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子殿下,救命!玉琵琶

作者:秋如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和士开回到府中,令仆从抱来皇上御赐的玉琵琶,又令婢女召来胡皇后御赐的优伶,在府中厅堂里作起乐舞表演来。这玉琵琶之所以称为玉琵琶,是因为在琴头镶了一块天下绝无仅有的圆形羊脂白玉,琵琶的背板、复手、弦轴,整个琴身都是由一根稀有的金丝楠木精刨细雕而成。

和士开之所以能够权倾朝野,全赖这手中的玉琵琶所赐。

齐皇帝虽然生性暴戾、不司朝堂,但却热衷于风花雪夜和乐舞谐戏,而和士开正是当今天下懂音律识舞步的高手。尤其一首琵琶曲,更是令皇上和皇后爱不释手。

“琵琶奏乐霓裳舞,皇帝兴起封尚书”,这已是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和士开本打算从酒馆离开之后就直奔皇宫觐见皇上,因为他听到了一件对自己极为有利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他早就想做,只是一直苦于没有理由。而现在这个理由已经有了,这个理由强大到让他对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充满了永世长存的自信。和士开坐上马车往皇宫赶的时候,热闹的市井里如同忽然遇到了瘟疫一般,路人纷纷避之不及,惊慌失措的跑到路边退让,生怕自己不慎冲撞了这辆马车而被马车的主人勒令满门抄斩。

因为在这辆车马的车顶上迎风撕裂着一张滚着金丝线的绢帛,上面清清楚楚、赫赫巍巍地写着一个硕大的“和”字。

在马车飞驰到皇宫门外的时候,和士开忽然想起来再过五天就将是皇上的万寿节,而和士开作为此次寿宴的主理事,自然要为皇上献上一份最为精彩、也最独一无二的节日礼物。正是为了迎接皇上即将到来的万寿节,和士开依仗着和胡皇后的私密关系,从她那里挑选来了十位婀娜多姿的绝色优伶。而他将要献给皇上的生日礼物,便是自己精心编排的西汉舞艺《掌上舞》。

想到此事,和士开立刻呵斥住了赶马的仆从,并让他调转马头回府。因为五日后皇上的寿宴就将要举行,而和士开却还没有与那些绝色优伶排练过一次《掌上舞》。

“他人被杀头的事小,自己得宠的事大。更何况,我想杀的人,普天之下除了皇上,还没有谁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和士开撇了撇阴冷的嘴角,在心里冷念道。

在府中排过一遍舞蹈后,和士开将玉琵琶递到仆从手中,向着堂下的十位绝色优伶看了看,不温不怒地问道:“你们对自己的表演满意吗,嗯?”

这十位绝色优伶自小入宫,一直以来都是陪伴在胡皇后身边,用来给胡皇后无聊寂寞时跳舞取乐。这十位优伶虽然是和士开借着为皇上寿宴编排舞艺的理由从胡皇后那里暂借来的,但是这些优伶们心里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绝无再回到胡皇后身边的可能了。皇上宠幸和士开,胡皇后又与和士开有着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和士开要想将她们留在府中,那么她们就只能乖乖的留在府中,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正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皇宫了;她们的主人再也不是胡皇后,而是权倾朝野,阴冷狠辣的和士开,所以这些绝色优伶的脸上每时每刻无不都挂着惶恐不安的表情,而当和士开问她们对自己的舞蹈排练是否满意时,这些优伶都害怕的仿佛心脏一下子骤停了一样。

她们不知道和士开满不满意她们的表演,更不知道自己的表演到底是好是坏,只是战战兢兢、浑身发抖地聚拢在一起望着和士开,眼神中充满了可怜、祈求、惊慌和绝望。

“我只是问你们对自己先前的舞蹈表演是否满意,为什么你们都不说话呢?”和士开又问道,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知道她们心里的害怕是他造成的,所以他的脸上露出一种诡异的心满意足的笑容。他喜欢这种威吓别人的样子,喜欢这种自己被别人当成随时取人性命的黑白无常的霸凌。一想到这里,和士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将眼前聚集在大堂里的优伶吓得就要哭出声来。

“你们也对自己的表演不满意,是吗?”和士开又冷冷地问道,站起身来走到这些优伶的身边去,用冷厉的眼神俯视着这些跪拜在地上的舞女。“离皇上万寿节还只有五天,我再给你们五天的时间,如果你们能将这支久已失传的《掌上舞》排练好,能让皇上龙颜大悦,我就让你们回到胡皇后的身边。如果你们表演砸了,让皇上觉得索然无味,甚至因此迁怒于我,那就不要怪我不看在你们陪伴胡皇后十几年的面子上了,懂了吗?”和士开说完后便向着门外挥了挥袖袍,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舞女全都哆嗦着身子站起来,一个个诚惶诚恐地低头行了礼,慌里慌张地从厅堂中小跑了出去。

“大人,您不是要去皇宫吗,怎么到了皇宫门口又令小人打道回府呢?”站在一旁的仆从小心翼翼地问道。

和士开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是在对他呵斥道:“混账奴才,我的事情你也敢过问?”

