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玄幻之超神概率Ⅱ.Lussuriosi(A)

作者:汪日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Ⅱ. Lussuriosi

Adhaesit pavimento anima mea.

人们越是渴望让头脑脱离尘事的缧绁,越是容易增加它的负荷。而这些新增的砝码,常常在他们还算闲适愉快时,就已经由他们自己挂在一根快断的绳子上了。

——比如前陪考人员慕少艾在一周前设定的、六点钟的闹铃,以及一包根本没看多少的课程论文。

他眯着眼关闹铃,迷糊地刷开微信。失踪友人的头像死气沉沉地压在顶上,下面是助教小姑娘的几条消息:论文电子稿已经交齐,小组成员评价打分也已新鲜出炉,只差他这边的七十分期末成绩就万事大吉。

一看时间,通宵党与熬夜党隔屏会晤,慕少艾给助教发了个红包,洗漱完就去理书房的文件。他昨夜把SⅠ残片的概要发给笏君卿,又细细把案件资料过了一遍,圈划归纳完要点,按顺序理齐才睡。早起一看,除了拿来当镇纸的钢笔,资料上还覆着一张横线纸,大概是晚睡脑缺氧误拿的。纸上是济慈的半首诗,他猜想是南宫落在客厅里的,下楼前一起捎上了。

他的同居人在楼下,依然是清咖与书籍作伴。好像无论他几点起床,这人都能比他早上准备一顿早饭的时间。

“早。”慕少艾把笔记给他,“昨晚不小心拿错,给你带下来了。”

“谢了。”

慕少艾洗了手,敲开白煮蛋,把蛋壳剥成对称的两半:“老是看书,不会无聊?”

“还好。”南宫把纸夹进书页,合拢放在一边,“今天什么安排?”

慕少艾咬了口鸡蛋:“没安排。前两天拉你到处跑,今天就休整下,等我吃完一起理理思路。”

“我不是问这件事。”南宫接着修正了问法,“你今天什么安排?在家?”

“教务处要求这周周末前把分数录进系统,我抓紧赶ddl,可能的话,再做点别的……教学总结之类的吧,好专心对付你的事情。”慕少艾算了下空闲时间,混吃等死葛优瘫永远在梦想的路上。“今天应该不出门。”

“想吃什么?冰箱里还有两个西红柿。”

“炒个蛋?别的嘛……”慕少艾在列表里拣了个菠菜,把手机给他,“选点你想吃的,天热懒得跑出去了。”

一顿丰盛的早餐能驱散倦乏,却不能缓和旧案予人的压抑。慕少艾翻到项目Ⅰ计划书,照片黑白打印,像是被他惊动的黯淡陈迹:“先从这里开始吧。你对这份计划有没有印象?不对,都有成功记录了,叫‘计划’有点儿对不起科研狗的心血。”他没等南宫回答,把昨夜手写的项目Ⅰ残片概要缀在下边,和计划书留开一段空档,钢笔带着帽子一敲,“现在头尾全了,还差中段。能补吗?”

南宫把文件移过来些,向慕少艾侧过头:“已知右上角与上下边长,试求整体,你不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慕少艾搭着靠背站着,肩、臂隐隐形成从后挟持对方的环扣:“觉得。前提是,你的‘已知条件’是只有这么多。”

现下这阵势全然是凌晨那一幕的逆转,倒未必是他存心为之,或许是潜意识不想在这人面前服帖,潜藏的不驯一醒,克制不住伺机狙刺。

居于下风的男人放下文件,举起左手,凝神看了会儿刺青,下颌线有一瞬紧绷。他垂下手,运动轨迹恰好从慕少艾两臂之间穿过,俨然将那个未成型的环扣锁在了咽喉:“记得一些,但不是全部。我想听听你的推论,或许能想起点别的。”

