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何不自渡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尔依呀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巴山剑派雄踞西北,当代掌门霍中原在武林中也颇有名望。萧云帆虽与他缘铿一面,心下对这位武林名宿倒也有几分崇敬之意。

几人站在山脚下,抬头望去。石阶依山而建,气势雄伟。两旁苍松挺拔,昂然卓立。山腰处云雾缭绕,倒有几分仙家圣境的味道。

行得多时,才登上山巅。几个守山弟子见尹中豪回来,忙上前行礼。

尹中豪对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道:“方华,你速去殿内通知掌门,请他到大殿等我。”那弟子得令,便飞奔而去。

萧尹二人徐步穿过照壁,来到广场上。广场四周各立着旗杆,杆上青旗飘扬。广场中央八角形的石坛内矗立着一块黑色巨石,高约三丈,犹如利剑一般,直刺青天。 巨石之上,镌刻着巴山剑派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四五十名弟子排成方阵,在教习指导下演练剑阵。

萧云帆在尹中豪身后跟着,迈入正殿。殿中一尊彩像,鹤发童颜,身披道袍,背插宝剑,正襟危坐。左右是两个垂髫童子相伴。 塑像前,黄色的布幔垂下,下方的案几晌摆着贡果、香炉。

五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迎了出来。为首的老者身材高大,面色红润,一部雪白的长须垂直胸口。双眸精光湛然,一派宗师气象。这老者双手一拱朗声道:“老夫霍中原有失远迎,贵客见谅!”

萧云帆还礼道:“晚辈萧云帆拜见老前辈!”

霍中原伸手介绍身后之人,这四人分别是楚方舟的父亲楚中流,母亲苗氏,岳父季中鸣,以及岳母魏氏。众人落座后,霍中原笑道:“萧朋友,怎么有空来我巴山作客?”

萧云帆起身道:“事出有因,晚辈不得不来。楚前辈,季前辈还请节哀!”楚中流闻言,瞪大了眼珠,仿佛听错了一般,大声喝道:“什么节哀?你给老夫说清楚!”

萧云帆正色道:“楚师兄夫妇为奸人所害。晚辈是来报信的。”四个老人吃了一惊,同时站起身来。 尹中豪神情凄楚,低声说道:“师哥,舟儿和芸儿被人杀了,现在尸首就在山下的客房内。”

苗夫人骤闻噩耗,登时昏了过去。魏夫人更是泪流面目,失声痛哭。 楚中流身子瑟瑟发抖,赶忙伸手去掐夫人的人中穴。

霍中原定了定神,站起身来,缓缓道:“方华你带几个弟子,扶你师叔爷他们去看看,方北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萧云帆望着这四位老人跌跌撞撞的背影,心下一酸。这四人均已风烛残年,突遇这丧子之祸,试问谁能受了?

霍中原叹了一口气道:“萧兄弟,还是请你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说给老夫听。”萧云帆将事情一五一十陈述给霍中原,他沉吟半晌,问站在一旁的尹中豪:“师弟,萧大侠说的可是实情?”

尹中豪道:“师兄,我和弟子赶到时,舟儿已经死了,那行凶者已不知去向,萧兄弟来,就是要向大家说明此事原委!”

霍中原眼光一转盯着问萧云帆问道:“你说杀害舟儿的是富商徐寿,这徐寿的底细你可知道?”

“晚辈和徐寿也是倾盖之交,他原本就要夺那金波雪鲤。而我们在半道上的马车出事,想必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霍中原捋着胡须沉吟道:“阁下之意,那徐寿杀害我门人在先,嫁祸给你再后,可是这徐寿与一道出行,他这样做未免太过冒险?”

萧云帆应声道:“金波雪鲤只有一条,他为了救母,自然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霍中原道:“那么金波雪鲤现在何处?”

