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解星空答案与选择

作者:九命猫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清晨的官道上,容隐骑马伴着马车随行,马车摇摇晃晃,里面的人却毫无动静。

他知道她是在躲着他,不过这至少证明了,她在挣扎纠结,她心里有他。

马车一路安静驶出了官道,驶进密林。林中无风自动,座下的马也不安的嘶鸣。金鸣之声响起,箭雨朝着马车而去,旁边的护卫连控制住坐骑,拔出武器抵挡。

“保护月主。”拉车的马被箭矢刺穿喉咙当场断气,容隐退回损毁的马车边,将沉辛置于自己身前。

“坐稳了。”容隐面色凝重。

如今就快要与援军汇合,幕后之人必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派出劫杀。只是没想到这一波死士,下手没有任何犹豫,势必要击杀沉辛的势头。

他下令撤退,这些普通的护卫抵挡不住专业的死士,人数上还不占优势。如今他受伤再战,难保还有什么后手针对沉辛。

容隐一马当先,护卫队紧随其后,可死士终究占据主导方,护卫队不得不停下脚步阻挡。可这些死士目标明确,只留下数人牵制护卫队,剩余数十人穷追不舍。

马匹在密林中逃窜极为不便,马蹄声动静太大反而会招来杀生之祸。如今暂时护卫队为他们争取了一点时间,容隐当机立断,环住沉辛的腰一蹬马背,果断朝着另一条小道前进,让马继续在原本的小道上前进。

数十名死士追至路口,几人对视一眼,分组追捕,几人追着马蹄声而去,几人朝着小道追去。

五名死士追进岔道的死士奋力前进,突然前方两人脚下一绊,冰冷的银光从树上落下,将两名露出破绽的死士绞杀。其余三人迅速分散,躲过回转的剑光。

容隐随后身影弹射而出,朝着最近的死士攻去。那名死士毫不犹豫举剑格挡,脚下用力却突然被缠住,短暂的停顿容隐的剑光已至身前,条件反射的转身侧开,可还是被削下一臂,剧烈的疼痛瞬间撕裂了他的意志,容隐一剑封喉,又迅速扭身格挡。

“铮——”火光闪过,容隐迅速跳开,落于树间。其余两名死士没能救下同伴,目露警觉。他们被无形的东西在牵扯着,肯定是目标在暗中操纵,为今之计,得赶快找到目标的藏身之所解决她!

两人飞快的扫过每一处暗处,发现一颗树上有气息,一人急射而出,容隐反身去护,却被另一人从背后偷袭而来。

竟是在逼他做选择,是选择回护自己,还是救下沉辛。

容隐毫不犹豫,背后逼近的杀意也未能让他犹疑一秒,满面凶光的将前人斩杀,而背后那道剑光已袭至背心。他选择救人,却来不及救自己。

关键时刻,沉辛扯着红线一跃而下,数道红线绕过着死士身后的树干,用自身重量扯得那名死士倒拖几米外,救下容隐。容隐果断转身击杀,配合默契。

沉辛跃至树下,容隐上前执起她勒出血的双手,她挣扎想要抽回。

“别动。”严肃的话语让她的心一颤,愣愣的任他查看。

如此乖的少女他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嘴角一翘。仔细看了看她的双手,伤口并不很深,简单的缠绕起来,他一把背起她,继续赶路。

沉辛在他背上才反应过来,刚准备开口说话,急速靠近的五根红线让她眉眼一肃:“来了。”

容隐点点头,看来他们已发现了上当,正在赶来,此地不宜久留,得另寻一处埋伏。

一路而来,他们早已培养出了难言的默契,不用言明,就明白对方的意图。

两人故技重施,又将五人拿下。此回更简单,这五人没有刚才五人警觉,才一个照面,就斩落三人,后面两人都不用沉辛出手,还有伤在身的容隐一人就将他们拿下。

沉辛从树上跳下,提议道:“回去救人?”

