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星际毒医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君恨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陆静然倒是不推脱,顺手接了过来,她翻到了第一页。

她每念完了一段,停顿几秒,然后把上一段翻译过来。

徐徐道来,让人听着都很享受。

她就这么念完了一篇。

清脆的声音总,带着少女特有的软,非常流利的英文,发音也很标准。

周围的人也看过来。

戴萌和陈远涛本来还琢磨,这下怎么收场好。

现在只剩下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他们在心里做了对比,怕是大学讲师,也没有这样好的口语的。

闭眼休息的余惊远也抬头,看了对面的女生一眼。

这个人眼神清澈,倒不是个坏人。

陆静然把杂志书放下,倒是没有主动说话。

她不是爱出风头,这么做也不是教训人,熊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

陆静然心里另外有筹谋,陈远涛的叔叔是做电器生意,或许这是条路子。

人是群居动物,不管任何时候,人脉都很重要。

她故意接近没错,却也没存着害别人的心思,这是互利,所以她坦然。

陈远涛瞪着眼睛问:“ 你的口语怎么练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陆静然微微一笑:“我没有工作的。”

陈远涛和戴萌对视了一眼,这不可能。

李志杰犹豫了下说:“她是学生,今年秋天就高三了,成绩很好的。”

他语气有些自豪。

李志杰开始奇怪,陆静然的普通话怎么这么好,对方说是看电视听广播学的,他也就没多想。

可是英文也这么好?陆静然从前在家里没说过英文,他也不知道怎么样算好。

不过是从这些人的反应,可以推测出,那应该不是一般的好。

他刚才担心,陆静然被人为难心里不好受,女孩子脸皮薄,现在松了口气。

杨秋怡微微咬唇:“我不相信,高三的学生能口语这么好,你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她的语气像是审问犯人,陆静然没有必要理会。

啊,高龄熊孩子。

在其他人眼里,陆静然和咄咄逼人的另一个人,显得教养非常好。

陆静然回答刚才陈远涛的问题,她说,我的英文老师很厉害,曾经留学过两年。

杨秋怡哪里会信对方的鬼话,留学回来怎么可能在乡下地方当老师,哪个单位不抢着要?

满口谎言的骗子。

她本来就落了下风,现在抓到把柄,迫不及待的拆穿人:“你以为美国是谁都能去的吗?你撒谎!”

陆静然微微抬眼,露齿一笑:“我老师告诉我,美国很繁华,但也很多黑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也有白人挂牌乞讨,这点和国内差不多。”

这两年上面政策变了,中美关系不像是从前的紧张,下面的风向也就转了。

信息交互的时代,经过渲染和夸大,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欧美国家是天堂级别的存在,梦都梦不到的。

日韩是传说,也难以触及。

港台倒是还可以憧憬,如果能去一次,一辈子都有可以吹嘘的资本。

陈远涛和戴萌脸上浮现诧异之色 ,他们身边留学归来的人,把欧美无限地美化。

可是这个人说得笃定,不像是在信口开河。

戴萌想了下说:“秋怡,你哥不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吗?你问问他是不是这样的。”

这句话余惊远也听到了,他在几个人看过来的时候,点了下头。

这下戴萌和陈远涛咂舌了。

天啊,原来欧美也有穷人啊!

杨秋怡经常把余惊远提到嘴边,美国空军学校毕业,还在军队服役过一年。

虽然是军事学院毕业,余家的长辈也不让他在军队服役,哪怕越南战争过去十多年了。

在杨秋怡的形容里,这个人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几个人的偶像

戴萌小声地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也就是听老师提了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顿了下,她话音一转又说:“我明年想考南明大学。”

英文流利的学生和乡下姑娘,自然是不同定义。

陈远涛和戴萌,对陆静然的印象分拔高了很多,一听可能会成为学妹,都积极了起来。

像是打开了话匣,热情地介绍起大学的风貌。

陆静然兴趣很高,她的话少,时不时问一句都在点子上,引导两个人说更多。

这是律师的技能之一。

戴萌和陈远涛没察觉到,只是觉得和对方聊天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除了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的男人。

她脑子不错,余惊远补充了一条对她的定义。

火车再次进站停了下来。

车窗外,很多当地的农民正向车里面的乘客卖自家种的香蕉。

够不着拿着竹竿挑着,两块钱一大把。

戴萌买了一把回来,分给了陆静然和陈志杰几根。

陆静然没有胃口,吃水果倒是比其他的东西舒服,便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期间戴萌一直找陆静然说,倒是没有理会发脾气的杨秋怡。

那个人的性格向来这样,今天算是踢到铁板,希望以后有收敛吧,而且她和陈远涛都觉得陆静然没什么不对!