“单看计划书,项目Ⅰ的目的是进一步完善克隆技术,无缺陷地实现百分百‘复制’。但计划是一回事,实际操作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半路有其他发现,可能还会对初始计划做出修正。还有,‘项目已完成’这个结论——凭什么证明?最起码要经过无数次检验吧。还有个更有意思的问题,”慕少艾双臂再前伸一段,半个上身挂着沙发,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有意无意封死了男人上方的退路,“一项挑战医学伦理的发现,从立项到结项都没走漏一丝风声,更别说它还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可能吗?要么文件是假的,要么,这里面……有一张见不得光的网。就这么多。”

而“你”在网上。

一双笑眼明明白白写着。

“那么,到我了。”南宫逆锋而上,眼神微澜不兴,“你所说的只是项目Ⅰ的基础,除了提升克隆成功率,还涉及体外膜氧合……”他沉吟片刻,“我直接说结果。受试者提供基因后,可以在短期内获取特定年龄段的克隆体。”

“也就是说,不到九个月,一个人就可以自给自足来一发四世同堂?”

“……理论上可以。”

“有点惊悚啊。”慕少艾意在言外,“听你的口吻,好像‘**试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习惯往坏处考虑问题。”南宫从容自若地拨开他的质询,“是你说可能有一张‘见不得光’的网,我只是顺流而下。”

慕少艾不置可否。他十指撑着靠垫边缘俯身,差一点就与这双眼睛无缝对接。南宫放松地让后颈完全贴合冰丝席,大大方方由他揣摩,眼映眼,如两段轨道互为拼合,情绪不定向地于此流溢,分不清戒备、挑衅属谁。

胜负未定,食材先到。

“我去拿。”南宫起身。

周一早上八|九点,外送量已迎来一小波高峰。骑手估摸是萌新,没甩袋赶单的江湖经验,提醒客户开袋验收。就这会儿功夫,一个青年已经跑完了圈,蹬着一双亮瞎人眼的崭新运动鞋自拍打卡,还颇低调地抠下拐角处的车头入镜。

南宫提袋进屋,拉下窗帘,把一部分菜放进冰箱:“最近出门留意一下。”

“怎么?”

“有人盯着,也可能是我过于敏感。”

“冲你来的?”

“不一定。也许是为了这两个项目的负责人。”南宫在慕少艾身边坐下,方便两人共享资料。

“S?”慕少艾脱口而出,若有所思转着笔,“说来奇怪,混圈混到今天,按我这么好的人缘,没道理没听过这号人物……”

“很正常,见不得光。”南宫回得言简意赅,慕少艾无端听出一丝嘲讽,“对有些人来说,能否找到‘S’并不重要,一个旗鼓相当、便于控制的替代品也是同样的。”

“对你呢?”

“……我不知道。”他意兴索然,望着窗外开走的车,由它的影子把记忆扯得绵长寡淡,“不记得了。”

“嗯哼,记得要‘找到S’就够了。”慕少艾对着名单圈圈画画,传过去,“昨晚炒完冷案,我想两家公司都涉及医药研发,不像巧合。我不确定你要找的人在不在名单上……总之,聊胜于无吧。”拿S作代称,可能是名字里嵌着。没电子版文档,OCR识别准度又相当感人,他手工操作把含S声母的字全数滤了出来,倒像是对文档无从下手,只好做些机械劳动解压,现在看着都头疼:“就提供个猜想,别被我带偏。”

话虽如此,眼里又烁着亮闪闪的得意,活似一张求表扬的表情包。

南宫从真人版表情包屡次偷瞄的糖罐里抓了一把特浓奶糖:“迟来的慰劳品。”

慕少艾只取三颗,把剩下的放回去。他在一颗糖的边角上撕了个小口,拨到茶几另一边,给自己剥的换了种拆法:“有糖同享。知道你不太喜欢甜的,但偶尔吃一颗也不坏,就当转换下心情。”