容隐擦了擦剑,这也是他的想法。两人向原来遭伏击的地方赶去,等到他们赶到,战斗早已结束。出乎意料,离他们最近得援兵就在他们后方,他们一直向前赶路,竟然一直没追上。

刚巧救下了这一列护卫队,虽或多或少的守了伤,但都没有性命之忧。

护卫队队长看将军月主平安归来,告知他们已完成任务,就不给大家添麻烦了,打算这就带着几个兄弟回淮水镇。

沉辛简单的道谢了几句,便在援军的带领下准备上马。她正要坐上马背,一个死士悄悄从地上爬起,瞄准沉辛的背心,将嘴里的毒镖飞射而去!

“月主小心!”

沉辛下意识回头,便被一道身影猛地扑倒在地,她困在熟悉的怀里,身上的人已经昏迷,无力的压在她身上,旁边是卫兵的惊呼。

“将军!”

她下意识地摸向他的背心,一手粘腻,艰难的扶起他,入目的是男人泛着黑气的脸。

镖上有毒。

她愣愣的坐在原地,在众人慌乱的呼喊中回过神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割开容隐的上衣,取出飞镖交给一人收起来,然后给他喂了一颗清毒丹,同时吩咐卫兵找来马车将他抬了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回京。

马车内,清醒着的人也在煎熬之中。

容隐面容漆黑,趴在眉目沉沉的少女腿上。车厢摇晃,为了减轻他身体的负担,沉辛尽量托着他的上半身,不让情况恶化。

她只学过简单的药理,对解毒并不擅长,虽随身带着清毒丹,但明显此毒极为霸道,只能压制着毒性。望着男人黑气弥漫的脸,沉辛面容恍惚。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救她了,每次都为了救她让自己处在生死之中。她低头注视着男人刀削般的面容,情不自禁的抚上紧缩的眉头,愣愣发呆。

一只大掌准确的擒住了她贴着他眉眼的手,男人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抓到现行的笑意。

清毒丹发挥了作用,抑制了毒性的发作,容隐提前醒了过来。

他扯着苍白的唇躺在她腿上笑:“月主这是何意?”

沉辛一惊,想要抽回手。

“月主大可一并抽回腿让隐躺在马车上。”容隐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威胁道,不让她退缩。

沉辛仓乱地躲避他地视线,说道:“将军醒来最好还是自己坐起,用内力护住心脉不要毒发攻心。”

既然看透了她的心思,容隐就不再隐忍。他强硬的执着她的指尖,在他的眼上描绘。

“看着我。”

沉辛鬼使神差的转过头。

容隐忍不住笑,语气低沉温柔:“你明明也是在意我的,不要逃避,好吗?”

沉辛垂了垂眼,苍白抵抗道:“将军想多了,沉辛只是感念于将军的救命之恩而已。”

“救命之恩?这般也是为了感念救命之恩吗?”容隐又执着她的手附在他的眼上。

“或许等到国泰民安的那天月主才能老实坦诚吧,可隐却等不及。”

沉辛睫毛一颤,指尖都在颤抖。

“不该是这样的,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

容隐深深的看进她挣扎眼中:“理由呢?”

沉辛默然。

“没有理由不是吗?我们之间既没有家也没有国,沉家的责任并不影响我们在一起。相信我,好吗?”

良久,沉辛在一遍遍的直击灵魂的拷问下,最终松口道:“先治好了你的毒再说。”

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这个地步也差不多了,容隐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微笑。

路途短暂,但中间容隐已坚持不住昏迷过去,好在内力护住心脉一路平安到达将军府。接到消息的府中军医和宫中御医早已等候多时。

所有人团团围站在卧房内,查看过毒性的几位御医皆面露沉重。

“此毒我等都未见过,霸道之极,但好在月主的清毒丹也非凡品,加上将军内力护身,暂时可以压制。”

沉辛眉眼暗沉:“需要多久才能研究出解药?”

“这……”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犹豫道:“我等也没有确切的把握,不过有另一法可以逐渐缓解。”

“什么法子?”