天色渐渐暗下来,差不多十点的时候,车厢里的人都准备睡觉了。

陆静然睡得很轻浅,她听见了轻微的动静,睁开眼睛。

朦胧的月光下,她看到了两个男人在前面翻乘客的包。

这是遇到扒手了。

下次靠站停车是六点左右,这些人得手后立刻下车,乘客发现东西丢了后,他们已经远去无踪影。

一般火车上行窃的都是团伙作案,陆静然不能确定,除了这两个人外,还有没有其他同伙。

又或者他们身上,是否带了凶器。

她现在已经是孤注一掷,不能出意外。

人只有在保住自己的时候才能帮别人,陆静然这样对自己说。

她闭上眼睛。

翻东西的窸窣动静很小,可是她分明听得很清楚。

两秒后,她又睁开了眼睛。

这个车厢大多数南下打工的,身上带的是全部身家,可能还是七拼八凑出来的。

她想到明天乱成一团的车厢,手微微握紧。

如果她假装上厕所,走到了这节车厢的末端,然后大叫着往车头方向跑,他们追上自己的几率应该很小。

车头有乘警。

陆静然前后想了两遍,下了决心想站起来,突然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

是对面坐着的男人。

两个人眼神对上,余惊远把放在膝盖上的手掌翻了下,让手心朝上。

这是军术手语里面的“别动”。

那个姑娘闭上眼睛,她懂了,余惊远松了口气。

她很聪明和机灵,他又补充了一条对她的印象。

陆静然听到了动静,双方应该是交上手了。

一直到人惊慌失措地大喊“有小偷”,她这才睁开眼睛。

和她想得没错,乘客里还有一个同伙,一共三个人,地上还有把匕首。

灯亮了起来,那个男人毫发无损。

两个人视线对上,他的眼神很亮。

“惊远哥你没事吧?”杨秋怡顺着对方的视线,就看到了陆静然。

她的脸黑了下,杨秋怡现在各种烦那个人,还好以后他们就见不到了。

“没事。”

余惊远移开视线,和赶来的乘警说情况。

乘警把三个扒手带走后,车厢里乱了很久才安静下来,乘务员安抚大家说已经联络好了派出所,下次靠站就可以把人押走了。

这么一闹腾,外面已经天色微亮,很多人没了睡意,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杨秋怡语气自豪地说:“惊远哥很厉害吧,别说是三个人,再来三个也能治住。”

周围人听了纷纷赞扬,这小伙真不错,很勇敢还身手好。

李志杰小声地和陆静然说:“看不出来,他身手这么厉害。”

他能这么厉害就好。

陆静然笑了下没说话,这年头能出国留学,又是空军学校,不说其他的条件。

他本人就不普通。

不过这和自己没关系。

火车中午到广州,快要到站的时候,戴萌说:“陆静然,你留个地址吧,我以后可以和你写信。”

陈远涛凑了上来:“我也要。”

这个年代,青年交笔友很流行的,他们这么聊得来,留下通信地址再正常不过。

陆静然拿出了随身的本子,笑着说:“留你们的吧,回头我给你们写信,然后你们会回信吗?”

“当然啦!”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两个人念地址,陆静然来写。

她写完后戴萌凑上看了眼,确定没有错漏,她“呀”了声。

“你的字可真好看,人如其字,我现在发现你长得也很好看,名字也好听,白居易写的‘出府归吾庐,静然安且逸’。”

戴萌觉得人很耐看,虽然说皮肤黑了点,戴着眼镜,但是五官非常漂亮,镜片下得睫毛很长,嘴唇的颜色也漂亮。

余惊远看过去,她写得比较着急,不讲究工整,潦草了些却苍劲有力。

字如其人,这么说也没错。

很少有姑娘家的胆子这么大。

陈远涛和戴萌报完了地址,余惊远正要开口,陆静然却没看他,把那个小本子收回了包里。

余惊远反应过来心里笑了下,她觉得和另外两个人有共同话题,把自己剔除在外了。

自己被嫌弃了。

火车靠站,余惊远站起来,他走了几步,回过头把那个随身听拿起来,放到了陆静然面前。

“这个送给你。”

刚才他看对方,一直有意无意视线落在自己的随身听上。

好像很喜欢。

“啊?”陆静然有些懵,怎么突然就送给她?

