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偷偷生了影帝的孩子后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公子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容萤哭得喘不过气,听着他的话倒是奇怪,“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陆阳苦笑了一下,并未回答,只拿袖子给她擦眼泪,衫子上很快便湿了大半。她伤心得厉害,哭到最后也没了力气,抓着他的衣袖,一阵一阵小声的啜泣。

陆阳兜着她的脑袋:“困了就睡吧。”

整夜的惊吓与悲伤令她神经脆弱到了极致,突然间安定下来,不多时就感到困倦,靠在陆阳怀里慢慢睡去。

身边的火堆烧得哔啵作响,火光映照着她的睡颜,稚嫩的脸上满是泪痕,叫人心生怜惜。陆阳取了帕子沾水,尽量轻的给她擦拭。容萤的脸很小,摊开手掌几乎能包到耳后去,一想到七年后她的样子,他忽觉有点怔忡。

这是梦么?

但如果是梦,那也太过真实了。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像是重新来过了一遍。

他不知是时光倒流,还是身自己处幻境。

但无论如何,有这样的机会,哪怕是个梦境也好,多少能让他汲取些许安慰。

他想弥补一些遗憾,也想赎清一些罪孽……

胸前的衣襟蓦地紧了紧,容萤正死死揪着,口中呓语不断。

陆阳搂住她,无奈地轻叹。

终究是算迟了一步,原来这件事没有自己参与之后,他们下手的时间竟提前了两日。

想不到那些与历史不同的细微改变,也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他有些自责,哪怕自己知晓未来将发生的一切,也仍旧没能让她躲过全家被杀的命运。

今后又该如何是好。

陆阳望着门外阴暗的天幕,心缓缓往下沉。

背叛了端王府,对方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自己是死是活倒不重要,只是容萤……

他垂眸看了看怀里的小姑娘,一时发了愁。

怎样安置她,是眼下最大的问题。

宁王已死,京城又动荡不安,算来算去唯有宁王妃那边的亲眷尚可让她投靠。

*

一觉睡醒,天灰蒙蒙的没有亮,容萤睁开眼,入目即是庙里残破的关帝像。浓墨重彩的颜色,乍然看去阴森森的恐怖。

原来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爹和娘还是死了。

她盯着自己的手,突然用力的来回搓揉,仿佛魔怔了一般,一直搓到掌心发红,对面忽有人疾步上前把她两手拿开。

容萤木然地抬起头,对上一双好看的星眸。

在脑海里思索了很久,才想起他是昨天救下自己的人。

她张了张口,没说出话,嗓子已经哑得发不出声音。

手中被他塞了一块饼。

陆阳把水递过去,“吃吧,一会儿还得赶路。”

容萤垂首看着面饼,半晌依旧呆呆坐着,没有反应。他替她掰了一小块,轻轻送到唇边,柔声道:“吃一点吧。”

容萤动了动嘴含住饼子,豆大的眼泪滴在他手背。不等陆阳伸手,她抬起袖子胡乱把泪水擦干,大口大口地将饼吃完。

因为没什么胃口,腹中有点难受,容萤抱着膝盖缩在角落,目光怔怔地看陆阳在火堆边收拾包袱,微弱的火苗,映着他的侧脸轮廓分明。她在记忆中搜寻,可是许久也没有结果。

这个人,自己的确不认识。

打点好行装,陆阳走过来俯下身牵她,“这附近不安全,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

“去哪里?”

“离此地不远有个小镇子,暂且到那儿避一避。”

刚碰到指尖,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蓦地往后一躲,怀疑地望着他。

昨夜的黑衣人来得毫无征兆,如今尚未弄明白他们究竟是受何人指使,眼下又突然蹦出这个身份不明的剑客,实在是令人奇怪。

容萤颦眉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来救我?”

