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女神的小奶狗[电竞]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锦枝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任播芳眨着眼睛思索一会儿,恍恍惚惚的表情令白夫子很不满。

阿秀趴在案桌上,对她小声重述白夫子的问题。

任播芳支起耳朵,阿秀声音太小,只见她嘴动,听不清她说什么。

白夫子戒尺敲了阿秀的后背,阿秀慌得坐直。白夫子责问任播芳:“阿湲,你又梦游,刚才有没有听清楚晋灵公的故事?”

任播芳答:“听清了。”

白夫子清了清嗓子:“既然听清了,我问你,赵盾是否被冤枉了?”

任播芳早听过这个故事,陈家长子陈岘对她说过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猜想。

她有所感触,直接依葫芦画瓢,说了这个猜想。

任播芳没有看白夫子,她的眼神仍然落在卷轴展开的那一部分。

声音不大,说出的话惊心动魄:“倘若晋灵公是赵盾杀的呢?假设他在背后指使呢?之前的一系列忍让是为了让天下人看清楚晋灵公是暴君,他是仁臣,一个仁臣怎么可能弑君呢?天下人都这样认为的话,他暗地筹划,制造赵穿行刺晋灵公的有利条件,谁又会怀疑他呢?或许董狐从蛛丝马迹猜到了他是幕后主使,便用春秋笔法写了。”

此言一出,如乍起的风,吹皱了每一个人心里清澈的池水。

太乙山一方净地的少年难以体验波谲朝堂背后的尔虞我诈,那是他们想象不到,至少目前为止,难以理解的陌生。

学子们转不过弯,隐身在书架后的无迢也愣了神,面具后面的眼睛有光闪动,握着鹅毛掸子的手停在书卷上方,迟迟未落。

任播芳无需去看学堂内他人的反应,已能想象到一个个心底思绪打结。她沉吟片刻:“夫子,请恕学生胡乱揣测。”

白夫子半晌没出声,待要开口又不知如何评判任播芳的臆想。

他提倡学生们畅所欲言,因为他觉得以这些学生的见识,孩童言论而已,无非在无伤大雅的圈子里来回飘散罢了。

现在有个学生的思路跳出了这个圈子,他该强制她回到安全的圈子,还是看破不说破?

忽然心中豁然,阿湲天性单纯,不该有这种想法,于是神色稍缓,沉声问道:“阿湲,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旁人告诉你的?”

任播芳灵机一动,编了谎话:“学生以前看过无名氏的笔记,对这一段做了注解,刚才夫子一问,我想不到别的答案,顺口说出来了。”

任将腾迷糊了,家里的书,他也全读完了,并没有读过此类剑走偏锋的左传注释。

“这种笔记,你不要再看了,”白夫子再次将紫竹鞭点在“弑”字,意有所指,“你回去抄写一遍《太上老君清静心经》,记住澄其心,神自清。”

任播芳恭谨道:“谨遵夫子良言。”

自傲的白夫子第一次被自己的学生扰动得心生波澜。

他缓缓靠在凭几上,放下紫竹鞭,一时没了继续授课的兴致。挥手对学子们说:“此章到此为止,我这里有《灵飞六甲经》碑帖,大家互相传看,临摹抄写。”

坐在前排的郑南仲接过厚厚的一叠纸,逐个分给学子们,大家凝神静气抄写着,白夫子一言不发,手抚着青釉卧狮镇纸,神游物外。

“轰隆”春雷响彻山谷,太乙山将进入丰沛的雨季。

春雨骤然而至,伴着绵绵沙沙的雨声,学子们认真临帖,任播芳强迫自己撇去杂念,将心思放在习字上,一笔一划,飘逸中藏锋芒。

后排的一个学子写得乏了,他转头去看窗外。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廊下滴落的雨线连续成微小的珠子,苍色与白色混杂的云中露出了大片碧空,阳光破云而出,或明或暗的光芒如屏洒向地面。

东方一道彩虹挂在天际。

他惊呼:“出彩虹了。”

众学子纷纷撇了笔,涌到门口观彩虹。

阿秀拉起专心习字的任播芳,不经意间扫了一眼任播芳的字,呆住:“阿湲,你的字竟然这样好了?”

任播芳暗道露馅,任播芳的小楷不会很好,陈白露的小楷经名师指点,很好。

她将练字的纸团成球,塞进书袋,诌了一个理由:“你没看我写的很慢吗?以前写得急,我这次描着写的。”

阿秀附和:“可不是吗,有一次你偷懒盖在字帖上临摹,写得比平日好,任伯父发现了,教训了你一顿。”

两人挽着手去看彩虹。

学子们挤挤挨挨地站在廊下探头遥望山谷,西边云海翻卷,东边彩虹如桥,一头隐没在天,一头垂落在谷中林间,几只飞鸟掠过天际。

白夫子说:“今日谷雨。雨生百谷,谷雨三候,萍始生,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

“谷雨啊!”有个少年愁眉苦脸,“我阿耶说了,谷雨一到,播种移苗、埯瓜点豆。请夫子多布置回家练字的课业,耕地比练字还累,我宁愿多写五十张大字,也不想提锄头。”

“后日辰时四刻跑山。”

白夫子抛出了重磅任务,学子们不敢大声抱怨,互相小声叫屈,紧皱眉头,绷着腿肚子。白夫子轻摇羽扇,悠然道:“庄户人家种谷采桑不得闲,你们活动活动筋骨能有种地辛苦?”