南宫剥开塑料纸,含着糖没有说话。

奶香甜得腻人,从口腔蔓延至心脏。

持续时间不会很长。

气味究竟比形声幽隐、脆弱;而形与眼不能相触,声与耳无以胶合,只有气味直接烫进皮肉,把引线种进身体记忆,于是它也就更加柔韧、无所不在。(14)往事如丝,无法断绝,那些无所附丽的触点寻得寄寓,将游丝拢成狭仄的隧道。

他走到遂道尽头。

尽头一幕旧景,光、影割裂,一线分明。

旧景里人和人,暗、明割裂,一线分明。

“一夜没睡?”他推窗让烟味散出去。

“又不是只有你才有权利失眠。”暗影里的人带着暗影走来,放下PET检查结果,坐在床边拿起翻开的书,没有看,“我花了一晚上琢磨一件事,没琢磨明白,来问问你。从图象数据预断自己的死期是什么感觉?不会怕吗?”

“不会。”他回答,先是前一个,再是后一个,“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被希望抛弃了的人,恐惧也同样放过了他’?”(15)暗影里的人笑了声,“喂,我都想了一宿,你好歹给我……留点诚意。”

他避重就轻:“怎么想起来看叔本华?”

“闲着无聊,蹭你的书和笔记看看,你也顺了我不少书,扯平了。”为证明所言不虚,那人拿着书走到光里,“This living hand……情诗?你没被人穿了吧?”

他很轻地背完余下的诗行。

这人带着他的影走过来,喝了口清咖:“老样子,苦掉牙。”

“怕苦还喝?”

“会害怕嘛……说明我还对它怀有希望。喝一次苦一次,从没吸取教训。”

他从对方的大衣口袋里掠走一颗奶糖。

他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带糖。

两到四颗,数量与愉悦程度成反比,不会再多。

这次是四颗。

“一口咖啡换我一颗糖,你这什么报复心。”那人又走近些,能看清左边的刺青,“不喜欢还吃?”

“帮你克服怕苦症?就像脱敏,总要有个适应过程。”他含了会儿糖,洗去咖啡和烟草的余味,先是额心,再是嘴唇,“也尝尝希望是什么味道。”

——其实没有味道。

不存在。不会有味道。

他抵着犬齿内侧的小糖球,拿不属于他的甜味换了不属于他的往事,轻轻把残片咬碎。睁眼还是六月的阳光,从百叶窗偷渡进来,在屋内割出一条条明与暗的交界,分明如故。

“你对SⅠ项目了解多少?”他打破了寂静。

“这该换我来问吧。”慕少艾晃晃“空荡荡”的左手,很快翻到对应页码,“只知道和记忆相关,内容太少,没法脑补。你有话说?”

“SⅠ……”南宫一顿,“是一件残次品。”

“嗯?”

慕少艾拆开第二颗奶糖,把三张糖纸丢进桌面垃圾筒。SⅠ大概是对方心理警戒区的界标,碰一次就会触发防御机制——眯眼、抿唇、佯装若无其事,和之前的稳静老练判若两人,他看着有趣,又有些堵心。

“SⅠ的设想,有点像过时的科幻小说。”南宫调整了一下坐姿,十指本能地交握,又分开来,前后垂在身侧。他脸上基本刮不出一点血色,不带妆面出镜,扮演临终病人也绰绰有余。“如果把记忆比喻成数据,SⅠ就是一整套提取、储存、输出数据的系统。然而人脑不是机器,它缺少对应的接口和驱动程序,这也是SⅠ始终无法攻克的难关。我只记得这些。”

“那就别想了。”慕少艾手里的论文纸抖了下,“今天够了。”他本想试下南宫的体温,又觉得有些越线,最终只是背对他拉下窗帘,“我就在这里改论文,不舒服和我说。”

身边多出一个人并未让慕少艾分散心神。他意外地很适应这样的工作状态,给论文打完分数,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喝了一杯普洱茶,炒蛋的香气从厨房飘出来——沙发上只有一本夹着笔记的诗集。