他顿了一下,“我是……宁王爷的一个故人。”

容萤上下将他一扫,目光带着警惕:“我爹没有你这样的故人。”

的确是没有,陆阳不禁苦笑,“此地不宜久留,往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这话明显顾左右而言他,容萤戒备地朝墙角退了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自己知道离开。”

“你一个人太危险。”

“我不怕危险。”

陆阳耐着性子同她解释:“他们随时可能找上来,趁天还没亮,再过一阵要走可就难了。”

不明白他这份好心的用意究竟是什么,容萤无论如何也不肯动,固执地把自己蜷在原地。

陆阳不会哄小孩子,折腾了半天实在没有办法,索性将她抱起来,大步往外走。

容萤还在奋力挣扎,知道推不开,干脆一口咬在他脖颈上,尖尖的虎牙力道不小,陆阳皱紧眉峰,抿着唇把她扶上马背。

“当心点,坐稳。”

马匹开始奔驰,一路溅起泥泞。

容萤一直没松口,为了避免她摔下马,陆阳迫不得已点了她的穴道。将她脑袋从脖颈上挪开的时候,那块肌肤已经被咬得出了血。

这样一来,人倒是安静了,不过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却满是怨怼,眸中充满了恨意。

她现在刚失了双亲,举动太强硬,是不是不大好?

被容萤瞧久了,陆阳不由心虚地挪开视线。

如今情况特殊,自己只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不得已才用这种手段。厌恶他也无所谓,反正又不是没被她讨厌过……

在心里纠结了很久,然而这番话到底没能宽慰到自己,行了小半时辰,陆阳终究还是勒住马,抱她下来。

“穴道我给你解开,能答应我不乱跑么?”

容萤缄默了一阵,终于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他指尖朝她几处穴位轻轻一点,立时浑身的血脉都通畅了,她摊开五指活动筋骨,脸上总算露出点笑意。

陆阳松了口气,垂眸解释:“我方才不是有意的。”

容萤也没瞧他,自顾舒展身子,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还饿不饿?”

“不饿。”

“喝水么?”

“嗯……不渴。”

“那,歇会儿?”

她环顾四周,忽然红着脸说,“我……我想小解。”

陆阳闻言微怔,眸色有细微的变化,容萤即刻补充道:“向你保证,我不会乱跑的。”

他仍旧犹豫不决,眼见她偷偷瞟着自己,最后还是颔首:“别走太远,注意安全。”

“好,你放心。”她说得信誓旦旦,起身拍拍衣裙,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路旁的林子里迈。初秋草木微黄,却还没有尽数凋零,高高的野蒿很快便把她的身影覆盖住。

陆阳抱着双臂,侧过身子等待。马儿正低头在啃食地上的草,微风轻拂,漫天都是枯叶,周围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他在原处抬眸唤了几声,林中无人应答。尽管内心已经有了答案,陆阳还是上前去拨开杂草,视线所及之处,早已看不到容萤。

他轻叹出声。

就知道会是这样……

*

坡下有一条小河,容萤沿着河水一路狂奔。之前因为山洪的缘故,他们走的就是这条道,如今再顺水跑回去就能到铜仁府,她在那里歇过几日,知府应该是认识自己的。

只不过,坐马车和走路回去能相差多久的时间,她心里完全没有谱。

天空初初发亮,跑了许久,容萤累得不行,一面拿袖子擦汗,一面回头张望。那人没有追上来,她庆幸不已,于是放缓了脚步,摇摇晃晃地在草地上行走。

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地落在身上,丝毫没有暖意,反而让人感到寒冷。脑中还闪着昨夜里的那些画面,仅仅只是回想,已觉得毛骨悚然。

究竟是谁要他们一家的性命?

父亲贵为王爷,身份摆在那儿,一般的宵小肯定不敢打这个念头。要说与何人结仇,那更加不可能了。

自打他封王以来就被遣到南方的封地,距离京师有万里之遥,到现在已十五个年头,机会多的是,对方犯不着挑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下手。

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远在京城中的那些人。

她驻足,抬头望向北方。

太子是在上年春天病故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死于疾病,爹爹在家中很有一番说辞。总而言之,目下皇城里缺少一位储君,虽然母妃没向她提起过,但这次皇爷爷传召进京,想必也是为了此事。

帝王家的心,当真够狠啊。

容萤将拳头捏得紧紧的,指甲深嵌入肉中,有刺骨的疼痛。

痛些才好,痛些才记得清晰。

哪怕是流着同样的血,他们都能下如此毒手,可见生在皇家并不算是什么幸事。

还好,她活下来了。

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总有一日,自己一定会手刃仇人。

容萤痛痛快快地深吸口气,把眼角的泪花擦干净。

她不能再哭了,如今宁王这一脉只剩下她一个人,往后的路还有很长,不能在这里倒下。

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容萤坚定地迈开步子朝前走。就在此时,草丛里隐隐有响动,她抬手把面前的蒿草一掀。很不巧,对方刚好也拨开杂草,两个人打了个照面,同时愣了愣。

容萤飞快地将他打扮上下一扫,一身黑衣,在夜里不算突出,可在白天就尤为醒目。她反应过来,转身想跑,殊不料对方出手极快,揪住她的头发。

钻心的疼痛从头皮往上冒,容萤疼得直咬牙,愣是不管不顾地往前冲,发丝竟生生被他拽下来一把。

脚踩了个空,她从陡坡上往下滚,眼前天旋地转,偶尔还有石块自手肘边划过。不远处听得方才的黑衣人朗声道:“南平郡主在这里!”