萧云帆解下包袱将盒子捧出放在桌上,缓缓道:“霍掌门,在下与徐寿楚兄夫妇约法三章,这金波雪鲤由我看管,他们双方各拿一把钥匙。”

霍中原点头道:“既是如此,舟儿夫妇身上必有另一把钥匙。

萧兄弟,事情还未查明之前,请你在舍下多盘桓些时日。尹师弟,你先带萧兄弟去客房,我去看看山下情形。”

尹中豪领着萧云帆自大殿走出,不少巴山弟子围在大殿前窃窃私语,一个个面带怒容,显然对萧云帆怀有敌意。转过两个长廊,二人来到一个僻静的院落。院中栽着两棵桂树,道路两旁则是花圃。

尹中豪走在前面,打开一间客房的门道:“萧大侠暂且在此休息,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包涵。”说着,自行离开。

萧云帆双手剪在身后,四下张望。 东面粉壁上挂着几幅近人山水,西面墙边立着一个三层书架,上面摆满了古籍。屋子倒也收拾洁净雅致。

折腾了半日,他着实有些疲倦,正准备睡。

忽听得门外脚步上细碎,他翻身而起,一个箭步冲至窗边。 手指沾了唾液,轻轻刺破窗户纸,向外张望。只见屋外二十来人手执兵刃,将客房团团包围起来。

萧云帆心中恼怒,暗骂:好你个霍中原竟跟老子玩这一手!

巴山脚下灵堂偏厅内,素烛高烧。 霍中原头戴白布,端坐在椅子上闭目沉思。楚季两家人也坐下首,神情委顿。

忽然,楚中流红着眼,一拍桌子,怒气冲冲道:“师兄,这姓萧的狗贼害死舟儿,我这就去将他大卸八块!”听得丈夫义愤填膺,苗夫人心中更是酸楚,脸上泪痕未干,咬着牙道:“是啊,师兄。”

霍中原摇头道:“这萧云帆若是凶手,又怎么会和尹师弟上山?只怕另有隐情。尹师弟,这件事你怎么看?”尹中豪沉声道:“师兄,这件事我也觉得蹊跷。我和弟子赶到时,萧云帆正在车外。我们与他交手,此人武功着实了得。说来惭愧,小弟也不是他的对手。 若他真是我巴山派的对头,大可当场将我击毙,又怎会跟随我上山?”

季中鸣白了尹中豪一眼,冷笑道:“师兄,师弟,咱们是一家人,你们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反而帮着他一个外人说话?这人有恃无恐的上山来,只怕另有图谋。这一层你们可曾细想过?” 霍中原心念微动,暗道:季师弟说的不错。此人若假意上山,实则窥探我派机密,却是不可不防。

留他性命无异于将我巴山派百年基业拱手送人。真到了这份田地,我霍中原岂非成了本派罪人?一念至此,惊的他汗透重衣。

尹中豪见霍中原有所犹豫,忙道:“师兄,玉狮子近年来在江湖上名头响亮。他死在别处倒也无妨,死在我们巴山派,难保他那师父不寻我巴山派晦气!”

楚中流一脸不屑,冷哼一声道:“老五,你怎地长旁人志气,莫自己的威风?枉我当你是兄弟。舟儿芸儿可是你的亲师侄,口口声声喊你五叔的,如今他们惨死,你百般维护萧云帆是何道理?”

尹中豪脸色微变,涩声道:“可是……是……”

霍中原站起身来,示意尹中豪不要再说下去,走到楚中流面前,伸手按在他肩头,沉声道:“二师弟,你放心,舟儿和芸儿的仇,我这个做大师伯一定为他们报。我已经派人将萧云帆看好,谅他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不过尹师弟的话不可不听,要杀这姓萧的,咱们得名正言顺。偷袭暗算,不是咱们正派所为。就算结果了此人,也会引来祸患。”

楚中流瞪了一眼尹中豪,拂袖而去。季中鸣道:“一切全凭师兄做主。”

