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在杀网中抢救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月见花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不是死过一次就特别的惜命,她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如此贪恋尘世。

她故作镇定,“这里机关密布,硬闯是闯不出去的。”

“我有这么蠢么,还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低低一笑,邪魅哧了一声,感觉到阿挽在动,又戏谑,“别动,你还真想玉体横陈么?”

阿挽一顿,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众目睽睽,人多眼杂,她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眼下情形也太过难堪,这妖怪竟然会好心遮住她。

突然某处一点轻微的痛,阿挽还未反应过来,接着一阵剧痛,她双手死死扣住男人的的后背,挺起脖子咬紧了他的肩膀。

察觉对方的僵硬,她还真是第一次,男人有一瞬的讶异,毕竟她刚才投怀送抱扭摆腰肢的造作样儿,实在不像未经人事的纯良少女。他闷声道:“都这样了,你应该有心理准备。”

阿挽紧扣着牙齿,“我会杀了你的。”

男人不为所动,“那你得先救了我再说。”

在他耳边不清不楚的说着:“我受多大的痛,你也得一起。”说罢,咬着他肩膀的牙齿又用力了几分,直到她牙缝里流出血来。

男人微微皱眉,可并没有挣脱她,“你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阿挽双手死死的扣住男人的脖子,冷冷说道:“我原清挽生来就不会吃亏。”

男人墨瞳微微地注视着阿挽,她的眸子清冷逼人,这种时候她还一脸的倔强样,或许生为公主就是这样吧,从小万民恭之,不像他生从何来,死往何去都不知,一睁开眼就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笼里,当着一个人人皆可欺之的下|贱畜生。

他开始有些羡慕这个女人了,羡慕她能临危不惧,明知这些人没给她留活路,还能如此从容淡定的想办法自救。

而阿挽想的是,和一个妖怪做这种事,她禁不住的恶心想吐,便不由心的挣扎几下,可这又无疑成了引诱对方的放dang,更加刺|激着身上人的情|欲。

上面的魏辽知道形式不受控制,疯了一样打人下来开牢笼。

男人投在远处的眼眸沉下来,低声道:“他们过来了,他们会把你拉出去,你出去以后把这个放在笼子外头,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会有一场暴|乱,你要是想活命就来这里找我。”

阿挽手心里被塞入一个未知名的圆圆的硬东西,只见男人掀下自己的外衣将她包裹起来,不等她起身就过来四五个女人来拉她。

被拉扯着离开的时候,阿挽回头无意间对视上阴影里的男人的双眼,那双眼睛如星似海,深沉的叫她心头顿然,在这种地方能够隐忍不发的妖怪,他的城府已经不是阿挽能试探的了。

出牢笼时,阿挽鬼使神差的把那个铁球藏在门口,她不是在帮那个妖怪,她有她自己的目的,恼怒的是本来只是想激魏辽放过自己,却失策忽略了这个妖怪,她不会被他白白占便宜的,这个妖怪必须死,她恨恨的攥起拳头。

“王上……殿下。”阿挽不让她再叫王上,她一听到这两个字就想起死前的荒唐,王宝珠抱着一堆旧衣裳过来,在阿挽身边坐下,她把脸上的碎发撩至耳后,“恢复的怎么样?”

阿挽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很快扯了微笑给她,“还行,灵力已经恢复了五层以上了。”

王宝珠惊讶不已,“这么快。”

“是啊,可能我对这方面有天赋吧。”其实阿挽灵力一层也没恢复,她的元丹都没了,灵力尽散,除非天降神仙,不然哪这么容易恢复。

她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王宝珠传出去,这样打她主意的那些人也会忌惮些,但是这样就会引起魏辽的杀心。

她付之一笑,茫然道:“说来也怪,今儿早上魏辽把我抓出去并没有要杀我,我还以为他会来见我呢,都一天了也没见人影。”

王宝珠诧异,“那个坏蛋,你见他干嘛啊?”