怎么办?

想不到这群人居然找了她一个晚上!

容萤踉踉跄跄地爬起来,周身都是泥,或许还混了血,牙齿无缘无故的打颤。她拖着两条伤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跑。

每一步都像是行走在刀尖,疼痛难忍。

好难受,走不动了……

方才还那么豪气干云地发誓要为爹娘报仇来着,难道老天这么快就要送她去一家团聚了?不至于吧!

背后听得窸窸窣窣的声响,大约他们已开始从坡上下来。

心里着急,越急越慌,脚踝疼得刺骨,也许是摔断了,也许是骨折。容萤实在是没了力气,整个身子作势就要往前倒……手腕忽然一紧,有人一把擒住她,猛地将她拽到旁边的草丛之中。

柔和的气息在四肢百骸里蔓延,陌生的怀抱坚实又温暖,容萤转过头,正撞上对方的唇角,她定了定神,随后讶然不已。

是那个人!

延伸阅读

夜城侠影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moguzhan.cn/yt7f.shtml
现在唐承关心的可不是对主神的称呼,这鬼丧尸才是最重要的“行,妖妖你知道这鬼东西哪来的

HP教授,你好,我爱你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moguzhan.cn/pxpj.shtml
村外。烟雨客和其他四人,聚在一处瞭望着祖龙村内的场景。“嘿!有意思,居然敢不搭理我。

被灵异博物馆展品爱上后之番外第一章 并世无两(9)  http://www.moguzhan.cn/aw3p.shtml
梁湾花痴是种常态,相处久了,张日山已然习惯了她在家对着各种剧的男主舔屏的傻瓜模样;医

玄门小花爷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moguzhan.cn/aw5q.shtml
在床上挺尸的卡洛琳,目光落在床幔精致的花纹上,脑海里飞快的将原身从小到大的记忆过了一

当反派太监穿成万人迷偶像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moguzhan.cn/gwsp.shtml
墨兰看向连桂兰,穿着和大多数人差不多,毕竟一村里面的人家庭状况都是差不多的,整个人收

风华帝都之问计(4)  http://www.moguzhan.cn/a5yj.shtml
“系统提示:张婕妤进入后宫。”“系统提示:宜婕妤进入后宫。”“系统提示:韩美人进入后

快穿之桃夭灼其华在线阅读章 怀疑  http://www.moguzhan.cn/shp4.shtml
顾榛暗恼陈安霖的鲁莽,刚才动作太亲密,怎么也杨雪和郑泽之间应该做出的举动,再结合白天

混蛋小子闯天涯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moguzhan.cn/pun6.shtml
一场持续了很久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可以令参与者或者被迫参与者的思想三观变化巨大,甚至极

我要把他宠上天超能水晶我的了(求收藏!~)  http://www.moguzhan.cn/bde0.shtml
1小时后!~小老虎已经被庄纯刚才一道传送门给丢了回去神农架大森林中,庄纯站在自家出租

重回蔚蓝之燃烧的大地  http://www.moguzhan.cn/gub2.shtml
这是一部09年上画的历史题材电影,在金陵保卫战抵抗最终失败之后,由于军队撤退指挥错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尾之王之财宝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困苦家境娇妻年少豪言壮语说下,剩下的事情,就是他继续休养了,好在跌伤了一下,并没有伤到筋骨,肺腑震动了一下,淤血散去之后,好起来就很快了。不知道外面是一个什么情形,在这几天,余风在床上将自己的思路梳理了一下,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外面如何,至少自己应该要有生存的能力,当然,对于这几天一直精心照顾

  • 海贼:我的守护灵是反派之第二章(2)