任敬腾一点不觉得受累,他搭着郑南仲的肩膀说:“郑七郎,上次输给你,这次我赢定了,别客气尽管使出全力。”

郑南仲笑了一笑:“是大话,还是实力,比一比才知道。”

张崇从身后揽住二人:“算我一个,任将腾,上次咱俩是前后脚,这次谁是第一还不一定呢!”

三人攒足斗志,将其他人视为畏途的跑山当成体力和技巧的较量,豪气满满。

任播芳小跑,急急拦住正要回后院的白宜松:“夫子,前段时日生病,体力尚未恢复,跑山能否免了。”

白夫子笑道:“你不用跑,明日去后院跟着师母去练五禽戏。”

任播芳施礼致谢。

白夫子转身走了几步,折了回来,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阿湲,你心里有事别憋着,多与你阿娘和阿耶说。”

任播芳怔了一怔,道:“多谢夫子提醒。”

白夫子拍她肩头以示鼓励,任播芳大大地送了一口气,白夫子真不是好糊弄的人物。

丑陋的无迢从学堂角落里转出来,哑着嗓子问白夫子:“刚才先生似乎嫌那位女学生思虑太深,劝她心静,不想让太乙山受长安城浊气侵袭。学堂内有的是想去应举的学子,他们早晚会知道这世道是什么样子。”

白夫子无可奈何:“我教给他们学问,路怎么走,怎么选,我就左右不了喽!”

继而吟道:“殿中有天子,左是贺兰公,右是卢陵公,若想入朝来,需作门下狗。”

这是近几年长安城流传的童谣,皇帝坐在含元殿,朝政却由两派势力控制,一派是梁国公贺兰晟,另一派是丞相卢文忠。

大镐朝立朝一百余年,从朝气勃发走入掣肘重重,长安城一年比一年冷,连高两丈、固若金汤的长安城已失守两次,沉疴渐渐缠上大镐朝。

贺兰晟追本溯源,原本姓朱邪,出自西域扑撒娑罗的处月部族,被突厥人赶到河西贺兰山一带,以山为姓,改为贺兰氏。

大镐朝初年辅助镐元帝夺得江山,封为建昌候,贺兰晟一脉自先祖传至贺兰璟已有一十七代,贺兰一族仿佛得到了上天庇护,男女皆容貌甚美。

卢文忠出自范阳卢氏,貌丑有才,他在长安郊外有一处占地数顷的私宅,号称陵公苑,民间称他为卢陵公。

要问两派孰正孰邪,就像问两汪浑水谁更清,各自暗地里揣着一大滩烂泥,谁也别嫌谁脏。

朝政被这两派把持,有才能的士子要想做官,做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官,就要二选一,要么做贺兰晟的门下狗,要么做卢文忠的门下狗。

不做二选一的选择,就跟任樵山一样。

租着长安城偏僻地段的房子,领着微薄的俸禄,承受长安城高昂的物价,日子过得别提多难了。别人吃肉吃热汤饼,他吃气节,吃冷粥。

两派相斗,朝政朝令夕改,朱门吃香喝辣,纤尘不沾衣,庶民揾食艰难。

一到冬天,随处可见路有冻死骨,路过的人冷漠地看一眼,见怪不怪。

延伸阅读

BOCC.AOERPAIDU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zj5.shtml
意大利BOCC时尚男装品牌.AOERPAIDU澳尔派都男装.现面向各省市招聘.各级代

嘉善华明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nju8.shtml
嘉善华明家纺主要应用在沙发、服装面料、窗帘、箱包、包装方面。企业占地面积大约1200

兴达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x32j.shtml
兴达医疗设备在60多年的生产经营中,位于长江下游外贸港口城市--张家港市,公司集研究

艾丝拉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9kg.shtml
无论你是上班族,还是家庭主妇带小孩。还是创业人士,都可以加入我们,不耽误你的正常工作

永晟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nz35.shtml
永晟渔具是外贸、外贸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宝安区新安利

菲尔美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6sig.shtml
菲尔美,知名羽绒床品品牌,是北京美伦戈尔纺织品有限公司所申请注册的一个羽绒制品品牌。

君朋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d6fb.shtml
君朋饰品还能提供相关产品的商业服务,为不同的客户群体解决产品品种分散不易把控的采购难

国王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a73w.shtml
国王咖啡项目介绍:国王咖啡,品牌底蕴深厚,市场定位准确,用心打造每一杯醇香的精品咖啡