余惊远指了下对方的手。

陆静然低头去看。

她把脸和脖子都涂黑了,手自然也不能忘了,可是刚才她没有注意,袖翻起来一块儿,露出了里面肌肤。

这黑白分界线有些太明显。

“路上小心,有难处可以打电话。”余惊远说。

他的脚步快,这站又很多人下车,不过几秒已经不见人。

余惊远军校毕业,观察力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

手上是涂黑,那脸上自然也是,或许眼镜儿也是故意带的。

她的谈吐不像是普通乡下姑娘,故意乔装大约是有自己难处。

所以他发现了,却不戳破人。

对方没有问他要通讯地址,他自己写了张夹在随身听里面。

余惊远对兄妹感官都不错的。

她能主动帮别人,那自己也愿意帮她一把。

陆静然反应过来挤不过去,趴着车窗去看,却也没见到人的背影。

火车发动后,她把桌上的随身听拿起来。

她按下了按钮,就看到了那张纸条。

熊孩子叫他惊远哥,原来他的名字叫余惊远。

挺拔漂亮的字。

李志杰问:“他为什么送给你这个啊?”

“我也不知道。”

陆静然想了下,是不是自己刚才看着机器的目光太炙热,可就算这样,也不至于送给她。

“这一定很贵,不知道要多少钱,怎么就给你了。”李志杰问。

心里想,这个应该三百吧。

陆静然眼里微光一闪,压低声音,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大概二千七左右,我们发财了。”

索尼D-350,是一款划时代新潮的DISCMAN,行业级神器。

算了下时间,现在发布不足一个月,价格炒到天高,国内基本买不到,所以她才一直盯着看。

李志杰瞪大眼睛,没听错吧?2700?

这么贵的东西怎么能随便送人,天啊!要怎么还回去?

两个人对视上,李志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他觉得自己,好像猜对了陆静然在想什么,太可怕了。

———

两个人晚上下了火车。

李志杰问:“现在我们去哪儿?”

陆静然说得坦然:“想找个地方住一夜。”

“……”

南市沿海,发展比内陆城市全面很多,街上不乏穿着时髦的妙龄女郎。

隔天早上起床,两个人在街边的一家店点了两碗河粉。

一块五钱一碗粉,李志杰又肉痛了,在县城吃个盒饭才五毛钱,这里一顿就要那么多,太奢侈了。

沿海的口味清淡,不像是宁县的重盐重辣,他还吃不惯,越想越不划算。

陆静然给钱的时候,顺便问了老板电器市场怎么走,记下了地址。

李志杰这边才心疼完了钱,那边陆静然就又开始败家。

人要衣装,陆静然在路边的服装店,给自己挑了件蓝色的连衣服,十块钱。

她又给李志杰挑了身精神的衣服,穿上了西裤和有领子的衬衫,李志杰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还像是那么回事,这套三十块。

两套一起买便宜了五块钱。

他们把衣服就直接穿在身上,让老板把从前那套给装起来。

女老板难道见到这么爽快的客人,笑着说:“靓妹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那么多试衣服的就你穿的最合适。”

这话倒不是奉承,这对兄妹都长得不错,特别是妹妹,把眼镜儿拿下来活脱脱一个美人。

皮肤白点就更好了。

从服装店转出来,陆静然就坐上了去电器市场的车。

李志杰已经麻木了,他习惯了对方大胆,跟在陆静然后面。

陆静然把电器城那条两边开店的街,来回走了一遍,最后选定了一家生意挺好,但也不是最好的店。

李志杰忍不住问:“这是别人的东西,你真的把它卖了?”

“我想要还给他也没办法,这个寄不安全,我也没时间找人。”

顿了下又说:“放心,我以后碰到他,会给他重新买个新款,或者折现给他,多加一分的利息,这种电器都会贬值,经常不用也会坏,就当是我们和他借钱。”

李志杰觉得陆静然歪理一套一套的。

陆静然走进店面,把那个最新款的Walkman放在了玻璃柜台上,“老板,你这里收二手的随身听吗?”

这会儿刚好上一波客人走了,老板空闲下来有时间,虽然店里也收卖二手,但这不是主业。

所以兴趣不是很大。

带着眼镜儿的老板,随意的拿起机器后,左右看了下有些吃惊,开口问:“你这个多少钱?”