这冷冷的一眼让那仆从心里一惊,脸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于是立刻弓起腰,抬起自己的左手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两巴掌,献媚道:“是小人多了嘴,大人的英明决断小人不该过问。”

和士开的脸上扬起一丝不屑的冷笑,又走回到胡床上,对着这仆从怀中抱着的玉琵琶使了个眼神。这仆从心领神会,快步走到和士开身边,将手中谨慎抱着的玉琵琶递到和士开的手中。

和士开正襟危坐,眼神放空,向着堂外的庭院望去,双手抚弄起玉琵琶的琴弦,陶醉在自己弹奏的琵琶曲的优美乐声中。

“你可知这玉琵琶是用什么制成的?”弹毕,和士开收回眼神,问站在一旁的仆从道。

那仆从想了想,讨好地笑了笑,谨慎地回答道:“小人不知。”

“那你可知道这玉琵琶是何人所赐?”和士开又是冷笑一声,问道。

“当然是皇上!大人,这事天下妇女老幼,人尽皆知,”这仆从脸上笑开了花,洋洋得意地脱口道。“当年皇上在登基大典上亲封您为尚书令,又赐您这把天下只此一把的玉琵琶,小人岂能不知?”

“那你可知道,这琵琶与我的关系呢,嗯?”和士开又问道。

“这……”那仆从想了片刻,忧虑地摇起头来。“小人实在不知。”

“这玉琵琶就是我的命,懂了吗?”和士开斜着脸睥睨道。“我与皇上的感情岂止是那些简简单单的君臣之情?那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按照八字生辰来算,皇上也理应叫我一声哥哥,亲疏远近又岂是那些王子王孙可比的。我自幼就为皇上的玩伴,与皇上如影相随,如今皇上已为天子,岂能忘记我跟他从小长大的兄弟情分。皇上赐我这把从昆仑山下浸泡千年的羊脂白玉镶嵌的玉琵琶,就是在昭示天下,除了皇上,在如今的齐国没有谁能大的过我!”

“那是那是,普天之下,除了皇上,谁还能大的过大人?”那仆从即刻奉承道。“皇上的天下,也是大人的天下。”

这仆从吹捧完,和士开又盯了他一眼。仆从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脸上露出讨饶的谄媚表情。

“你说的没错,皇上的天下也就是我的天下,可这天下,却有人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走!”和士开恶狠狠地说道。

“夺大人您的天下?”一听此话,仆从摸不着头脑地反问道。“天下除了皇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跟大人您对着干,我看他是不想活了吧!”

“东平王不就是那个想从我手中夺走天下的人吗?”和士开斜视了仆从一眼,嗔怒着说道。

“大人,东平王要夺您的天下?”这仆从先是心头一惊,随后又充满疑惑地追问道。“东平王不过是个年仅10岁的小王,哪敢跟大人一争高下?”

“他是10岁不假,可他的心智却不是个10岁小王的心智,他的能耐也不只是个10岁小王的能耐!”和士开近乎咬牙切齿道。

“大人,您这话怎么讲?”这仆从满脑子浆糊地追问道。

“东平王自幼患了喉病你可知道?”

“这个小人知道,据说胡皇后一生下东平王他就患有先天的喉疾,尤其每到春夏杨柳繁盛时,东平王就会因吸入白絮而导致喉疾感染造成呼吸困难,所以很少出府走动。”

“不错,”和士开点头道。“可是今年入春以来,你有见过东平王宅在府中不出吗?”

“这个……今年春夏小人确实在街上遇到过东平王,好像东平王还经常骑着一匹黑马到城外赛马场里赛马呢!“那仆从想了片刻道,忽然又瞪起了双眼望着和士开道:”大人,难道东平王的喉疾医好了?”