霍中原点了点道:“老三,你去劝劝老二。”苗夫人和魏夫人也跨出房门。

尹中豪低着头,心中大不是滋味。霍中原温言道:“五弟,你二哥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舟儿和芸儿横死,做父母的自然是心如刀割。你多多担待。”

尹中豪点头道:“大师兄的话小弟自然理会的到,我不会埋怨二哥的。不过,萧云帆是否是真凶还要详查,咱们巴山派光明磊落,既不放走一个坏人,也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霍中原长叹了口气,看着尹中豪,缓缓道:“这件事真相如何,我们自要详查。据萧云帆所说,他们曾在黄陵镇客栈逗留,

我已经派得力的弟子去了那边,或许能查到些蛛丝马迹。 另外,今夜你就动身,去鸡鸣寺请宏远方丈,莲华观请一清道长,金柯寨请黄寨主。其余的武林同道,我派人去请。”

尹中豪点头称是,忙道:“原来师兄早有安排,小弟这就动身。”

霍中原看着他坚毅的面容,一如当年那般意气风发,性子耿直。伸手轻轻按在他肩头嘱咐道:“路上多加小心。

临近中秋,本是阖家团聚的日子,可怜季楚两家人肝肠寸断,涕泪涟涟。霍中原身为长辈,看着这楚方舟与季芸长大的,想起过往种种,心中也是悲痛万分。可作为掌门而言,自不能将诸多情感表露出来。楚季二人已然失了方寸,大事还得他来主持。 他将两家人各劝慰了一番,又亲自到灵堂,验看了死者伤口。

这二人中剑部位是在咽喉,伤口薄而锐利。死后脸上神情平静,显然是被剑术高手在一刹那取了性命。据萧云帆所言,他二人在上车之前还是好好的,到了中途遇害,也就是说凶徒在半路上将他们杀害。

奇怪的是萧云帆并未听到惨叫声。凶手若向萧云帆说的,意在夺鱼。杀掉舟儿、芸儿便是为了钥匙。那铁盒应该才是他的目标,可是为何又迟迟不动手?难道他畏惧萧云帆的剑法?思来想去,还是未想通。

他找到灵堂内一个丫鬟询问钥匙的下落,整理二人遗物时,是否找到另一枚钥匙?

那丫鬟闻言直是摇头。 领着霍中原在另一件房内查看,遗物里除了女子用的木梳,胭脂盒,手绢外再没有其他物品。

费了许多功夫,还是未能理出头绪来。他又猛然间想起季中鸣的话,吩咐四名贴身弟子挑着灯笼去厢房。

不多时,霍中原来到厢房门外。一名巡查首领弟子见掌门驾到,忙上前行礼。

霍中原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声张,而后招手让他上前回话。

那弟子小声道:“启禀掌门,弟子奉命看守此处,未见萧云帆踏出房门一步。此时,他想必睡了。”

霍中原点了点头低声道:“你们都撤下吧。”那弟子应声,而后伸手示意其他人离开,霍中原又支开了贴身侍奉弟子,留下一盏白纸灯笼。

他左手提着灯笼,快步走到左首花圃的一棵桂树下。而后纵身一跃,飞上树枝。

白日里萧云帆虽是气愤,但他仍是克制住了脾气。 心想:若打伤巴山派门人下山固然逍遥,可杀人的罪名就无法洗清。既来之则安之,秉着清者自清的信念躺在床上倒头便睡。

正在睡梦中,突然床板一翻,他整个身子跌入一个黝黑的通道内,通道四壁十分光滑,加之萧云帆正在酣睡,自然无法防范。

整个人顺着通道向下急速滑落,砰地一声,摔在地上。原来那桂树上伏有一处机关,联通厢房的床板。

这一下着实不轻,他只觉腰背要断,浑身酸痛,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努力睁开眼来看,眼前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心中吃惊道:我萧云帆莫非被巴山这帮鸟人暗害了,这里该不会是阴曹地府吧?