阿挽双眉微蹙,叹了口气,“毕竟他兄弟也是我的夫,或许看在往日的情面能放了咱们呢。”

王宝珠更诧异了,“那个坏蛋他怎么可能放了咱们,咱们还有什么情面在他那里啊,要有情面何至于现在国破家亡,哼,一家子丧尽天良的叛贼,呸呸呸!”

阿挽又楚楚可怜地叹了口气,“魏辽今天没有杀我,我知道从前他心地是好的,还以为他念及旧情呢。”说着她又幽幽叹了口气,“是我多想了,我在他那里也没有情了罢。”

“你想的太简单了。”王宝珠跟着叹气,又小声嘟囔,“你要是多三思也不至于落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亲君子、远小人,就你被那魏冕一张嘴骗得不知南北,为了他把祖业都双手奉上了,可人家不一有机会就踢了你么,还牵连了我们。”

见阿挽不说话,王宝珠也来了勇气唠叨上几句,“你可知晓不止她们恨你,有时候我都恨得你牙痒痒。”

阿挽苦笑笑,只能苍白无力的道出三个字,“对不起。”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王宝珠,“干活吧,趁着现在有活干,不至于被拉去被那群杂碎占尽便宜。”

说罢,她拍了拍阿挽的肩,抱着木盆往一边坐了坐,洗好了拿去别处晒。

不出阿挽所料,夜晚的时候就有人来接阿挽,虽然来接的人噤口不言,她很确定是魏辽,路上她故意摔伤手肘,趁机藏了一块尖利的石头在袖子里。

左拐右拐横七竖八的穿过几个走廊,阿挽终于到了魏辽住的房子,是个装饰的不错甚至相当繁华的房子,屋内陈设大到床柜桌椅,小到瓶瓶画画,都是上等的稀罕物件,多半曾经她还在皇宫里见过。

“无耻的窃贼。”她心底里更瞧不起他了。

魏辽关好了门,手扶着门却没有转身,“听说你想见我?”

他的声音很低,听不出喜怒,估计经过那事儿,他有一个心眼儿也不会开心。

阿挽故而仰起头,用着喏喏的声音说着一句强硬的话,“见你做什么,被畜生上完,你接着来吗?”

“别跟我提他!”果然,一句话就使他暴露心绪。

阿挽仰着头,态度依旧傲然,“他是你找来的,为什么不提?”

“他不会活多久的。”魏辽两步就转到她身前,他还在压制自己的情绪,一双已经充满怒火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阿挽的脸,又慢慢滑向胸口,在半遮半露的那里看到一抹刺眼的红,顿时猛地回头,袖下双手死死的攥住。

他的一系列举止在阿挽看来甚是像个疯癫,甚至有些可笑,她冷冷地轻微一嗤笑,“原来还没死,我还以为但凡你有点男人的尊严都会杀了他呢,是我高抬你了。”

魏辽突然转过身双手按住阿挽的双肩,逼视她,咬牙道:“原清挽,你别逼我。”

阿挽并不怯他,一双冷眸对视他的眼睛,云淡风轻地说:“是你逼我!”

魏辽一顿,她语气虽淡,却尽显嘲讽,这个女人就是这样,谁都瞧不起,以为天底下唯她独尊一样,真是可笑!

“你果然不如魏冕,至少他不会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一个妖怪强占,倘若有男人敢把念头打在我身上,他从来都不会手软,就如对付你一样。”

魏辽对阿挽什么心思,魏冕是知道的,所以他几次都想杀了他,刀都架到他脖子了,是他的母亲以命换他,所以魏冕把他关在不生天的妖兽牢里,生死全凭他造化,谁知这个人竟然当了不生天的主人。

说出这句话,阿挽不是没掂量,她就是算准了魏辽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不出她所料,魏辽一只手掐着她的脖颈,咯咯笑起来,她知道他是用笑掩饰自己的心虚。