    和一位父亲聊什么最好?自然是他的孩子。贺见微轻松的从陆深那里套到了不少陆知著的信息,也拐弯抹角的要到了陆知著的微信。陆深:知著很少让我操心,他学习成绩很好,年年都拿奖学金,也从来不会和我吵架,一点儿都不叛逆,我也是个老师,我班上的孩子都和他年龄差不多大,一个个可皮了。我有点担心他没有什么朋友,他现在

  • 狩魂人之苍穹空间,粒米星河

    说实话,你这个寒约,就像冬天钓鱼一样。神特么冬天钓鱼,顾连城看了楚夜源一眼:给个面子嘛,当年天庭这个名字不是很好么。楚夜源惊了:“……你还好意思提天庭这俩字?”。顾连城冷笑:那也比某人起的什么乱刀门,造梦宫好得多。楚夜源:“……”。眼下,顾连城看着封神榜上的名字眨了眨眼,这时下面一众轮回者瞬间炸裂:

  • 鬼神的交易刘小练

    “今天的作业写小练……”老师正站在讲台上布置那可恨的家庭作业。“啥?到!”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将目光移过去,是一个名叫刘小练的可恨人物。老师无奈地摆摆手,示意刘小练闭嘴坐下。“啥啊,没叫我!”刘小练踹了同桌陆湛一脚,都怪这娃,睡得正香的刘小练被他叫醒,还骗他老师叫他。不过啊,还真就这么巧,偏偏老师

  • 特种兵:被关禁闭就变强深夜密谈

    夜晚整个凌胥山庄一片安静,此时天空的一轮明月显得格外耀眼。月光照片整个华祈山,此时的凌胥山庄有了月光的衬托整个山庄犹如神仙仙府一样座立在华祈山中央,看着更加雄伟霸气,但是此书的凌胥山庄却显得不是那么生机,也许是经过白天的那么一闹,大家都累了所以便都早早歇息了。突然从凌胥山庄冲出一道黑影御剑向北而去到

  • 僵尸世界:九叔的僵尸徒弟之一举动全身灌其灵

    叶君先带着白洁进入银行,用AMT机,取了两万块递给她。白洁看到钱之后,双眼放光,急忙抬起手,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接钱。“拿着啊!”叶君说道。白洁摇了摇头,“你先说,你要我做什么事。”叶君笑着指了指秋家庄园的方向,说道:“等会你换上我的衣服,蹲在银行外面就可以了,兜里有一包烟,你每隔一段时间,点一支

  • 游历影视诸天世界第7章在线阅读

    轻语最后时刻的悲伤一直停留在白天的脑海挥之不去。依旧是繁华的长安,而白天却不再是那个只会送信的小杂役。长安的高考志愿公开后,大唐官府几乎被孩子们的志愿书所添满了。朝中大官会想方设法的把自己家孩子送来深造,没关系的硬着头皮四处求爷爷告奶奶也非得要让孩子进来大唐官府。就连车夫也都来了,他提着一只烤鸭一壶

  • 紫瞳灵目之三年后,寿宴前

    三年后,坐落于丞相府最大,却最朴素的院子内,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小女孩坐在假山旁。她托着腮看着水中的鱼,神思远飘,圆润的脸上配着白里透红的皮肤,看着甚是可爱。这是已经三岁的文玉芯。“已经三年了啊,时间倒是挺快。不过……也该开始了。”文玉芯托腮,眼神迷离。“文玉芯,自己还是叫文玉芯啊。当日李如梅取这名时

  • [BTS]猫形物语在线阅读第四章

    M国,高级养生会馆。江暖走上三楼,刚做完芳香SPA的洛宓肌肤水润粉腻,白里透红,她坐在泳池边,两条无着寸缕的光滑长腿并在一起,仿佛在甜美的蜜中泡过一样,十分养眼。江暖把钥匙放在白色茶几上:“这是山间别墅的钥匙,那边地势崎岖,山体料峭,颇为险峻,您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通过可靠渠道给您约了向导,这是我的

  • 诡异事件录在线阅读第7章

    ——不管母星有没有看见他们,有个人是肯定没有看见林斯的。林斯想起来了被自己丢下的小家伙。他走出监护室,关闭通讯器的勿扰模式,使他略有些意外的是,并没有意料中叮叮叮弹出许多条消息的情况发生。待读列表上只有一条消息,是来自凌一。时间在一个小时前:“我不和你玩了。”他感到些许不对,在已读列表往上翻了翻,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