他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方知不是做梦。屁股下方一阵冰凉,并非棉褥。自语道:“奇怪,我明明睡在客房里,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儿?”

他摸了摸后脑,似乎肿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血瘤,手指一按之下十分疼痛。满腔怒火,陡然而生,破口大骂道:“巴山上下,没一个好人。有种的给萧爷爷滚出来,当面比划,背地里搞这些名堂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时,不远处亮起昏黄的灯光。萧云帆定睛望去,一个巴掌大的孔内露出半张脸,他从胡子认出是霍中原。

萧云帆怒道:“霍掌门这是何意?”

霍中原淡淡地说:“萧老弟,我师侄是否为足下所害,此事尚难以定论。老夫虽有心维护,但恐伤同门之谊。只好先委屈你在这地牢中先住上几日,待事情水落石出了,你自然可离去。”

萧云帆笑道:“若此事不水落石出,你便要关我一辈子?”

霍中原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萧云帆冷笑道:“什么叫无可奈何?放着凶徒逍遥法外,却将萧某关在此地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霍中原明知这是萧云帆在讥刺他,却毫不在意。依然温和地道:“萧老弟稍安勿躁,老夫已请了数十名武林同道来我巴山派作公证人,届时自会还你一个公道。你大可放心,这几日,我会派人给阁下送些饭菜。”说着关闭了铁门上那个巴掌大的窗口,一切又陷入到一片昏暗之中。

延伸阅读

启橙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a53w.shtml
每到假期,中小学生父母就会为孩子的生活发愁。中小学生虽是未成年人,但其自主意识和独立

新佳美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aivh.shtml
新佳美抽油烟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逐渐成为科、工、贸一体的综合性科技公司,拥有“格浦Go

乐虎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dfdl.shtml
乐虎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玩具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胶囊酒店设备、青年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pvse.shtml
太空舱酒店项目十大问答1、“太空舱式卧房”是什么材料做的?答:太空舱式卧房是由三部分

盛威家纺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6kgi.shtml
盛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两年来,凭着其积极进取的精神和广大客户的鼎力支持,并辅

泉集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nqha.shtml
泉集阀门创建于1999年8月,是一家集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阀门制造企业

崚望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axe1.shtml
崚望化妆品是采用配方和纯净的植物原料结合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本品上市之前做过

尤珑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dilo.shtml
尤珑饰品是义乌市尤珑饰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一家从事设计、生产及销售流行饰品的综合性厂

激埃特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pax0.shtml
激埃特滤光片主营光学滤光片,有传感带通滤光片,医疗滤光片和美容仪器专门制作滤光片以及

北抖星短视频加盟  http://www.freizeitcafe.com/6iv2.shtml
杭州北抖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短视频与直播KOL运营业务,目前在职员工100余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吞天龙神在线阅读第十章

    天空中的黑点渐渐放大,飞到近处,正是一架直升机,并且还满载弹药配备武器。驾驶员应该也是看到了这边的宫殿,直升机降落了下来,待到螺旋桨旋转平稳,渐渐停止,其上的乘客走下了飞机。“呼!好冷啊,怎么会在这么个鬼地方。”从驾驶的位置上下来的是一名女子,气质清秀,五官精致,讲的是中文,穿着一件不算华贵的皮草,

  • 赘婿之战神归来之摊上事了

    豪华的包厢内,尹云浅被男人粗鲁地按在了地板上,浑身动弹不得。一分钟前,她刚推开这间房间,没来得及反应,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的从她身后扑了过来,然后打开大力的撕扯起她的衣服。不一会儿她身上的衣服就被剥落了下来,露出一片光洁白嫩的肌肤。男人看到她胸口的春光时,忍不住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啊……”随之传来

