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古国之凤凰婵第七章

作者:心愿若素 来源:17K小说网

一翁,一条集团的董事长,血族元老院的掌权人。

同时,他也是夜间部夜之寮的副宿舍长一条拓麻的爷爷。令月翻过令之最新送来的关于猎人协会的资料,随手丢在壁炉里,火苗腾地跃起,她看一眼窗外,这个无论是关于元老院还是关于猎人协会的资料中,都高频出现的名字,实在是让人咋舌。

不过,不管今夜对于隔壁的夜间部来说是多么如履薄冰,又是如何暗潮汹涌,她抬手将窗帘拉上,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反正玖兰枢会处理好。

一翁踏入夜间部的大厅时,灯火通明,不说欢声笑语,也是其乐融融。待身后的大门合上的声音传来,一翁满意地看到这一切终于都安静下来。迎着众人的目光,一翁面含严肃,双手交握在前。

玖兰枢拂过栏杆冰凉的光面,缓缓从楼梯上走下,“一翁的身体还是如此康健,真是令人欣慰。”

“枢大人也是,到底是纯血种,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想靠近呢。”一脚踏在暗红的地毯上,一步步踏过血蔷薇绕枝而开的花纹,“自从那天您突然拒绝我称为您的监护人,枢大人,我这把老骨头倒是早就不中用了。”

“我只是不想被宠坏了。”

一翁望他一眼,这个年轻人的脸上似乎还笼着些温柔的笑意,他心底嗤笑一声,纯血又如何,君主又如何,心里再不愿不一样还得对他笑脸相迎。陡然间心头便生起一念。

他突然侧身抓住玖兰枢的手,却是轻轻抬起,俯身贴在唇边,“不愧是纯血种,这洋溢着青春、力量、美丽的血液,多么想有朝一日能够为我所有。”他本想抬眼去看上首那人的脸,却不知为何说到后面心里蓦地起了怯意,竟只能低着头将话说完,倒显得如在乞求对方施舍一般。他心里暗恼,难道就因为血脉的不同,他一条家就注定一辈子都只能做他们纯血种的狗吗?

还未等他再开口多说两句找回场子,身前两道人影一闪,他握着玖兰枢的那只手已被人制住,而

玖兰枢也被一个金色长发的女孩子半护在身前。

“觊觎纯血种的血可是血族的大忌啊,一翁。您别太把自己……”

他当是谁,原来是蓝堂家的小子,眼底厉色一闪,却见眼前的少年动作一晃,“啪”的一声,蓝堂英的脸偏向一侧,嘴角已有血意。

众人皆是一愣,枢已微微欠身:“是枢疏于管教,让一翁见笑了。”

他面色未改,声音也是清清淡淡听不出半点起伏。一翁又扫了一眼愣愣立在他身侧的早园瑠佳,面无表情道:“如此,那我将孙子放在枢大人这里就可以放心了。”

他退后一步,欠身一礼,随即便再次抓住玖兰枢的手,嘴唇轻轻贴在对方冰冷的手背,那一刻一翁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整个大厅静得连针落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一翁听见心底的声音,纯血种,纯血种又如何,这世界早就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

玖兰枢看见他弯下身躯,看见他低下头颅,这个人,不过是只要他抬抬手,便可轻易碾在脚下的蝼蚁。他看见他抓起他的手,看见他将唇贴在他的手上,只可惜碾死一只还有千千万万只,如果不能斩草除根,他宁肯忍而不发。

一翁轻念出声:“我的王。”

“呃,打扰了。”

一翁起身抬眼望去,来者身穿与周围迥然不同的黑色制服,鞠了一躬后依旧免不去局促之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打扰了诸位,枢前辈,各位前辈晚上好。”这样说着就又是一躬,“呃,这位就是一条前辈的爷爷吧。”

“我们是奉理事长之命前来接您的。”锥生零双手插在衣袋,只侧身站着,口用敬语并无敬意。

优姬有点急,想要拉零一把,让他不要那么一副对方欠了他八百万的样子,虽然是吸血鬼,却也是学园最大的捐赠方,还是一条学长的长辈,怎么也该客气点。

不知是不是看出她的窘迫,枢开口的声音温温和和却自动化去她的尴尬:“一翁,难得远道而来,便让拓麻陪您一起去见理事长吧。”