慕少艾挑出几篇未拿A档但相对走心的论文,理齐放入文件夹,打算下午逐一给这些学生写反馈。他边吃小番茄边点开微信,高中兼本科同学鬼梁飞宇发了几条消息,大意是想找专家挖些素材,问他晚上有没有空吃一顿海陆空豪华大餐。慕少艾与这位顶级富二代交情不深,但对他观感不错。去年鬼梁飞宇结婚,慕少艾也去凑了热闹,后来两人在微信上时有联系,十句里九句不离小说。他一没留神,掉文坑了。

他算算还有点空,没顾上回复,拉开厨房滑门:“晚上我可能去见个朋友,你——”

“有事会打你手机。”南宫将孜然菠菜炒好装盘,风轻云淡削掉他的半截问句,“碗给我。”

“我洗吧,你忙半天了。”慕少艾把空碗冲干净,“一个人可以?”他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甩掉水珠说,“这样好了,我把备用钥匙给你,再留点现金,出去吃也可以。我再在外面逛一圈,晚点带东西回来,有什么需要的?”

南宫认真摆盘:“橡胶手套,原来那双不太好用。另外,你有多的遮阳帽吗?”

慕少艾的自留款和南宫画风迥异,拿不出手:“买新的吧。有要求吗?”

“能遮脸就行。”

慕少艾没多问,溜出门摆好碗筷,顺手给鬼梁飞宇回了消息,后者几乎秒回。他看着那两行时间地点,眼皮一跳。

五点半,慕少艾应约抵达鬼梁家门前。鬼梁飞宇来接他,看上去忧心忡忡。

“你这波操作有点迷啊。”慕少艾说,“找我聊个小说,能聊到你家?”

“是父亲的主意,他资助了一项神经学的研究,正缺人手,想问问你的意思。”鬼梁飞宇犹豫再三,转而说,“离晚餐还有半小时,能麻烦你帮我看看大纲吗?”

“没问题。事先说好,我不是专业写小说的,故事变事故一概不负责。”

鬼梁飞宇带他走进书房,关门反锁。

慕少艾不客气地占了电脑椅,手枕后脑往后一仰:“行了,把你那没影子的大纲收一收。有事长话短说,我早点回去赶工。”

“我记得你有个朋友在市局刑侦大队?你们还联系吗?”

“唔,算有联系。你找他有事?别是什么迟来了二十年的豪门秘辛吧。”

鬼梁飞宇的思绪被他的胡诌打了岔,他无奈之余又如释重负,重起话头:“坦白说,是我家那件案子。有些事……”他讲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警方说。”

“为难你了。”慕少艾拍拍他的肩,“说完就当事情过了,别想太多。”

事情当然没那么容易“过”。

一小时后,慕少艾坐在鬼梁天下的书房中,遮住文件上的SⅠ,额角抽疼:“这就是您当初拍下的手稿原件?”

“对。被盗走的只是几页副本。”鬼梁天下坦陈,“慕先生是内行人,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份文件的价值。在过去的两年里,我的团队经过多次试验,已经证明了这一设想的可行性。在自愿参与实验的遗忘症患者中,近七成的人在接受治疗后恢复了病变以前的记忆,然而这个奇迹只持续了不到十天。”

慕少艾重新读了一遍项目书,术语在脑中散为彩色的星点,迅速渗入大脑的各个功能区,闪烁、游荡,在基底前脑区与双侧海马聚拢,亮得足以刺穿心窍。他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等痛潮回落,表面上优游自若:“不只是这样。药物会对边缘系统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比如引发基底前脑胆碱能神经元病变,导致睡眠觉醒行为异常;注射后十天左右,受试者的空间认知能力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简单说起来,”他滞了滞,嗓音又冷又沉,“就是慢性谋杀。”

鬼梁天下的目光闪了闪:“慕先生难道就不想完善它?对于有些遗忘症患者来说,活着本身就是谋杀。”

