再者,老太太又哼笑了一声,“早不适,晚不适,偏生在瑶丫头醒来的时候身子不适,没的让人怀疑起来是不是又是二爷闹的玩笑话……去,把二爷请过来,我倒要亲自问问他,文哥儿的身体哪里不适了。”

赵妈妈应了声“是”,让照顾老太太多年的妈妈去请二爷来,是最好的人选,不可能叫二爷不给老太太这个面子。

文轩阁内,顾德珉正坐在惠姨娘的屋中。外头已经被她打点好了丫鬟,在守着门,但凡有人来了就进来通报一声。

只见她美目流转,眼波流动,如同采了天上的星子放在眼眸里,端的是一副柔若无骨的样子。头发只简单挽着,头顶斜插一支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绛紫色苏绣的褙子将她的面色衬得更加红润,顾德珉喜欢闻些香味,屋内的一只巴掌大的鎏金铜炉里袅袅升烟。

惠姨娘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极是温婉,为他奉了一杯茶先漱漱口。

桌上摆的菜色不多,但是爽口、精致,都是顾德珉喜欢吃的菜肴。

多年以来,惠姨娘都费心费力地讨好顾德珉,从衣食,到住行,无一不精细。顾德珉的嫡妻蔺氏走了以后,也有了三年,顾德珉没有动过续弦的念头,当然作为妾室的惠姨娘也别妄想着被扶正。

虽然不能扶正,顾德珉对她的待遇,和当家主母差不多了。

屋内一团和气,仿佛这里才是顾德珉真正的家。

顾德珉一时感慨上了,握住正为他碗里夹菜的惠姨娘的手,心里有些感动道:“这么多年来,也是苦了你了,一直跟在我身边,没落个什么好名分。以你曾经的家世,去外面嫁成个正经太太无可厚非,可你却愿意到我这儿来,甘愿为我伏低做小。是我害苦了你,只能给你按个妾室的身份。”

惠姨娘被说着,眼里有点泛了泪:“老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年少时父亲得罪了朝中阁老,这才被陛下削官为民,既然如此了,那便是草民出生的身份了,何来的曾经的家世,回到故里还不得被随便打发了,嫁狗随狗,嫁鸡随鸡?”

顾德珉摇头:“以你的容姿,大户人家虽说是谈不上了,小户人家定是不成问题。”

顾德珉说的没错,整个顾府里,要说知书达理端庄秀丽的人,大房那边,大太太肖氏可排第三,二房这里已故的蔺氏可排第一,而惠姨娘能排在第二位。惠姨娘终究是官家小姐,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了,女红、读书、练字之类她年少时每样都精细地学过。

平时一言一行宛若正经教化过的太太,叫一些伺候她的下人们也是打心底服气。

“那也好不到哪里去。”惠姨娘心有戚戚然,“老爷是不曾体会过,我父亲在朝为官时,多少人踏破了门槛都要与我家攀上关系,还有我族中那些长辈们,都视我父亲为骄傲。然而又能如何,大难临头的时候各自飞了,一个个躲得老远,全都不见我落难的老父亲,也全不记得当年我父亲在官场上是如何帮助他们,提拔他们的。”

说着又是一阵垂泪。

顾云芝本来在喂幼弟吃饭,见到母亲如此,连忙攒了帕子去替母亲擦干眼泪。

小小的顾钧文也不甘示弱,包子脸的他胖胖嫩嫩,站在惠姨娘的身边神似一个圆墩墩,仰起脸,也用亮莹莹的眼眸瞧母亲。

这两个孩子就是芝姐儿,以及老太太与赵妈妈对话中的文哥儿,都是惠姨娘所出的子女。顾云瑶这一辈,但凡是女孩子,都取“云”字辈,男孩子则是“钧”字辈。

顾云芝比顾云瑶要大。

顾云瑶现年六岁大,顾云芝比她出生还要早四年,已经十岁了。

惠姨娘被二爷顾德珉带入府里最大的一个理由就是,嫡妻蔺氏嫁入顾府几年一直无所出,惠姨娘肚子也争气,刚入府里没多久就怀了第一胞,就是顾云芝,虽然是女胎,深得顾德珉的喜爱。原因是这丫头和她的生母惠姨娘一样,长相可人,聪明伶俐,在惠姨娘的教导下又有大家风范,知书达理。