一条会意,“爷爷,我陪您。”

一翁看着自己孙子一张温顺的脸,又别有深意的向枢望去一眼,微微颔首,这边锥生零已经拉了优姬,在优姬匆忙的告别中,大门缓缓打开。前方夜色深浓,似有不知名的鸟鸣蓦地在檐顶叫响,众人神色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冷凝,寂静的夜里,大门又缓缓合上,“Duang”的一声,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

玖兰枢随意地摆摆手,转身即要上楼,他踏在白色大理石上的声音不轻不重,不紧不慢,众人下意识的目送他的身影,吊灯的光闪了闪,他的身影挺拔而单薄,投下的影子折了几道弯也还是瘦弱不堪,但是没有人敢小觑他,没有人可以小觑他们的君王。

优姬有着这世上最明亮的一双眼睛,明亮得能折射出阳光来,他不喜欢太阳,可他喜欢优姬用那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的腌臜都随风散去,她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即便他还是一身冰冷,却也如触到暖意一般。所以当优姬的声音响起时,他下意识的去看她的眼睛,却也看见那双眼背后的那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双眼已经不再只看着他一个人了,她的眼底也不知是从何时起竟也染上了一丝轻愁,他知道她是在为谁愁,这个认知让他突然对自己起了一丝厌弃,而这厌弃中还夹杂着些自怜的情绪,他突然很想见一个人。

他知道一翁肯定有话要对拓麻讲,他给他这个机会,是不愿再见他回来一次,也是对一条的信任,他们没有交换眼神,但他知道他都懂。

白色的窗帘如镀了光的飞纱,随着透窗而入的风兀自翻飞舞动,玖兰枢任由自己陷在沙发里,他按了按眉心,今晚的月亮,没有昨晚的亮。

玖兰枢睁开眼时,秋蝉的鸣声正响在黑浓得化不开的深夜。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已经站在日之寮的楼下,他突然有点恨她,又有点恨自己,恨到后面,还有点恨优姬……

他知道只要他一抬头竟能看到她的窗沿,夜风拂动云彩,月亮已被遮蔽,他狠狠地闭了闭眼,树 叶沙沙地响,他屈膝坐在自己的窗沿上,月亮时隐时现,他的脸便也半明半暗。

他没有喝酒,却偏偏有了酒入愁肠的孤独。他原本以为见到他珍之惜之的优姬,可以化去他的疲惫,却不想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孤独如滔天的巨浪突然翻倍的没顶而下,这么多年了,他为她筹谋,为她退让,可她不懂,或者说不能全懂,他的脑海中便在那是蓦地浮现出另一张脸,他知道她懂,这种刻骨的孤独,他在她的眼底也看到过,他突然疯了一样的想要见到她,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只要……

他不露声色的送走一翁,甚至在优姬投来感激的目光对她安抚一笑,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他心底的疯狂。

火烧的再烈,也有燃尽的时候。

夜风轻轻撩动他的额发,酒红色的发闪在酒红色的眼睛前。不过几面而已,连知根知底都谈不上,竟就叫他起了这样的心思……有一瞬间,他都怀疑是不是巫女给他下了什么降头……他看着自己的手心,那上面的掌纹已经淡得几乎看不出,他知道,是他自己孤独得太久了……

他曾经因为不堪忍受这样的孤独而选择沉睡棺中,被唤醒后,优姬成为他的责任,精心谋划,每一步路他都为她铺好,每次看到她无忧的笑容,他都感觉仿若新生。直到那个人出现,他从她看到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孤独。他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他突然想起一个人,她也有一双酒红色的眼睛,一张和优姬七分像的脸,只是她话从来不多,总是穿着一袭白色的兜帽长裘。

她在这世上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枢,不要让炉火熄了。

她那时叫了自己的名字却突然沉默了许久,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尾音竟有点莫名的上扬,偏添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他撑着额头看身下黑压压一片树顶,他有点惊讶自己连对方的脸都快要不能完整的想起了,却偏偏还记得这些。