听到仆从说道“医好了”三个字时,和士开的眼神中显露出恶狠狠的凶光。

“你知道他是怎么医好的吗?”和士开又问仆从道。仆从表示不解地摇了摇头。“东平王的喉咙里有一个天生的异物,春夏时暑热蒸人,东平王喉中的异物会随之膨胀,从而导致呼吸困难,到了秋冬凉气退暑,东平王喉中的异物也会随之消肿,所以他才只在秋冬时出府走动。”

“原来是这样,”那仆从不可置信地点头感叹道。“可大人,东平王的喉疾是怎么医好的?据说胡皇后请遍了朝中御医和天下的江湖郎中也都没有根治好东平王的喉疾,可东平王这病,为什么忽然就好了?”

“你知道这病是被谁医好的吗?”和士开冷眼问道。

“小人确实不知,”那仆从道,脸上即刻又露出了惊异的表情,蓦地说道:“难道是被游历四国、尝遍天下百草、医遍天下疑难杂症的陶仙医医好的?”

和士开表示否决地摇了摇头。

“那是被谁医好的?”这仆从茫然不解道。“普天之下除了陶仙医还有谁能有这样的通天医术?”

“是被东平王自己医好的,”和士开平淡地说道,但是眼神之中却显露出想要将东平王杀之而后快的狠辣动机。

“被东平王自己?”这仆从仿佛没听明白似的大呼道,以至于惊吓到了和士开,于是急忙跪在和士开的面前磕起响头来,边磕头边讨饶道:“大人饶恕小人,小人只是一时震惊才惊动了大人,还请大人原谅,还请大人原谅!”

“你知道东平王是怎么自己医好自己的吗?”和士开望着跪伏在地上求饶的仆从道。

“小人不知……小人不知东平王居然有这样通天的医术!”这仆从只顾着求饶,忙不迭地说道。

“医术?他哪懂什么医术,”和士开哼出一口冷气,不屑道。

“那小人更不明白了!”这仆从慌里慌张地说道。他的头已经磕破,害怕的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起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其实要医好东平王的喉疾很简单,只是这个做法太过于血腥残忍,胡皇后爱子心切,自然不会看到她的儿子遭这种罪,所以东平王的喉疾才会一拖再拖。可是找遍天下名医,除了这个办法外也没有其它医治的良方。东平王在得知可以医治自己的方法后,就偷偷请了一名江湖郎中到府中来。他先让那江湖郎中用银针将喉中的血囊刺破,放尽异物中的血后就让那郎中用匕首割去了放了血的空血囊,而在这个过程中,据说东平王的眼皮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大人,真是如此?”那仆从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又是恐惧又是惊叹地问道。“东平王小小年纪,居然能忍受这样非常人的痛苦,小人真是无法想到!”

“不止你想不到,就连我都想不到!”和士开恶狠狠地厉声道。“世间最毒的残忍莫过于对自己残忍。我一直以为天下行事者唯自己最为狠辣,可我再狠辣,又怎么会刺针挥匕去割自己的肉呢?东平王虽只有10岁,可他居然能够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种残忍可比我施给他人的残忍残忍数百倍!你说我怎么能养虎为患,留下这么一个天大的祸害呢?更何况皇上倚重东平王,皇后更是对东平王喜爱有加,而东平王早就对我在朝中的权势心怀憎恨。如若他要夺我的江山,我能不害怕吗?”

“大人说的是,小人蠢笨这才明白大人的深意,”那仆从点头道,随即用衣袖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和血水。“可话又说回来,大人同皇上亲如手足,皇上怎么会让东平王跟您对着干呢?有皇上在,东平王纵使对大人有千百种不满,他也不敢把大人怎样。”

“你说的没错,只要皇上在,天底下谁能奈得了我,”和表仪神情寡淡地说道。“可万一哪天皇上想要改立皇储,让东平王继承皇位呢?更甚的是,这一个多月来皇上都是在让东平王代他批阅奏章,自己则在铜雀台里听歌赏舞。如果皇上将皇位传给东平王,我还能有活路吗?”

“这个小人万万没想到!”那仆从被和士开的话点了醒,震惊道。“真要是这样,东平王确实会成为危及大人权位的对手!”

“所以我才对东平王心有顾虑。他想要扳倒我,那么我就只能在他扳倒我之前灭了他!”

“那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做?”那仆从又问道。“东平王贵为皇子,又仗着皇上和皇后的盛宠,我们该如何下手?”