汽车喷膜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n32.shtml
给同行提供太空人汽车喷膜FlexibleColor是美国产品,起到新车保护、旧车翻新

施华洛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yrt8.shtml
施华洛五金家具,是我具行业面临复杂的国内外和国内经济环境的一年。有人预言今年将会是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化男主有异能?[穿书]第二章在线阅读

    拥有段位的强者,远远超出正常人类的身体力量和特殊能力,因此他们常常被认为是勇者、神灵的化身。勇者、战神,是段位拥有者的尊称!青铜勇者,哪怕是倔强青铜五的段位强者,就能拥有千斤巨力,百年以上的寿命。青铜勇者,往往可以成为执掌一方城市的shi长或者贵族,可以拥有妻妾成qun,无尽的荣华富贵;若是段位达到

  • 杀手之王的无限直播之初见梅尔斯曼医生

    高迪诺、高翔、卡萨诺瓦三人来到AC米兰俱乐部的办公大楼前,早已守候在那里的俱乐部总经理阿德里亚诺看到卡萨诺瓦一行人后,赶紧迎了上去。“阿德里亚诺先生,我把我们的客人接到了。”卡萨诺瓦说道。“辛苦了,卡萨诺瓦,累了一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剩下的工作交给我了!”阿德里亚诺拍着卡萨诺瓦的肩膀说道。“哦,

  • 副本载入中在线阅读第1节

    天澜大陆东部,青云宗。寅时初,秋意浓。青云山如同一只巨兽匍匐于夜色之中,隐隐略现高低起伏的轮廓。黎明前的黑暗,寂静得有些诡异!山脚处,南门亭中灯火摇曳闪烁,似乎在躲避着这阵阵恼人的秋风。“还不来换班,累死我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弟子仰天打了个呵欠,随即缩回脖子,紧了紧衣领,忿然道:“真特么冷!”“

  • 骨气之第 2 章(2)

    黎依躺在血池的坑里面,仰望着天空,无语凝噎。为了删号重来,他跳坑了。本来想着摔死**角色就好,没想到,这**倒是真他妈鸡贼,让他躺在坑底每次只剩下一丝丝的血,就是不让他挂了。黎依对着天空竖了一个中指,聊表敬意。“嗡”手环响了,紧接着,黎依的面前漂浮出一个透明框——【生命只有一次,敬请珍惜。】黎依翻了

  • 诸葛大力的合约男友在线阅读第10章

    “此处摆放的鞋履不多,且尺寸俱都合你,故有此猜测。”果然是朝代变了,这些所谓的鞋履,她竟都不曾见过。师清漪也跟着换好拖鞋,关上门,边走边说:“你看一眼,就知道我鞋子的尺寸了?”她正处于一种极度兴奋又刺激的状态,说话走路的时候,感觉有些轻飘飘的。毕竟她现在正经历的这件事,普通人根本想都不敢想——她往家

  • 穿越傅文佩之第五章(5)

    镜子里长相可爱精致的白发少年摸摸头顶上三角状的耳朵,与发色不同的棕色兽耳不自觉地抖了抖。身后的尾巴从根部到末端逐渐变成深色,轻轻晃动时微微扫过大腿带来别样的触感。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带有绿色条纹的灰色校服穿在身上,桌子上的学生卡上印着少年的身份信息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金色logo——雄英高中。自从上次带

  • 重生之殇第三章在线阅读

    泰合宫。某偏僻院落“父亲,此事该如何是好?”宣德雍容地坐在一张与其身份和气质都极不搭调的旧木椅子上,语气饱含担忧,但神色之间却并为失去分寸。倒是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的老者显得焦躁得多“无论如何,首要是保住晰儿的命。哪怕就是这么半死不活地拖着也好。晰儿若是。。。。。。若是不在了,咱们的好日子也就完了。”今

  •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在线阅读第2节

    “此话当真?锦瑞——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任吗?”季无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微皱眉瞥了一眼锦瑞道。曹云飞眼中顿时诚惶诚恐起来,更是急上眉梢,虽然作为一堂之主的他告知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镇静,可是自己的内心却变得身不由己起来。一眼如虎狼之势的眼神凶狠而去,身边的三个高手顿时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凝结成冰,冷得让人

  • 元魔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程走到一半,陈凡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他扭头对司机说道:“这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司机师傅,你是不是走错了?”带着鸭舌帽的司机压低声音说:“没有走错,这是条近路,我无意中发现的,很快就到了,我不会带你们绕路的,放心!”陈凡思考了很久,自己住的地方他再熟悉不过了,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小道近路,而他

  • 本宫回来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话说田月月自此留在了杨家,和小红一起负责杨家少爷和少奶奶的饮食起居。由于自己新来乍到,田月月凡事都很留心,害怕错了规矩,被杨家扫地出门。由于对杨柏轩的帮助心怀感恩,她凡事都抢着干,倒让小红落得清净,活儿少了许多,轻松不少。本来小红是不待见田月月的,因看她干活儿勤快,不偷懒,为人也很老实,自己让干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