琅华,一个曾在上古九州之地掀起风浪的名字。

可惜在她风华最好的时候,他已陷入沉睡。风有些凉了,他想起星炼送来的寥寥几页纸,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似乎一直与血族牵扯不断呢……

他将胳膊落在沙发上,食指按了按太阳穴,他似乎做梦了,梦里纷纷杂杂,活着的人死去的人,来来回回。

他抓过一旁的酒杯,晃了晃却并不急着喝。“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瑠佳。”

门内的声音低沉寡淡,早园瑠佳下意识地一退,下一秒已抬手将门推开。

她、蓝堂英、架院晓、支葵千里、远矢莉磨,还有一条拓麻,一方面出于家族对于玖兰氏的拥护,一方面也是他们自己对玖兰枢的追随,才让他们这些人聚集在这个学园里,一直以来,他都是他们所尊仰的君主。

她看着似乎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的枢,声音很低却意外的坚定:“我还是无法接受您的斥责。”

枢有些失笑,额前的碎发掩过来,“所以想要辩护吗?可怜的孩子。”

“我知道,您那样做是为了保护蓝堂。”

“只是事情的结果凑巧而已。”

“您最近都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只是今天白天看着还有些开心的样子,晚上就又……”

她半跪在地上将散落在脚下的信纸捡起,并不着眼看上面的一个字,抚去上面的折痕,将它奉还给君王。

“谢谢你,瑠佳。”

“枢大人。”

她一手扶住沙发的靠背,一手搭在沙发的侧边,玖兰枢抬头看她,她的脸就悬在离他不远的位置,金色的长发柔顺的垂下,却不碰到他分毫,正如她此刻虽然将他半圈在怀里,却没有丝毫攻击性。

“如果我的血能成为您的养料的话……”她话音未落,已经抬起一只手附在颈间,指尖微微一动,鲜红的血一滚,当即落在玖兰枢的脸畔。

她的血是热的,这热度让他原本有些发胀的头清醒了不少,他将手放在她头发一侧,原本搭在沙发的手臂一折,将颊上的血迹抹去,“已经够了,瑠佳。而且不用担心,我一直都很好。”

已经不能再留下去了,她轻声应是,虽然对这个结果早有准备,退下时的步伐走得再稳,到底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夜晚的长廊总是格外的静,脚步声踏在月影下的声音便也清晰得触目。瑠佳注意到架院晓的时候,对方正站在窗边报臂看着她,他的眼神很平静,平静中又掩着复杂。

瑠佳看到他的脸,鼻子不知怎的就突然酸了,她几步扑到他怀里,手指下意识地抓紧他的衣领,这是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人,这是从小到大都如哥哥一般陪在她身边的人啊。

架院没有动作,只任她抓着他,听她有几分颤抖的声音:“他……拒绝我了,明知道的……可是,可是明明……在刚来学校的第一晚索取了我的血液,虽然只有一次……可……”

他低头看着她金色的发顶,声音竟也有几分低,隐着微不可察的怜惜,“枢大人有他自己的打算,他现在,大概已经不需要了。”

几乎所有的吸血鬼都会互相吸食血液来获得满足,这一点即便在血液淀剂被发明后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能被纯血种索取血液更是一种认可一种荣耀。

她微微抬起头,“明明那么喜欢,我却无论是过去还是如今,都猜不透枢大人的想法。”

怎么会如此愚蠢……

架院晓轻轻拍拍她的头,岂止是她,他们不还是一样的看不懂……倒是一条,或许知道的会多一些……

“我对你没有多的要求,既然你已深得那位大人的信任,今后继续好好的服侍并盯紧他的一举一动就可以了。”

“爷爷,如果这是您允许我留在学园的条件的话,还请恕我无法遵从呢。”

离开理事长办公室,摆脱了两位风纪委员,祖孙俩站在山下的学园大门前,同样的浅色发系,两张几分相似的面孔,他们相对而站,一条的声音温和而坚定:“爷爷,看来您还是不明白,我是无法做出背叛朋友的事情的。”

“朋友?”一翁嗤笑一声,“我们与那位大人生来便不对等,你竟然跟我谈朋友?纯血种曾经主宰整个血族近万年,杀伐决断说一不二,怎么这些年稍稍沉寂下来,竟让你觉得可以与他们做朋友?