那名御医拱手道:“放血排毒。但这个方法得等将军醒来配合我们用内力逼毒,否则我等贸然放血会极大的损伤身体元气。”

沉辛心底的大石才落了地,她内心从未这般害怕听到此毒无解的消息。一想到他会死,为她而死,胸口就像针扎一样泛着隐秘的痛。她深吸一口气,问道:“将军何时会醒?”

御医答:“傍晚就会醒来。”

沉辛点头,却没让他们回宫,开口将他们留在了将军府:“几位辛苦了,今日就留在将军府吧,也省得傍晚诸位再跑一顿,就由容叔带大家去安置吧。”

管家容叔感激的看向沉辛,他也实在不放心容隐目前的情况,可又没有资格开口留下皇上派来的人。

几位御医也深知月主在皇上心中的位置,并不介意卖她一个人情,一个个拎着药箱在管家的带领下就近安置在了隔壁房间里,勤勤恳恳的讨论解毒的方法。

待人走后,沉辛坐在床边守着,并没有即刻回家。只是打发了将军府的仆从,去隔壁报信。他为她陷入生死之地,不看着他醒过来,她实在无法离开。

这一坐就坐到了日落,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容隐缓缓睁开了眼。

“醒了?”头顶上是少女清冷的声音。

“你一直在守着我?”他眉眼微松,声音微哑。

沉辛合上书,没有回答他,只是唤人去请隔壁几位,刚要离开,手便被人牵住了。

“怎么?月主打算说话不算话?”

调笑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紧张,沉辛无奈回头:“将军,你先顾好自己的身子,才有兑现的机会。”

房门被人推开,沉辛及时抽身去迎接,欲盖弥彰的背影让他绽出一丝浅笑。

都这样守着他了还怕别人看出来吗?

御医提出来了方法果然有用,在容隐的配合下逼出了一部分毒性,面上的黑气褪去了一些。

御医拔出最后一根针,天色早已黑沉。

“好了,将军的内力深厚,再排毒几次,想必都不用等到研制出解药就可以痊愈。”

御医打算回宫复命,容隐穿好衣服起身,也打算和他们一同进宫禀报。

管家带着众御医去打点,房间内又就留下沉辛二人。

容隐走近她,温声道:“你先回去休息,等我回来去找你。”

沉辛还有些不适应,只好点头回应他。

容隐一笑,大掌抚了抚她的眉眼,随即披上朝服离去。

御书房内。

“容将军此番辛苦,如今身子可有大碍?”老皇帝关切的问垂首的人。

“多亏了皇上派来的御医,不然隐此次危在旦夕。”

老皇帝叹了口气:“若不是将军你为月主挡下这毒,这秦国百姓又不知何时才能迎来第二个月主啊。朕不知要做什么才能补偿将军对秦国的付出啊?”

补偿?

看来老皇帝也知道幕后之人的身份了,况且他已经答应了沉辛,不再追究此事。而且……

他嘴角一勾,想起少女眼露迷茫亲昵的样子。

他已经收到最好的补偿了。

他的态度表明了一切,老皇帝震撼于两人的大义,内心复杂下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做出了宣判。

“明日梁太子就准备回梁了,此番公主的和亲队伍将由禁军队长一路护送,容将军就在京城好好休养吧。”

“末将领旨。”

容隐理解皇帝做出的决定,却无法原谅幕后之人。本来两国和亲是大事,为了公主和太子的尊严应由镇国将军一路随行的。如今换成了禁军首领也算是皇上对公主的警告和处罚,而且他也暂时不想离开京城,这样安排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容隐出御书房时,元安公主就站在门口等着,目光落在他的肩膀等处,目露担忧。

“容隐……”元安想要伸出指尖去触碰他,却只摸到一个冷冰冰的衣角,余光中是男人附了一层寒霜的面容,擦肩而过的夜风打到脸上,毫不留情的凉透了她的心。

她手指僵硬的停在半空,背着身看不清神色。

“公主,皇上叫您进去。”老总管低声唤道。

老皇帝与元安公主谈到很晚,这场刺杀就在第二天公主远嫁的结局下落幕。

满城红妆,街道喧哗祝福一片,而沉辛的院子中却一片平和。

容隐翻到院墙上,这次他没有躲在树荫之下,猎豹一般矫健无声地跳进了院中。树下早就坐着一个少女,茶水都冷却了书都没翻一页,平静地表情下显然是在发呆。

他一看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以手抵唇压了压嘴角,问道:“等多久了?”