李志杰觉得吧,两千多的货二手怎么也得买个一千七八左右才划算吧,然后他就听见身边的人报价了。

“3500,这是低价。”林静然说。

李志杰:“……”

老板笑道:“你觉得值这么多钱?”

林静然表情坦然:“这是同学在日本留学带回来的,日本都卖2000多,国内很少有吧,你手上应该就没货,虽然说是二手这可是九成新。”

现在商品流通没那么方便,舶来品价格更高了,有时候高于原价几倍卖的都有。

老板见这一男一女穿着不错,一看就不是那种缺钱的,虽然不是本地口音,可这两年南市外地人真不少,倒是正常。

这个机器他收3500,卖个5000都可以。

有人想要根本不谈价钱。

估计国内这台机器一共都没几个,这是身份的象征。

“那好吧,就3500,你们下次有什么东西还是可以找我卖,价钱都好商量。”

“好的。”

李志杰几分钟前还觉得陆静然怎么开价,老板会把他们赶出来。

没想到居然是客客气气送出来的。

3500块,陆静然的裤腰可装不下这么多。

一部分放到她的挎包,另外一半放到了李志杰的背包里。

两个人坐上了去县城的车。

车子颠簸了两个小时,停了下来,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片茶园。

这是采夏茶的时候,茶农穿梭在其中。

陆静然问:“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些吗?”

“记得,我是茶楼采购经理,想和他们长期合作。”

他说得变扭,心里坎坷。

自己怎么就答应陆静然一起骗人了呢?好吧,她说这不叫骗,叫做商业包装。

陆静然帮人整理了下衣领:“没忘记就好,我们走吧。”

“一分的利息,我们借了3500块,那就是要还3850,我们能赚到这么多吗?”李志杰问。

陆静然笑了下:“你想什么呢?我能一定会赚到,稳住了。”

“嗯,一定会赚到,稳住了。”李志杰喃喃自语重复了一遍。

他第一次离开小县城,最近几天经历了太多荒唐,脑子里虽然还没完全理清楚。

可这会儿却莫名多了一腔孤勇。

3850的债务,如果亏了后别人以后找上门,还钱要还到眼泪都要流干了。

他爹妈知道非得扒了他的皮。

然后他妈的擀面杖,他爸修电器用的扳手,那以后都得伴随他日日夜夜。

脑子里的场面太凄惨了,他得振作起来

延伸阅读

LOVE&LOVE珠宝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syy3.shtml
以“爱的最好礼物”形象为消费者所熟知的LOVE&LOVE珠宝,深信比钻石更珍贵的是人

全家福健身器材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svob.shtml
郑州“全家福”健身器材有限公司始建于1994年11月1日。组建之初,公司决策层以“代

卓菲厨卫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perz.shtml
卓菲厨卫是浴室镜、浴室柜、玻璃台盆、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易驾星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gng6.shtml
一个的空白市场,一个真正的掘金好项目。易驾星模拟驾驶训练机,要您足不出户,成为驾驶高

悦思途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pvn4.shtml
悦思途互联网连锁酒店项目介绍:悦思途互联网连锁酒店,悦享旅途,舒适无忧,乘上互联网+

浣溪沙洗衣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63hl.shtml
浣溪沙洗衣加盟,采用国际标准化洗护流程,严格操控12道工序,以贯穿清洗、烘干、杀菌为

欣庭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dicd.shtml
欣庭毛绒公仔是义乌市欣庭玩具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主营毛绒玩

BND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pftq.shtml
深圳市康美来保健器材有限公司是美国新天电子旗下的研发、生产、销售音乐体感理疗器的厂商

珠江牌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x6c9.shtml
广州市塑料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国有大型企业,公司的前身是1958年成立的珠江塑料制品

叶氏加盟  http://www.aworldofsoftware.com/nd9r.shtml
叶氏复合面料成立于2000年,是目前绍兴及周边地区成立早、规模、设备齐全的复合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能复制万物之焰战蓝魔(8)

    (请投出手中的小鲜花,感谢各位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最大的动力~~)“小子,你就跟在我PI股后面吃灰吧。”“那可不一定。”森次与徐阳两人针锋相对,目光交错碰出了无形的火花。“观众朋友们,大家可以看到排行前两名的赛车,蓝魔与火焰金刚已经冲出了特制大弯道,接下来,他们即将进入下一道难关,风之谷。”四

  • 对你不止是喜欢在线阅读第4节

    两侧的四个血族几乎在一瞬间同时挥刀扑过来!吼!黑狼的身体同时幻化,成为一具人类的身躯!比正常人骨骼大了一倍!狼人!乔默的呼吸似乎停顿了!这个狼人变身尚不够完美。皮肤粗糙,脸颊与赤着的上身,长着毛茸茸的黑色毛发!一双眼睛,凶狠,残忍,透着野性的残暴!啪!大手掌一巴掌扇掉女人的弯刀。女人的身体快速坠落!