  • 快穿之人在江湖飙之血虎拳

    第二天,古远带着些许的期待来到林间的空地上,此时的李北早就在那等候了。“明天来早点。”李北道,也没有解释什么原因。古远点了点头。然后李北扔了一把以白桦木做的弓给他。“拉开。”古远掂了掂,迟疑了一下道:“拉坏了怎么办?”李北轻笑一声,围着他转了一圈后,用着有些嘲讽的语气道:“就凭你这小身板?别想的太多

  • 乱码之白刃一闪!(5)

    我这是被无视了吗?是因为年青女孩的肉质更加鲜美吗,所以才率先选择小忍下手?见齿鬼高跃空中,张着血盆大口飞袭而来,王洛嘴角微一上扬,勾勒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忍,快闪开!”就在香奈惠出声提醒之际,王洛动了。脚步微踏,溅起几缕泥尘,王洛的身影疾速跃起,以倒挂金钩的方式,自下而上,一脚踢向了牙鬼的脖子。咔嚓

  • [综]无限武道废材嫡女(四)

    躺在床-上,南宫凤雪一边休息一边想着前世的事情。想着自己从五岁开始被死神收养成为一百多个小孩中的一个,在经过死神八年的训练,十三岁的她第一次杀人出任务,然后开始一步一步踏上那佣兵界NO.1的位置。这一路之上,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踩着一具又一具的尸骨走上了强者的顶峰。可最后却终于厌倦了这种刀口舔血打打

  • HP向往之行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着镜子里那肥硕如山的身躯,沐清歌欲哭无泪,这还真真是一胖毁所有啊。原本小巧的五官,因为肥胖,全都挤在一起,看上去尴尬又一言难尽。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胖就胖吧,总比上辈子镜子也不敢照好吧!“歌儿……”清歌脑子里正想着胖也挺好的,外面便传来一道振奋的嗓音,细听之下,还带着微微的颤栗和后怕。她扭头过去,

  • 号武榜在线阅读第六节

    十天以后,高逸与战友们登上了星联的‘德黑兰明珠’号运输舰,随着第一舰队的补给编队,前往两千多光年外的新泰坦星。由于那里是新开发的星区,星联递交给银河大议会的星门建设申请还没有批,无法直接快速跃迁到达,所以他们只能使用普通曲率引擎慢慢飞过去。全程需耗时一个多月。高逸从没在太空中待过。他怀着新奇的心情与

  • 白仙在线阅读第1节

    啊?我这是在哪里?宋子明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彻底的懵圈了。天空是一望无际灰蒙蒙的,一轮渗人的血月孤寂的挂在天上,看上去比平时的月亮大上几倍。四周是荒芜的旷野,没有一个生灵,只有星星点点的透明物体四处飘散,就好像,额,自己现在这样。宋子明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咽口水的动作,却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根

  • 女配炼体修仙记身份的曝光

    被封印的记忆一瞬间解封,紫荆被那强烈的冲击力刺激的头脑混乱。“成悦!成悦你怎么了?”成悦是谁?对啊,成悦就是我啊。那夏紫荆呢?我不是夏紫荆吗?他知道自己是夏紫荆,家住济南的大明湖畔,有一个喜欢粘着自己妹妹夏紫薇,有疼爱自己的外公外婆,还有一个不怎么喜欢自己的母亲。但是,他耳边不断传来的呼唤声又在提醒

  • 精神变态日记同人--杀人魔从良(?)记之林中犬吠

    寒风习习,天色越来越明亮,树上挂着的积雪纷纷哗啦哗啦掉落。山脚下是一个大庄院,此刻,炊烟袅袅,自成一景,甚为优美。杨月圆和李枫山站在山顶的凉亭上向山脚望去,感慨往事如烟,脸上均是淡淡伤愁。忽然,只听到叮叮当当一串清脆响亮的铃铛声,铃声由远而近,钻遍了山丘的每一个角落。杨月圆和李枫山忙凝神向山腰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