你以为如果不是纯血种的数量年年减少,他们会倚仗元老院来管理整个血族?如果没有元老院,你,我,还有刚才大厅里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都不过是跪在他们Level A脚下的奴仆,根本没有半点说不的权力。”

“可是,爷爷,我相信枢,我不会背叛他的。”

有了元老院又如何?不过是将过往对纯血种血液的渴望摆到台面上罢了,不过是以更严苛的等级将这个世界搅得更糟罢了。

一翁狠狠盯了一条一眼,这个孙子从小到大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决定的事情却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眯了眯眼,也罢,这条路太险,如今这般,至少无论将来如何,他一条家都不至于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不再看他,似乎连告别也懒得开口,车门打开又关上,油门踩下去,暗色的车身已经堙没在夜色之中。

一条一动不动的目送车子远去,唇边始终含着浅浅淡淡的笑意,他心里有些叹息,为枢,为爷爷,也为他自己。

从山脚绵延向上,一路葱葱茏茏,踏在最高处,是白色的塔楼。

玖兰枢将门反锁,将杯中的红酒倒掉,将少了Queen的棋局重新打乱。他坐在椅子里,指间还把玩着一枚棋子里,面前经纬纵横,微弱的月光落在他眼下,看不清他眼里的神采,只看得见那里面有暗红的光,在黑漆的夜里格外的亮。

延伸阅读

歃血大隋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iseng.cn/yicx.shtml
“七天了,楼下的凶兽怎么还是这么多。”一栋居民楼的楼顶上,林峰隐藏在杂物箱后面,小心

还珠之我不是NC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iseng.cn/sxxx.shtml
自从那次的意外之后,巴里就获得了神奇的力量。每当他想要跑起来的时候,那股力量便会让他

梦往之花宫真热爱篮球?  http://www.chaiseng.cn/gtru.shtml
花宫真自然也认识这招,但他刚才被撞了一下,浑身都有些难受起来,哪里还管什么后出手权力

小替身[快穿]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chaiseng.cn/y2we.shtml
经过半个小时的安排,曹操就和夏侯惇、夏侯渊两兄弟离开了,剩下的就是夏侯家子辈和曹家子

全职小乔流水石边绕再遇  http://www.chaiseng.cn/xn5c.shtml
时之政府是千叶南树现在正在打工的机构,狐之助是时间政府研发的AI,一对一与担任了“审

[鸣佐]六代火影任职期华文首次接受了任务  http://www.chaiseng.cn/gded.shtml
老钱原本想约华文出来谈事的。可是,他进入市区后才发现:几乎所有店铺都因中日军队激战而

[红楼]小爷为什么要洗白之一旗扎你个透心凉(2)  http://www.chaiseng.cn/ywl2.shtml
进入**加载界面,肖宇也看到了对方的阵容。中单劫,上单龙女,打野赵信,ADC和辅助分

荒海有龙女之第二章(2)  http://www.chaiseng.cn/6a0h.shtml
丁妍之晚上下班后去餐厅打包了吃的给周聊送过去。她们俩是在咖啡厅认识的,准确的说是在丁

网游之银色子弹之家族投机(7)  http://www.chaiseng.cn/ghpu.shtml
郭嘉遇到了太多很多士家之人眼高手低的,他们从内心根本就看不起寒门学子,更不要杨昱背后

重塑星球[无限流]死神眷顾  http://www.chaiseng.cn/xoq6.shtml
就在她推门的那一刹那,傻了眼。一个一米五几的女孩躺在了血泊之中,满地都是纸张,她俯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乌妖圣纵横西游之初级搏斗技能(6)

    “是你?我秘书没通知你么?你被开除了——”总监恶狠狠又气鼓鼓。杨辰一听,火大。“麻痹的,不是你叫哥来的么?怎么,现在哥我来了,你一句话就打发我了?!”杨辰毫不客气,说话也带着一丝痞气。总监被一个新人如此顶牛,也跟着火起来:“靠,就一句话打发你了怎么滴?打断老子的好事,老子还想杀了你呢……滚滚滚,别瞎