沉辛一惊,脑海中想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掩饰的端起茶杯,正准备喝一口,杯口便被大掌压住。

她微怔,略带薄茧的指腹拣出一片树叶,抬头是男人刀削般的俊容。

“落叶。”

说完拿走了她的茶杯,重新给两人沏茶。

“咳、将军什么时候来的?”努力定神的少女掩唇微咳,可粉色的耳尖却出卖了她的窘迫。

想想之前两次她一发现他就第一时间下逐客令,冷漠的仿佛铜墙铁壁不和任何人交集。现在却乱了心神连他进来都没有注意到,一想到这是为何,容隐就止不住嘴角的弧度。

他顺着她的话解围:“刚进来,就看到你在想事情。”

沉辛老脸微热,她的确是在想东西,却不是想事情。索性她心境强大,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问道:“此次将军不用随和亲队伍西行?”

“皇上派禁军首领去了。”

沉辛眼中复杂,沉吟道:“其实皇上不必如此,公主和亲远嫁却没有最高规格的队伍,总会有流言蜚语。”

“这也是皇上给你的交代,如果不是和亲一事在前,想必就不是没有最高规格这么简单了。况且禁军队伍还有副将,俩将随行,也算不得什么大差别。”容隐眼底冰冷。

沉辛抬眼看他:“并不是我想原谅她,只是这样到底会落了秦国的面子,得不偿失。她迟早是要离开的,以后终归是不可能再见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不出结果的事她并不想再掺和进去。

容隐倒觉得皇帝此举不只是补偿,也是对元安公主的失望再打磨,毕竟昨夜元安公主也被叫了进去,如果真的放弃了她,不必惩罚之前还要告知的。

他并不打算说起此事,毕竟少女对此事不是很在意,不过有一点,他却很在意:“如果是按最高仪仗的话,就是我随行,难道月主是希望隐随行的吗?”

容隐直视她,等着她的回答。

她放下茶杯,垂眸避开他的视线,沉默不语。

希望他随行吗?按道理她的心里觉得是无所谓的,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感觉到她还有所顾忌,容隐黑眸不可察觉的一暗,无法得出结果的事便置身事外,向来是她的行事准则。他内心叹了口气,道:“最近发生了太多事,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沉辛睫毛轻眨,抬眼看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眼底却是无限的包容。不知怎得就松了口:“今天还是算了吧,毕竟公主出嫁你突然出现,怕是要生事端。”

容隐不禁低笑逸出喉咙,最终还是得到了答案。他看着她,意味深长道:“的确如此,还是月主想得周全。”

沉辛又不自在的端起了茶杯。

接下的日子里,容隐每日除了拔毒练兵就是翻墙,有时能遇见在树下沉辛,有时不巧他就自行去书房找她,也不用刻意相处聊天,就算是沉默也显得格外契合。不动声色的融入沉辛的生活,沉辛也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他的陪伴,与人相处间偶尔也会露出清浅的笑。连沉瑜也感觉到她们家辛妹妹最近周身的气质柔软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望而生畏,触之冰寒。

等和亲热潮过去之后,沉辛也同意一同出行。等日暮之际,沉辛脸上带着一丝浅笑,推开房门,书桌后坐着一个面色阴郁的老人。

沉辛收起笑,上前问道:“祖父?”

“跪下。”

沉辛抿了抿唇,直直跪下。

老人浑浊的眼中氤氲着风暴,暗不见底:“你眼里还有沉家,还有我这个祖父吗?”