“我不如魏冕?可笑,我出身比他好,做事比他出色,我哪里不如他,你说啊,说出来我听听。”

如果这个时候阿挽闭口不言,魏辽或许还能松开她,但她不会,既然叫她说,她当然要说,怎么说,她早有对策。

“他是阴阳门的宗主,你不是,他是我父皇钦定的驸马,你不是,单凭这两样你就输了。”

她多亏没说,魏冕赢得她的心,而他没有,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似逼的他抓狂,却又没到那个点,在理智与疯狂的边缘挣扎。

“魏冕,魏冕,你一字一句都是魏冕,他都背叛你了,你怎么还对他念念不忘呢,你怎么就这么下|贱。”说话间几个巴掌已经落在阿挽脸上。

“贱|货,浪|货,我看你取悦那条狗的时候运用自如啊,你说魏冕没碰过你,当我傻子吗?”

阿挽几欲被掐的透不上气。

“不重要了,你本来就不干净,也不差这一次,今儿晚上我就好好让你体会体会什么叫巫山云雨,男欢女爱,明日一早我会让人把你送入不生天的娼门,那个地方可是风水宝地,全都是些饥渴至极的男人,有的一辈子没碰到过女人,日日夜夜的不间断,每天都有被抬出来的女人尸体,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几日!”

阿挽冷眼逼视他,依旧闭口不言。

魏辽阴阴的笑,掐着阿挽下颌的手继续用力,恨不得把她的骨头都捏碎了,“你心心念念魏冕那又怎样的,他还不是一样没有好下场。”

阿挽愕然,脱口问道:“他怎么了?”

魏辽道:“我一提他,你就紧张吗?活该千人睡万人卖的婊|子。他没怎么,他很好,总之比你好,如果他知道你现在在我的手里,马上就会□□在我身|下,他会是什么反应呢,真令人好奇啊。”

延伸阅读

超可爱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awfi.shtml
拇指娃娃小档案:姓名:BabyThumb(拇指娃娃)出生日期:2月14日星座:水平座

陀飞轮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nsuo.shtml
陀飞轮手表是表、钟表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大鹏新区时光

大连嘉大贸易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a06g.shtml
供应产品施华洛世奇水晶套装,欧美,瑞丽,饰品批发,新娘套装批发施华洛世奇水晶套装,欧

沙绿轻食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8ee.shtml
沙绿轻食是上海沙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衍生品牌,而针对于同行业其他的品牌而言,沙绿轻

爱可秀钻石画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blit.shtml
爱可秀品牌隶属于常州爱可视德贸易有限公司,专注于DIY钻石画领域。自2013年创建品

UCC环球自行车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dk2r.shtml
1990年,带着在台湾多年的高明自行车制造技朮,环球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在广州经济技术

顶呱呱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g589.shtml
顶呱呱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玩具、文具、家居用品、工艺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北粮集团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sjxt.shtml
2558

1号钱庄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gzp7.shtml
作为我们的加盟商,您不仅在开始之前,开始之时,开始之后给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和知道,同

诚瑞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elcalor.com/6rgd.shtml
诚瑞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湖南诚瑞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诚瑞皮具护理,专业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古剑)老板的春天在线阅读第7节

    路上,秦悠试着向夏竹打听那两人的身份,夏竹犹豫了片刻,还是告诉了秦悠,跟她设想的差不多,秦生是大伯父秦然的儿子,至于为何母子俩会那般生活夏竹倒是没有解释。两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正厅,此时大多数人已经酒足饭饱,各自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热闹。不远处传来几个小孩子的声音,秦悠转头看去,就见两个小娃娃朝自己

  • 千叶女神[综]在线阅读君灵儿

    大风呼啸的山顶,一个衣着黄裙的少女在一颗巨石下不断的抽泣着。黄裙少女不远处站着一位衣衫破烂的青衣少年,此刻的他正和一只神骏威风的青色大鸟互瞪着双眼,显得是极为尴尬。发生这一幕,是君战所料未及的。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哄自己的表妹,君灵儿。君战此刻的头都大了,在其心里,这显然不如一场战斗来得痛快!思