“有心无力啊。”慕少艾轻轻叩击着桌面,“比起没日没夜呆在实验室,我更喜欢教学工作。”

痛得发烫的大脑在夜风里降回常温。

他放慢车速,切割成四方形的灯光在发昏的视野里渐次清晰,又一帧帧滚过去。

“查一下鬼梁集团两年来的资金流动,断手应该是Ⅰ号项目的成品。还有水泷影……那里应该还发生了别的失踪案,只是没人上报。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做实验室的可疑地点,比如废弃工厂之类的。我怀疑鬼梁集团、水泷影后头有一串利益链条,但里面还差了几个环,能不能拔萝卜带泥,就看你们的了。”慕少艾松开语音键,又把录音文件传给笏君卿。他勾着购物袋摸出钥匙,还没找准钥匙孔,门先从里面打开了。

积压的疲惫破了闸,戒惧惝恍刹那支离破碎。他接下来的举动堪称幼稚——抓着帽檐,对准屋里人的头心一扣,往下稍稍一压。身后亮着一盏路灯,萤火似地将稍稍张大的眼眶一勾,减龄效果立竿见影。

“不太像你。”他端详了下,笑得发暖,“像高中生,但还挺好看的。”

延伸阅读

久久传媒工作室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gfje.shtml
QQ好友:采集在线活跃好友并根据性别、年龄添加为好友,现拥有五千万在线流量。千人好友

良友金伴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68fy.shtml
上海良友金伴便利连锁有限公司是由上海良友(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信盟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

国宝郎酒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ddrk.shtml
国宝郎产品以它窖香浓郁、酒体柔顺、醇厚绵甜、甘美净爽的特点远销国内大中城市,深受广大

派墨斯国际英语教育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pf5.shtml
随着早期教育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低龄儿童的英语启蒙教育,了解启蒙英语,为孩

俏八方粉面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bcjv.shtml
深圳市俏八方餐饮有限公司创办于2010年,是一家经营成都传统特色小吃为主的连锁企业,

欧派诺汽车坐垫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imp.shtml
酷夏又到,车子马上就变成烤箱了,车主们都在烦恼夏季要怎么过。欧派诺汽车坐垫,快速降温

芮欣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d1rh.shtml
芮欣发饰总部经销批发的韩国饰品、发饰、女生服饰配件、打底裤、项链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

老妈串串火锅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uvba.shtml
老妈串串香加盟品牌店是一家主要经营四川串串香砂锅店,目前在全国拥有50多家加盟店。作

宅+生活社区便利店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6ni7.shtml
人们都希望自己的生活能越来越方便,足不出户就可以解决生活需求,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能送货

明珠阀业加盟  http://www.pjefferson.com/gj0b.shtml
烟台明珠阀业有限公司是在烟台成立的一家生产与贸易为一体的中韩合资企业.公司拥有出众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我不是世界公敌第四章在线阅读

    萧庭手中拿着一本话本,他一边猜测下边的故事情节,一边推开了书房的门。他刚正看到紧要关头,这册书突然就没有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下一本……一推开门,习武之人的直觉就告诉他,书房似乎有什么不对,他当即就戒备了起来,不过动作还是跟没事人一样。走到摆放蜡烛的地方,他先是把书放了下来,然后拿出火折子,打算把

  • 最高通缉在线阅读露馅

    买完衣服,凝雪儿建议道:“快到晌午,我们去吃饭吧,恰好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好!”牧星河爽快答应。随后二人再次回到电梯,这回凝雪儿按下了“顶层”键。根据凝雪儿的介绍,顶层是一家名为“帕菲”的宇宙餐厅,之所以叫宇宙餐厅,那是因为该餐厅真真切切的建在宇宙中。十五分钟后,电梯停下,电梯门打开,凝雪儿与