沉辛脊背挺得笔直,回答道:“辛儿谨记月神嘱托,沉家誓约。”

老人语气和缓不少,却不容置疑道:“如果你还记得这些,就自行去断了吧。”

沉辛脊背微颤,眼底有些受伤,她沉默良久,却固执的跪地不动。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老人满目冰霜。

“祖父。”跪地的少女难掩平静:“辛儿不明白,我和将军之间并不会影响沉家誓约,为何?”

就算她无命定之人,可如果将军也断了红线,那么他们在一起虽没有那么名正言顺,也不会有太多的牵扯,不是逆天而为。为何不可以?

“可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家族对每一任月主的禁锢,你必须了断……”老人第一次对着这个最疼爱的孙女眼露冰冷,下着最后通牒:“你又会如何选择?”

刺骨的冰冷从膝盖处传遍全身,沉辛收紧拳头。死寂弥漫在小小的书房内,少女内心激烈的挣扎,一面是养育她长大的家族和□□,一面是涉死相伴的将军。良久,她挣扎的神色逐渐黯淡平静,脊背不在颤抖,缓缓磕头,少女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

“辛儿明白了。”

延伸阅读

问情诸天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vtechliu.cn/s7um.shtml
席洛澹想,他和谢舟不是协议结婚吗?怎么有那么多常规操作啊?谢舟一脸小心翼翼地瞅着他,

海贼:恶魔果实自动觉醒之第九章  http://www.vtechliu.cn/g8ta.shtml
黎言强烈抗议要自己抹药,但奈何体力上斗不过霍白衍,最后只能无奈地乖乖屈服了。被霍白衍

颜艺贵“公子”1989  http://www.vtechliu.cn/6cgd.shtml
“我这是被困住了?怎么什么都感知不到?我在哪里?我究竟怎么了?怎么不用呼吸?”一脑子

将军她弱不禁风之第四章(4)  http://www.vtechliu.cn/9v9.shtml
告别王家人,白昙这辈份上的弟妹已经早就往生,前来送别的都是子孙辈的子孙辈连白昙都不清

[综英美]洗脑大师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vtechliu.cn/po9q.shtml
吴百岁再次开口了,他不鸣则已,一鸣就惊人!寂静的大厅,顿时又沸腾了。“这傻子今天是怎

武侠之魔临天下一只山鸡的尖叫  http://www.vtechliu.cn/7a9.shtml
“这只山鸡毛色鲜艳,个头还挺大,是只大公鸡啊!”“怎么了啊?你自己送上门的炸什么毛?

至尊大邪神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vtechliu.cn/x1pk.shtml
露水打湿了我的衣衫,卷走我身上仅剩的温存。黑云挂在树梢上,好像下一秒雨就会住下来。没

星际之章鱼萌萌哒之走来走去  http://www.vtechliu.cn/gdge.shtml
我抽着烟,在屋子里烦躁地走来走去,担心孩子幼嫩的心灵因为今夜没有妈妈的呵护而受创伤…

直播之秘境探索之警花同志,他对你别有用心啊(3)  http://www.vtechliu.cn/nvka.shtml
警察?听到这话,薛强顿时又活了过来,挣扎着,惨叫着,想要引起外面警察的注意。而叶铮却

二哈:我把罪犯逼疯了!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vtechliu.cn/gnef.shtml
“你就是刘胜老师?”此刻主座上一个一脸猥琐,正在呆笑的青年,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之谱写荣耀之似成相识燕归来

    陈家院宅暗度,二老神情复杂,众人皆知无果,怃然却信心满满。看年轻的怃然自信彰显,邱枝纤纤细步上前询问请求解答,清澈动听说道:“冒昧请问小先生,是否另有妙计?!”开口见喉咙,开门见山,怃然慢条斯理道:“前往乐都,师傅在那。”陈老太诧异问道:“浒圣医?!”怃然点了点头,“没错,师傅有办法能维持他的生命,