“东平王得宠,可皇储只能有一位,将来的皇位也只能有一个,”和士开诡谲地缓缓解释道。

“大人是说要联合太子?”那仆从想了想,开了窍似地探问道。

“太子和东平王虽是亲兄弟,但向来不合,而太子也一直忧虑东平王会成为他皇位上的绊脚石,如果我跟太子联合起来,他不会不答应,”和士开道。

“那样的话,有大人您和皇上的手足之情,又有太子在皇上身边为您说好话,对付东平王就完全不在话下了!”那仆从笑着吹嘘道。

和士开看了看仆从,嘴角露出奸险的笑容,缓缓说道:“东平王不好对付,可再不好对付,他也只是一个人……”

“大人的意思是?”那随从皱起了眉头,揣摩着何士开的心思问道。

“我能想到联合太子,难道东平王就不会有所准备吗?”和士开身子忽然向前一倾,直盯着仆从道。“你可知道他近来和谁来往密切?”

“小人近几日似乎见到过东平王去过几次穆大将军府,”这仆从慌慌张张地回道,将自己无意中知晓的事情抖搂了出来。

“穆大将军府?”和士开又挺起身子坐在床榻上,闭起眼睛来自忖道。“穆羽?”

“大人,您是说东平王……”那仆从蓦地惊讶道。

“穆羽半个月前才被皇上召回邺都,在此之前常年镇戍北境,与东平王几无往来。可现在东平王居然常常去往大将军府,这不就是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合力穆羽对付我吗?”和士开打断了仆从的话,又望着跪在眼前的仆从问道:“今天酒馆里的话你都听到了?”

“小人都听到了。”

“该怎么做你都已经知道了?”

“小人明白,”那仆从即刻回答道。

“好,只要人在我手上,我就会让他们明白跟我作对的下场。”和士开冷笑了一声,自语道。“再过五日就是皇上寿辰,我要是能在这五天把这支西汉舞曲排好,令皇上和皇后开心,那天下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干的,还有什么人是我不能杀的?去,让那些优伶过来见我,我要再排练一次。”

那仆从也顾不上额头和袖子上的血水,只得唯唯诺诺地点头应了声,就慌里慌张地跑去喊那些优伶去了。和士开端坐了会儿,望着堂外庭院中的景色,随即又抱起放在床榻上的玉琵琶,嘴中哼着当下时兴的小曲,又抚弄着琴弦弹奏了起来。

延伸阅读

我家夫君是小白之第十章  http://www.ccfym.cn/y2wo.shtml
再说杨如海,他虽然不及其长兄杨如风名气大,不过手段狠毒,为人奸诈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本

全属性无敌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ccfym.cn/yqh6.shtml
“易先生......”“帮我将它们抱起来,谢谢。”从回忆中抽离,易尘埃将花交给林晨昔

重生之心如猛虎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cfym.cn/aigb.shtml
那个来传话的丫鬟看着贾环不紧不慢的一路走着,心里别提多纠结了。有心要催一催吧,又见贾

英雄成长手册[综英美]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ccfym.cn/u5jm.shtml
匆匆回到家中,被母亲一阵数落,要不是平安回来,一点伤也没有,估计今后想走出山村是不太

成就先河之第00章  http://www.ccfym.cn/s4me.shtml
每家公司的女厕所都是一个小而私密的社交空间。黄色的吊灯,巨大的镜子,洁白的瓷砖,这样

我把公子染指了第九章  http://www.ccfym.cn/yxrv.shtml
五十二军第二师和第二十五师作为先头部队登陆,一九五师因为是装甲部队在随后的一批里。船

大唐:开局破入西游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ccfym.cn/x25h.shtml
这作孽的世界居然是综漫上学,放学,回家,刷副本,与英灵交流,洗洗睡,这就是咕哒子的日

前男友的正确骚扰姿势从出生开始选择(第一更)  http://www.ccfym.cn/s4ja.shtml
“叮,超神选择系统已激活!”“火影世界-时间节点:与波风水门同年出生。”“请选择您的

从O变A后我成为国民男神之那段回忆  http://www.ccfym.cn/sbve.shtml
章蓝笙咬了咬牙,“对,我心疼了,我自始至终喜欢的是她!可是我对你也……”“够了!”唐

都市爆料之我是老实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ccfym.cn/y37d.shtml
……“唉~,套路啊,满满的都是套路啊!上天对童真的我充满了恶意……”尹凌悲愤的抱怨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后乐谙你挺能忍的