  • 听 故人声之第一艘船

    第二天,阳光明媚,雾气尽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阳光。只见一艘巨大的海贼船上,唐风银还有一只小萝莉甜甜正在甲板上开开心心的斗**。“炸!哈哈大格格又输了!”小萝莉丢出两张写着鬼字的**牌,只见丢在牌堆上面,开心的道。经过一个早上的练习甜甜终于把斗**玩得出神入化,一开始唐风还能依仗着自己的经验赢几场,

  • 三体复仇者之系统(2)

    “耀儿,你已经八岁了,别家的孩子已经准备要去镇子中测试天赋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居然去问一个八岁的孩子会有什么打算,不由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但是又没有办法,谁叫王耀的自主性太强了呢,而且又是自己儿子,难道还能打死再生一个?放下手中的饭碗看着王耀,带着不知道是不是

  • [综]冬日宴之第六章

    林昼压下脊椎上漫来的阵阵疼痛,他不会让自己倒下,倒下前也先把这个讨厌的人收拾了再说。管树痛得惨叫连连,他厉声道:“林昼,你这么做是违法的,小心我……”这时,林昼暴躁地抬眼:“吵死了。”林昼瞥了一眼,拎起车后座不知是谁散落的领带,直接勒住管树的嘴巴,往后一扯,打了个结。然后,他又极为嫌弃地扯下管树的领

  • 景瑟无端五十弦之第五章(5)

    在又被克扣了一餐鸡肉而不得不再次吃上味道奇怪的狗粮后,竹月宣布自己准备反抗了。小狐狸昏睡大半日,趁着陆千白出去上课,再次雄赳赳气昂昂地踏出了宿舍大门。这回行程看起来顺利异常,竹月在草丛里躲躲藏藏地溜出了二百米。然后停在了拎着烤鸡的小姐姐身后。好香!大约是新鲜出炉的烤鸡,浓郁的香气顺着并不密封的袋子飘

  • 都市:金毛狮王的幸福人生在线阅读第6章

    吃完早饭,二人照例是去田里。本来今天又有人找上门来请谢辰做短工,但都被谢辰推掉了。多事之秋,谢辰还是先想多顾着田里一点。再者虽然叶贤有时候心大得不像个双儿,谢辰仍是不太放心他。结果去了之后,果然就出事了。两人到的时候,不少人都围在田里,吵吵嚷嚷。里面还有个声音在高声愤怒地抗议着什么。叶贤跟谢辰对视一

  • 莫问星河在线阅读七十二地煞之术(跪求鲜花,评价票!!)

    那太乙金精可是好东西,五百斤上好的钢铁用三昧真火炼制也不过只能炼出一克。现在可是有着整整五十斤啊!虽然他大商不缺少资源,但是那三昧真火却不是谁都有的,用太乙金精炼制出的武器倒是正好合他现在的手。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人仙中期的修士罢了,目前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故而这五十斤的太乙金精对于陈子辛的诱惑还是相

  • [综英美]论一个医生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2节

    一望无际的星空,闪耀的星辰,诸天星域。亿万繁星,每一颗都有着不同的含义。每一颗都可能会有生灵存在。或是人类生灵,或是兽类生灵,皆或者异样生灵。永恒沉寂,没有一丝声色的星空。永远都是那么的安静,仿佛它在沉睡。没有事或物打扰它的沉眠。偶尔一个颗流星划过,也只能闪耀片刻的辉煌。然后消失在茫茫星空中。一颗流

  • 渣过我的三个大佬都后悔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派去城西城东的两拨人没找到云洛任何消息,便回到了云府。云连城急的早饭都没吃,他又将家丁派出去,继续在城里寻找。暗卫那边又没有任何消息,云连城想来想去也不安心,他急匆匆的带着随从驾马驱车去了内阁府,让内阁大人帮忙找人。云府因云洛的消失,被闹得鸡飞狗跳,而后娘秦云的院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晌午余嬷嬷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