  • 仙君,你的掌上明猪!第一章

    昨天的长野静美也没有交到朋友。没关系,今天可以交到的。“咕咕,咕咕,咕咕……”闹钟不断在床头跳动着,长野静美痛苦地起身关掉了闹钟。温柔地阳光在木质地板上晒出一个小小的光斑,一双手将窗帘拉开,大片的阳光倾洒到了房间。“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啊。”长野静美穿好制服后在镜子面前艰难地梳着有些像干泡面的头发,发胶

  • 东大陆在线阅读第10节

    ……“阿限是个乖孩子哦……”记忆中遥远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那道被封存在记忆最深处的身影模糊显现,伴随着故乡明亮熟悉的乡村景致让他不自禁地睁大双眼。高大神木上枝叶交错,灿烂斑驳的金色阳光透过树冠,落在那张微笑着有着同自己一样黑色齐耳短发的脸庞上,熏染了一抹看不清的朦胧。他张了张嘴,

  • 难忘今宵却忘忧第三章在线阅读

    乔斐不是乔今的亲生母亲,但也养育了她二十年。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母亲。但乔斐身上有段狗血往事,她曾经和穆家的掌门人有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还生了三个儿子,却因为身份不够格不被承认,连儿子都不能认。她离开了这个伤心地,也领养了乔今。结果穆家掌门人也忘不了她,掌握大权之后彻底摆平一切,还是将乔斐接了回来。但穆

  • 火影/繁星-我和你在一起之第十章

    海捕文书很快就由女帝亲自下发,全境通缉作乱余党“燕妫”。但因无准确画像,即便赏万两黄金,能提供线索之人也寥寥无几。倒是引得世人议论,这“燕妫”到底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配得上开国以来第一赏金。不过这些缉捕告示在歧地自然没能大肆张贴,燕妫也就暂且还不知自个儿竟有幸坐了悬赏榜上头一把交椅。她人甫一入歧地

  • 多几愁在线阅读第十节

    其实也不是每天都那么鸡飞狗跳,生活也有舒适的时候,也有两个人在一起比较温馨值得纪念的时光。简珺搬到秦知难这里住后,对待这个小家很上心,秦知难平时爱干净,但要说把这个临时窝布置得多好,那也不见得。还是简珺来之后,抽空跑了一趟又一趟的家居用品店,一点一滴的把这个小窝装成他们都中意的模样,每次到了休息日,

  • HP放学后叫我爸打你战将背景(修)

    战将背景(本章为旁白,与主内容不唯一,这个背景是由轩冥大陆的人流传的)世界分为三个空间,分别为人界魔界和仙界。每个空间又有许多小空间组成,在这么多的小空间中有一个最大的空间—冥轩大陆,这个大陆是由两位巅峰级别的人物重整而成。这个世界分为六个人类最基本的修炼途径分别为:武道,邪道,仙道,鬼道,魔道,灵

  • 听说我疯狂的爱着你在线阅读第八章

    依兰附近有傻b吗?少爷有5个可疑人朝垃圾填埋场赶来,正好拿来练手,他们身体里有元素能量。什么元素能量,依兰他们是异能者吗?是的少爷,3男2女;3男是物理系的,抗打而已;2女都是电系的,还不到初级,非常弱,还看得过吧。少爷现在完全秒杀他们,连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他们些,躲一边看他们做什么,付知一晃

  • 盗笔沙海同人all簇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在想什么,星座配说明我们性格很搭,至少能够成为朋友啊。”宁妙说。“......”蓝扇无语。“再说了,我觉得你现在看起来并不像双鱼男,也许你属于非典型的双鱼男吧,或者就是你在故意伪装自己,你现在这副冰冷的样子倒是颇有我们天蝎座的风范哪。”宁妙吐槽说。“......”蓝扇仍然无语,只是微微抬头看了宁

  • 仇人们要为我决斗[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宫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只感觉脑子嗡嗡响的厉害,睁开眼睛环视了一圈周围,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山洞里面,奇怪的抬手挠了挠头,努力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却只记得一个把尺子冲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坏了!我还没有采药,若是草药采不回去,王跃师兄就遭殃了!”宫远想着,猛的一下跳了起来,没想到用力过猛,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