  • 人间尸世在线阅读第7章

    “嗯!这是哪里?”慕容月迷迷糊糊的醒来,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四下找来起来。慕容月一下子记起自己昏迷前的画面。这一刻的慕容月知道自己的心里多了一处柔软和决定。南宫冰月在远处的黑暗里看着,着急的慕容月,不知道为什么心理有一种开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发自内心,让南宫冰月觉得很神奇,他又歪着头想着‘自己到底怎么了

  • 一不小心叼走妖市之主第7章在线阅读

    三个女孩几乎异口同声,但我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最后那个名字。苏茉儿?苏玛喇姑!“额吉……这是?”我走到赛琪雅身旁,望着眼前的三人。“玉儿,额吉其实一直想为你选个可心人,做你的贴身婢女。这次你中毒受伤,更是提醒了我。有人寸步不离地跟在你身边,才不会再出什么差池,这样额吉也更放心。”赛琪雅语重心长的为我一

  • 妖神战纪在线阅读第1章

    华夏首都燕京,四大超能力组织之一,华夏战神组第一会议室,会议圆桌旁坐着六个人。这六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夏最强的六大超能力家族的当代族长,也是华夏战神组组委会的六大组长。这六位老者可以说是全华夏乃至全世界,超能力者中的顶峰人物了。可是现在很明显,六位老者都是一脸的愁容。尤其是其中的一位强壮的老者,一手支

  • 灵能回溯boss出现,战前突破!(五更求鲜花)

    “难道是因为我要突破了。”郭小年喃喃自语。此刻的郭小年,他的经验值已经达到一千多点,不过,他并没有升级。郭小年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升级先不急,可以多积累一些经验值,到时候在爆发。《神话世界》这款网游,前期,有很多玩家都会选择卡级。卡级,就是积累经验值,不突破,等有需要的时候,在爆发。郭小年他还想实验一

  • 尚元魁捉妖第三章在线阅读

    夜静悄悄的,月光朦胧。夜色暗淡,嗯,月黑风高夜杀人的好日子啊。今天黑岩城注定要有一场血光之灾。一番对话后双方的关系已经到了临界点。叶枫当然明白这自称老黑的人很明显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两人都剑拔弩张一副随时准备开打的样子。但是两人都碍于对方实力不明不敢轻易动手于是就形成了现在的僵局,偌大的酒席竟无一人敢

  • 大宋浮生录时光荏苒

    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而去,距离当年八剑之门上南宫家族讨剑一事已经过去了十年。藏剑大陆西边的一个小山村,一个妇人佝偻的在地里忙活着,而在地边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呆呆的坐在那里,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在地里忙活的妇人。这时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小男孩的身边。“小星星,在干嘛呢?”老人和蔼的看着小男孩,还伸出

  • 暮光纪元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没露脸,带点底色的阳光悄悄穿进房间,映出金黄色的色泽。喜鹊喳喳地在外面叫个不停。何丰轻轻掀开身上的被子,又给杨氏压住被脚,蹑手蹑脚地爬下床。侍文和杨嬷嬷听到动静,过来伺候何丰穿衣洗漱。何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点发愣。每次和杨氏一起睡觉,何丰总是睡不好,第二天眼睛总会有点肿。这

  • 紫玲雪曦之坠落(第三更!求鲜花收藏!)(7)

    作为钟馗口中的麻烦,傻愣愣的四名空警显然没有觉悟。他们不明白,为啥他们出现的一瞬间,那个胖子就被人分解成两半,要知道,那个红色怪人离劫匪还有一段距离!难道有挥刀隔空砍杀的技术?好在死的人一看就是劫匪,刚刚情急之下误射的两名警员也反应过来,松了口气。“你们是什么人?”一名空警口干she燥道。钟馗像是没

  • 双姝在线阅读第10节

    演唱会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拉下了帷幕。起初,亚梦因为惦记着源千希,一直没有认真听演唱会,但是后来……大概是被周围狂热的粉丝给影响了,她不知不觉就被带入其中了。Next的演唱会确实办得不错,节奏把握得很好,两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丝毫不会让人有听觉疲惫之感。就拿亚梦来说吧,她本来不是他们的粉丝,但是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