  • 折腰美人 [参赛作品]第二章

    顶着众人不解的目光,尤兰达锁上了办公室的门,靠在门背上,慢慢滑落,狼狈地蹲坐在地上,她摸索出自己的手机,隔着明显不合时宜新的手套,按动着心中的号码。手机没响几声就被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沉稳的声音:“尤兰达?”尤兰达闭上了眼睛,揉着额角直言道:“近期我可能会有些小麻烦,其实不太方便联系你,可是我还

  • 宠妃第5章在线阅读

    不管外面的阳光如何刺目,在山里只漏下斑斑树影,微风过处,卷起一阵属于树叶的清香。叶洛辰惬意的眯了眯眼,感叹没有被污染过的空气就是舒服。他伸了个懒腰,眼睛余光落在一旁拿着弓四处寻找猎物的沐子昕身上。叶洛辰知道灵泉很神奇,但也不可能让一个病弱的人突然力气大增,就算沐子昕有点肌肉也不可能拉开六石的弓还不失

  • 太行道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再次启行吴统领所谓的重要事情,自然是与葛云见礼,凭着葛云的身份,平日时吴统领见了,就得费心巴结,他完全没有料到,路上随便遇到一人,就是一名念师。是的,他已经确认,跟自己这群人朝夕相处了十天的青衫文士,其实是一名即使在修行界,也是了不得的人物的念师。普通人对修行界没有概念,吴统领有,他明白,修行

  • 爱我,就请放了我成长

    汉初时的制度不少都是承袭前秦,郡县分制虽然不失为加强皇权的一大创举,可由于时代、科技等诸多限制,朝野亦难稳定。只不过三年,原本平和的景象再一次被推翻,造反派和乱党四起,中原大地响彻铁蹄和嘶喊。无数良田和果林被毁坏,饥民遍野,整个天下人心惶惶。韩仓那日离救了葛田之后承蒙其推荐很快就从了军,跟的正是汉廷

  • 魔王绝宠之傲娇娃娃要逆天在线阅读叶寒霜的异能

    “哎。”叶寒霜叹了口气:“爸、妈,我口味变了,吃不下这些重口的东西,以后炒菜都清淡一点吧。”叶建成和白翠翠只要一碰上自己女儿的事,就跟眼瞎心盲一样。一点都没发觉自己女儿有什么异常,同时点头。“是,是,我们家霜霜喜欢清淡一点的,放心,爸妈都记下了。”屋外突然传来摔筷子的声音。“我靠,这么咸是给人吃的东

  • 小人参药材商下山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从长安到晋阳最短的道路,就是走临晋,过蒲坂津,从河东永安县由界休进入太原郡,虽然这段时间并州由于丁原身死,吕布投靠董卓,中原大乱,使得并州无人理事,以致于黑山贼张燕,匈奴于夫罗,鲜卑三部时常袭扰并州。现在整个并州已经完全被分成了四块势力,一块是以张燕为首的黑山贼,掌控了晋阳,雁门二郡,一块则是以张扬

  • 缘来是你才专宠听见了吗?滚!

    林泽启睁开双眼,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道,这才发觉自己身在医院。贺依言趴在病床边,一见到林泽启醒来,立即红了双眼。她责怪地道:“泽启,你不要命了吗!把酒当成水一样喝,医生说你都胃出血了!”贺依言是林泽启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女孩儿,洛卿然离开的这两年,一直是她陪在林泽启的身边。而林泽启只是看着天花板

  • 天官赐福同人红衣玩偶在线阅读第六章

    宿主:秦霜等级:6修为:灵动后期经验:700/1000灵气:450武技:降龙十八掌(天级下品)【已点亮】,凌波微步(天级下品)【未点亮】,北冥神功(天级下品)【已点亮】武技积分:0主角光环值:0.002%“主角光环值?这个是……”秦霜微微一愣,从得到的信息中,他可不知道这主角光环值是用来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