当初将孩子留在惠姨娘身边,没记在病怏怏的蔺氏名下养,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顾德珉见一双儿女如此懂事,有些宽慰,又觉得更加对不起惠姨娘了:“那些事我如何不知,身在朝堂上,要想自保,已是难事一桩。这些本来是男人家的事,却要殃及你,叫你吃了那么多年的苦。我也是恨,当年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岳父他含恨离开京城,却不能出手相帮,是我无能,如今你能为我添了这么一双可爱乖巧的儿女,我还有什么求,只望往后的年岁能好好待你,莫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痴情。”

惠姨娘苦笑着摇头,眸光温柔如水:“就说老爷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我才是要感谢老爷不计我的出生,还愿意在父亲被贬后,收留无依无靠的我。”

她叹息着望向别的地方:“今生我能陪在老爷的身边,已是最大的福气,还求什么名号不名号的,只要老爷真心待我,我也真心待老爷,比什么金山银山都要强得多。什么外人家的正经太太,我想都没有想过,自从见过老爷的第一眼,我只想着有朝一日若能侍候在老爷的身边,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老爷往后也莫要再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了。人的一生之短,只短短数十年岁月,我能遇见老爷,一定是我上辈子积攒下的福,也轮回到今生了。”

一番话说得动容,顾德珉忍不住抱住惠姨娘,顾钧文瞧见了情况,也想凑一个热闹,拉着姐姐的手往爹娘怀里硬生生挤了进去。

赵妈妈胆子虽然有些小,在屋外被惠姨娘特别嘱咐的丫鬟拦住,等了半日,竟也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屋中传来的对话。登时脸白了大半。

延伸阅读

康丽人生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y9cw.shtml
康丽国内外—-----创新女性生殖健康的潮流康丽(国内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养

中绿碧云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dg5t.shtml
中绿碧云食品设在海峡西岸经济区重点城市---厦门,其主体“中国绿色食品(控股)有限公

全亮化妆品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anc1.shtml
全亮化妆品占地15300平米,是的化妆品生产工厂,生产车间环境完全按照GMP认证所需

小田豆浆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mf5.shtml
小田豆浆隶属于广州芃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田豆浆加盟店潜心挖掘研发适合国人的快餐美食

圳汉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afew.shtml
圳汉懒人用品采用、TPU、EVA、PVC薄膜、尼龙布、牛津防水布、夹网布为主要材料,

蒙丽丝十字绣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6dbq.shtml
蒙丽丝十字绣位于着名的小商品之城义乌市,作为义乌十字绣批发的网络运营商,公司生产规模

瑞福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awqn.shtml
瑞福工艺品是一家网络销售工艺品企业。瑞福凭着良好的信用、优良的服务与多家企业建立了长

爵丽紫珠美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6wu8.shtml
是一家集珠宝首饰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外资企业。公司拥有宽敞舒适的厂区,完善的后勤

嘉乐祥珠宝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sklf.shtml
嘉乐祥珠宝始创于清朝光绪年间,迄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专营钻石、A级中高档翡翠、黄

Panda洗车机加盟  http://www.lugazette.com/br2w.shtml
上海熊猫清洁机械有限公司始建于1993,是熊猫集团的子公司,前身是上海熊猫清洗机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团宠女儿[综英美]在线阅读第十章

    司马冲在空地看了两天。他在这两天已经接连看到十几人拿着玉牌直接入门。他们的玉牌都是白色,和司马冲手中的一模一样。不仅仅青丹门,其他门派一见玉牌也是直接登记在册。司马冲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按照李炊烟所说,拿着玉牌走到了青丹门接待处。她说是青丹门的入门玉牌,自己还是别到处试了。负责接待的是一名中年的青袍