  • 新疆人在线阅读第7节

    一天的学习也比较累了,洗漱过后,穿过拥挤的人群,回到了宽敞却又狭窄的宿舍,钻过床间的过道,把洗漱用品放进床下,余南舒服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5月份的天气,显露着炎热来袭的前奏,大家晚间都是开着窗户睡觉的,尽管如此,宿舍内因拥挤而造成的闷热感还是无法得到根本解决。夜11点半钟,正熟睡着的余

  • 魔法吃货直播间第九章

    阿莹没有把车开走,车钥匙就在茶几上放着,陈霏想了想,还是发了个信息给阿莹,问她昨晚是否平安到家。那头信息回得很快,也很中规中矩,陈霏打了个好字发过去,就没再看信息。因为这天周六,是陈霏又能去见黎瑞迪的日子!二十个粉丝代表可以在台上和自己所支持的选手互动,还有一个简单的节目流程,因此节目组为这些粉丝们

  • 二十岁『遇见』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并没有马上去拿那个什么聚气鼎,也不想去做什么超人,来做什么拯救宇宙的大事。而是在思索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按照老头的意思呢,还是怎么办?走自己的路不管其他的世间事?最主要我知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压力也会随之而来。我不是个怕事的人,但我是一个怕死的人。我只想能找到回家的路,可以再次见到自己的亲人,自

  • 宝臧在线阅读第十章

    “江湖上已经收到消息,张无忌还有赵敏,谢逊在光明顶出没。”丁敏君小心说道。周芷若摆摆手,早在预料之中,“继续追踪!”陈友谅被自己杀了,也不知道丐帮之难解了没有?周芷若绝对没有想到,她当时的行为在张无忌,殷离和赵敏之间埋下了多大的炸弹。殷离经常阴恻恻的盯着赵敏,张无忌还发现她在继续修炼千蛛万毒手。赵敏

  • 仙剑青凝传在线阅读秋千夫妇(求收藏求鲜花)

    面对系统给出的两个选项,黄一天犹豫了。系统果然还是比较智能的,再次给出了这种倾向性并不明显的选项。这个时候,就需要他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了。虽然到目前为止,黄一天还没有选错过,但是根据系统选对了就能增加被攻略对象的好感度的规则来看,一旦他选错了,佟丽亚对他的好感度就可能不增反减。黄一天真的很想选择A选

  • 夜狸猫古城之修炼《星辰变》

    第八章修炼《星辰变》秦羽心中一动,变控制那些液态真气回归体内,那些真气本是秦羽所修炼出来,控制起来轻而易举。忽然——秦羽脸上出现了一抹狂喜,极度的狂喜。刚才秦羽心意一动,控制那些雾状的紫色真气归体的时候,这些紫色真气自然按照秦羽的心意进入秦羽的体内,一开始秦羽便是控制体内所有紫色真气聚集到丹田,这些

  • 古堡魅影之神龙缘(3)

    “门主多虑了,我既然收其为徒,当然不会后悔。”路云亭如获至宝,开心非常。“还有二十天就是擎天月圆,我想这段时间还是让鹰尘留在我青云峰,等完成神龙缘的检测再叫他前往石破峰,这孩子也是与我有缘,还望路云亭师弟能够理解。”民华淡然的微笑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担忧,担忧那个孩子的前程,担忧他会听到他家毁人亡的消息

  • 死亡同学会在线阅读第一章

    《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峨眉仙山,乃是蜀中圣地。山高水秀,层峦叠嶂。云海飘渺,灵秀冠绝。尤其是后山舍身崖下,风景幽奇。在这深山大泽之中,多生龙蛇。珍奇异兽,不计其数。奇花仙草,遍地而生。又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峨眉仙山一派生机盎然。一条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