    出乎雷骁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透过树叶缝隙照射下来的阳光温暖的晒着他的羽毛,浅浅淡淡的灼热力量侵入了他的身体,雷骁立即奋力的展开翅膀,挪到了阳光之下,瞬间汇集的大量真火让他舒服的叹了口气,发出咕咕的声响。这股力量远比他之前吸收的两次都要多,费了他一些时间才把这次的真火全部炼化,雷骁转过身的时候,已经变成

  • 一品江山记在线阅读第5章

    “奴才想问,方才大帝您是想先让哪位娘娘侍候啊?奴才该死,刚刚没有看清楚……”“一起来吧!”先帝的龙眼中,散发出邪魅的光芒,这目光,老宦者可是好久都没有见过了。“这……这……双妃同时侍奉……古今中外,可从来没有先例,这……”老宦者犯了难。“怎么?你要抗旨不成?”先帝龙眼瞪起来了。“奴才不敢!奴才这就去

  • 何她说在线阅读第一章

    文/同桌请别碰我,谢谢作/浮丘一2020.01.27第一章转学生的消息传进孟习耳朵里的时候,他还在小卖部买汽水。九月的太阳依旧热煞人,他穿着一套黑色的卫衣长裤,戴着一个蓝色的棒球帽,靠在小卖部门外的一堵墙上。周围人来人往、拥挤一片,只有他那一片地儿留出了半圈的阴凉。不远处俩扎着马尾辫的姑娘正叽叽喳喳

  • 我!零零后全能天王在线阅读你小姨子来了

    当天晚上十点半了,寝室三人依然打**的打**,看书的看书,没有丝毫停下的节奏。“哐当……嘭!”一声钥匙拧开门锁的声音响起,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没有丝毫陌生的,随手将门轻轻带上。进到宿舍的人,正是郝仁帅。“帅哥回来了!”门关的那一刻,易悠筹手中的书刚好翻过一页,但他没有抬头,嘴中就叫了一声,似乎在

  • 当女巫碰上吸血鬼[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节

    以前原主很少过来这边住,直到一年前原主父母在空难中去世,他才带着张叔和陈婶等人一起搬到这片别墅区。虽然家里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但是沈玉想要的东西却丝毫没有准备。于是接下来两天时间。住在沈家周围的人都能看到几辆户外运动馆的工作车在沈家居住的范围内进出,似乎搬运了不少健身器材和别的东西进去。可是沈玉的双

  • 秦时明月之惟我无敌在线阅读第4章

    冰冷的池水将洛蕴整个人淹没住包裹住,刺骨的寒冷侵占了她的全身,她睁眼不带任何希望的看着头顶传来的一丝微弱的光亮。身体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耳边似乎还传来云岚着急大声呼救的叫喊声。身体越发急速的往下坠,她的生理的挣扎也越发无力。这一切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勾起一抹凄惨的笑,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弃了

  • 邪道修灵神秘的宴会(1)

    “Helen,如果下周宴会名单确定,我保证你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想想你那个受伤昏迷不醒的’植物人’母亲,还有你那个被人强行关到监狱里的父亲。”“我劝你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面容姣好的中年贵妇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轻声说到,声音动听且妩媚。那张世俗粉白的脸

  • 大唐:我不是妖民第十章

    这个世界上总是少不了投机取巧的人。就在证实了十个亿软妹币的事情为真实的之后,小妖精们专门留下的电话号码基本上就时刻处于被打爆的状态。也许碰碰运气就碰上了不是?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还是有不少的,打通了电话后就是一阵胡侃、死缠烂打,但他们也很快就收到了做这件事情之后的恶果。也不知道小妖精们是怎么做的,这些人

  • 赫尔墨斯的城池在线阅读第1节

    嫁入豪门,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对于陆尔来说,也是如此,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成功嫁入豪门后,竟然成为了她的噩梦。三年来,陆尔被贴上了无数的标签。小三。心机婊。倒贴货。甚至是贱人.三年前,闺蜜利清清滚下了楼梯,躺在了血泊之中,这一幕,陆尔亲眼所见。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利清清竟然说,是她推的。尚未出世的

  • 我的精灵球能抓丧尸在线阅读第九章 愉快地生活

    “正式介绍一下。”暴龙开口了。他腿伤还没痊愈,但正常的行动借助轮椅还是没问题的。“暴龙,执行任务三年,白银三级。掩护手,计算机。”“火蛇,执行任务两年,白银二级。突击手,近战。”“云风,两年,白银二级。掩护手,医生。”“子弹,一年,白银一级。狙击手,记忆。”基地成员小组经过长期磨合,各自分工会有所区