  • 六十年代研究员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女子自立

    因着提前知晓安王府要来人,二太太一早着人收拾了葳蕤馆。前厅里整齐摆放两溜雕夔龙护屏矮足短榻,一寸高梨花木莲花座凳。窗前一人高的云纹瓷瓶,桌上皆是三角南瓜铜炉,青烟直上,丫头婆子候在廊下。二太太领着大奶奶从二门处迎进安王妃一行人,相互见了礼,这就一同往葳蕤馆去。行到园子里,正巧三太太领着丫头婆子在逛,

  • 拈花一笑不负卿在线阅读第九章

    听到系统的警告声音,林路一下子脸色惊变。怀里的吸血鬼公主见到朝着她们袭来的石刺,脸色也徒然惊变,脱口而出。“小心!”林路显然更快一分。“壁垒!”背后瞬间出现一面无形的壁垒,挡在身后,三根突刺的石柱嘭嘭嘭相继撞在无形的壁垒上,撞的粉碎,抱在壁垒后的两人安然无事。林路也只不过少些魔力而已。吸血鬼公主松了

  • 阻止替身上位的一百种方法之第二章

    “顾工,你看这个防水层,贴得还行吧。”一个黑瘦的男子看着眼前的工地,似笑非笑地边说,边拿眼睛瞟着眼前这个面庞白净,每天却骑个大摩托来工地的工程师。每个行业都会有行业内的潜规则,比如面前这片工地,防水胶贴得都是鼓起的气泡,完全不合格,但即便这样,房子不会垮塌,只不过住户用水会漏水。老李看顾思齐是从另外

  • 长安不问第八章

    第八章“你说啥呢?啊?当我是傻子吗?”霍尔亚兹的脸阴沉的要滴出水来:“虽然我只是一个家族的族长,但让一个人一辈子都在监狱里生活,我还是可以的,就算对方是我女儿喜欢的人。”我女儿喜欢的人?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ha?爸你想干嘛a?”脸色挂着“甜美”笑容的纳尤阿瑟突然出现。霍尔亚兹脸色有所缓和,但

  • (综主家教)压倒与被杀在线阅读第八节

    白芷磬提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心头感激着陌蜮午的同时,又对其突然的出现甚为不解。陌蜮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好巧不巧,偏又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白芷磬未继续深思,因为眼前的事态似乎愈发严峻了起来。“你为何在这?”陌褚衔神色一凛,严神戒备。陌蜮午却是一副焦炙样,但见他眉头皆蹙到了一块,面色涨红。“午儿……午儿

  • [盗墓]瓶邪-若你消失第十章在线阅读

    入秋以来,今天是林菲第一次感觉到刺骨的凉,秋雨已经接连着下了好久,整个早上,学校,香樟树都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等迷雾散开,又是一天的绵绵细雨,偶尔打伞偏了一些,雨滴到手臂上,都忍不住的打颤。江昀总是喜欢打着一把紫色的伞,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站在雨帘中,等着和林菲一块儿吃饭,晚上的时候,上完自习,林

  • 别说你不认识我切原千鹤

    切原千鹤现在很无语。她面对着面前这个认识才两天的男子,不,应该是距离第一次说话才两天的男子,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切原千鹤是立海大高一A组的学生,谁能想到刚满16岁的她,要订婚了。对象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幸村精市。切原千鹤是知道这个人的,从进校的时候,幸村精市的名气就居高不下了。千鹤在走廊见到过

  • 字母爱情之飞来横祸

    听到小燕子挨打,永琪险些没心疼死。他先去漱芳斋看小燕子,给她送了许多珍贵的药材,又好言好语地安慰了她很久。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乾隆会打小燕子,以前小燕子犯了那么多次错皇阿玛也没这么生气的呀。另一方面他又埋怨令妃不给小燕子求情,可当他到延禧宫却得知令妃禁足、凤印被收时,终于忍不住冲到乾隆面前,一连串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8章

    车行了好久,才到了相对平缓的逻些河谷地带,这是整个高原上难得的人口稍密集的地区,一个接一个的村庄,一片连一片的良田,让人感觉换了一个世界一般。不过,车中的一男一女,却只想着早点离开,虽然心思各不相同。夏季是逻些旅游鼎盛的季节,何冰雩虽然想着要尽早回金陵,可是在换薛鱼开车,她定票后,却发现当天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